2018-04-13

 

 

https://v.qq.com/x/page/e0628nhxncl.html?start=1

 

这是史蒂芬史匹柏 2016年在哈佛的演讲,他在演讲中说到,无论做什么选择,都要听从内心,追随直觉,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定义每个人的角色。他认为,不论你的父母或社会压力怎么安排你的未来,只有做自己真正在意的事情才有意义。

 

1. 清楚自己要什么

 

因为和你们大多数人一样,我是十多岁的时候上的大学,但是我在大二获得了一份环球影视的梦寐以求的工作,因此我休学了。

 

我休学是因为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想做什么。你们中有些人也知道,但是有些人却并不知道。又或者你以为你清楚,但是现在却质疑这一选择。或许你坐在这儿,试想要如何告诉你的父母,你想要做的工作是医生,而不是喜剧编剧。

 

2. 想一想:你为什么要上大学?

 

我对父母说,如果我在电影事业的道路上发展不好,我就重新上学。虽然我的电影事业发展得还不错,但是因为一个大原因,最后我还是回到了学校。

 

大多数人去上大学是为了获得教育,有的人为了父母,而我是为了我的孩子。我有7个孩子,我总是坚持强调上大学是多么重要,可我自己都没上完。因此在我50多岁时,我重新踏入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的校园,并获得了学位。

 

我必须补充一点,因为在《侏罗纪公园》里的工作,学校给了我考古学学分,这对我获得学位有很大帮助。《侏罗纪公园》值3个学分,非常感谢。

 

3. 找到自己的定位

 

你接下来选择要做的事,我们这行把它叫做"角色定义的时刻"

 

生活就是一长串角色定义时刻串成的强劲的线。我非常幸运在18岁时就清楚地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但我并不清楚我是谁。我又怎么能知道呢?我们中有谁能知道?因为在25岁前,我们被训练去倾听别人的声音,而不是我们自己的。父母和教授把智慧和信息装进我们脑中,随后取而代之的是雇主和导师,来解释这个世界是怎么运作的。

 

4. 倾听你内心的声音,定义你的角色

 

我想让你(们)明白,直觉和良心是截然不同的。它们协同工作,但却有着不同的使命:你的良心会对你呐喊"这个才是你应该做的",而你的直觉却在沙沙低语"这个是你能做的"。倾听那个告诉你能做什么的声音。这是最能定义你的角色的了。

 

5. 不要逃避现实和痛苦

 

之后我执导了《紫色》,这部电影让我大开眼界,体验了前所未有、却如此真实的感受。这个故事充满了深深的痛苦和更加深刻的真理,就像Shug Avery所说的"世间万物都渴望被爱"

 

我的直觉告诉我,更多的人需要见识一下这样的角色,感受此种真理。

 

我希望你们都能找到这种使命感,不要逃避苦痛,检验它、挑战它。

 

6. 珍惜你的家人和伙伴

 

坚持你的角色需要很大的勇气,勇敢起来,你还需要很多支持。如果你足够幸运,有像我父母壹样的父母。我想起了我妈妈——我的幸运符。

 

但是,想一想,如果你的家人并不总是支持你,还有其他办法。在《生活多美好》这部影片剧终前——你们记得这部影片吗,《生活多美好》?天使克拉伦斯在一本书中题着了这句话:"有朋友的人,不是失败者"。我希望你们能够坚持在哈佛建立的友谊。我也希望,在你们的朋友中,能找到与你们一起分享生活的另一半。

資料來源: http://mp.weixin.qq.com/s/rDU2Ylqj3lC2sR17v0AgR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