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3

 

有一次,丹贝尼玛大师和侍者一起去西藏朝圣,但不幸却在途中遭遇了抢劫,强盗们不但抢走了师徒俩所携带的所有东西,还殴打了丹贝尼玛大师。侍者看到忍无可忍,不顾一切地开始反击。但丹贝尼玛大师却喝令侍者立刻收手,用力抱住侍者,并让侍者当下看着自己的心。就是在这样动荡的状况中,侍者突然第一次亲见到了真如实相,从此侍者对生命的所有价值观全改变了。过去曾经认为珍贵的东西,再也不觉得珍贵了,别人对他的批评也不再令他烦恼。对行者而言了悟实相是比抱怨逆境更为重要的事情。

 

麦朗跟索穷学法。索穷千方百计地折磨他,使他断食、做苦工、沦为乞丐。麦朗实在忍无可忍,追杀索穷。索穷见其忿怒已极,便高喝曰: 麦朗你现在见到你那忿怒本心切不可放过! 麦朗闻喝,当下见到自心!立即放下了刀,歌舞起来!

 

心的本体是空性,由它所产生的一切二元现象,本质也是空的。但心的空性当中有水晶般的明澈和智能,这是它的光明性,这就为心的自觉了悟提供了基础。拥有心的明智意味着了解心体并没有任何偏执惑乱的可能性,除非你执着于它的现象。一切烦恼和业力根本也都是暂时的假象,是心的表面扭曲形态。如同平静水面上的小漩涡,不是水的自然状态。了解了这一点就能明心。见性则往往需要一个对立面作用,这个对立面越 意外 越好。这个对立面会制造出反效果,让你在因缘成熟的条件下,刹那间见到心的本性。

 

在有明心基础的前提下,见性会打破很多固有的执着,即心的习惯扭曲。它会带来深刻的心灵改变,仿佛一束光,照亮了心头一直被悬吊和压抑的东西。见性的当下,是一种心灵的空寂。它不仅是认识到心的内容完全是空性而无根的,是想象的产物。同时也见证到心的本性不会受任何外境、二元现象和业力的污染。既然是空性,当然没有任何东西能污染它。

 

见证到自己的心之本性,是如同见到无价之宝一样的东西。它不同瞥见,瞥见纯属它的影子。一旦真正见证它的实相就不会再次错过。你知道所有问题并不真的存在,一切问题都是心的表面扭曲和作意罢了,正是这种扭曲和作意创造了一个并非符合实相的外在经验。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完全不同的经验,对于一个处在愤怒的人而言,外在是一种带有威胁和挑衅的状况;但对一个了解自性的大师而言,外在不过是锻炼和认识心性的一种方便。

 

很多时候往往是违缘带来的极端考验促成了本心的觉悟,而非一般的顺缘。这些考验不见得要人性命,但也会激发人很多内在的强烈情感,而且是毫无预兆的。一个人要么见到真相而放下,要么因放下而见到真相。内在的情绪冲动,往往就是一念之间的结果。但是能在光速地一念之间而回返到本性清净、如如不动的实相,必定也是如入虎穴取虎子般的智勇历险。警觉性如同闻到一些水蒸气就觉知水的存在一样,这样才可能对念头带来的影响变得充分有意识。

 

障蔽清净自性的,是由心境对立形成的想法和习惯造成的,这些不自然的扭曲就像是捆绑着自然觉性的绳结。要获得自性的完全证悟,就必须切断这些绳结。想要除去心境二元对立的执着,就必须学习将自心视为如同明镜般,同时包括主体及客体。如此才能了解实相及所具自然、不执着的特质。

 

由于侍者受到大师的劝阻,放下了仇恨和伤害的想法,当下心境二元消融。这股力量向内转化,促使没有善恶分别、本自清净的心体呈现出来,获得真如的觉照。智慧引发,认识到生死无常、因果轮回的可厌、嗔火的可怕,从而彻底改变其人生态度。

 

而麦朗的狂喜之 则来自心的返观,对于本身就处于专注用功状态的人,只需一个提醒就能回转自身,化烦恼为菩提。被故意挑起的忿怒瞬间化为一种大乐,忿怒的本质竟是这种大乐的力量!这种 不受任何表面现实和情境的影响,反而映射出头脑的自欺错觉。在那一刻,索穷的慈悲心法已经传递到麦朗心中,二心相应,麦朗感受到表面生活戏剧化和内在意义的完美平衡,扭结的心被打开了,释放出巨大的狂喜。

 

达摩祖师说: 一念回机,便同本得 。对于违缘的考验,如能善加利用,就会起到炼金术的效果。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对违缘不生烦恼也不生执着,而是学习反观自心、当即放下。能有这样的觉性,世上一切违缘和障碍,就不会再让你感到害怕和痛苦了。

 

一念回机,好比当你的念头一起来就把它关闭,回到原来不起念的地方,便同本得。你可以随时按下你的心念开关,彻底控制你的念头,就没有业力作用的发生。外境进不了你的心,你的心也不和外境产生对抗。当然,如果你已经在情绪上有所漏,心已经凝滞,那需要等待一些时间,让心恢复到自然平衡状态的时候,觉性才可能出现。觉性会带来真相。

 

如剑劈水,没有希望和恐惧 ,以一种迅速恢复、不留痕迹的内心状态来练习提升自己的觉性。 如蛇自解,不费力气自然解脱 。让内心的执着和对立,思想念头上的作意,自然沉寂下来。不被这个心所带走和欺骗,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可学的了。

 

真正的忍辱精神,它是主动而非被动的行为。忍辱不仅仅要忍受外在的各种违缘,比如打击、指责或批判,也要忍耐生存压力、环境、关系冲突等等。最终也是忍耐内在的种种心灵之苦:孤独、受挫、无聊、分离和情伤。如果这是个较艰苦的过程,也应该坚持到底。充分感受到人生的不可控因素,更加能激发对解脱的极致追求和觉性掌握。

 

只有在一种特殊情况下,你没有任何自我的念头和情感上的敌意,你在当下自然做出了你的行为。这时候你的决断不会让你产生后悔,因为它非关对象,不为个人目的。因此也没有业的产生。

 

玛在岩洞中修持九年尚未开悟,幻境中地神说:雅龙有战乱要她去平乱,玛误认为要去沙场杀敌,在交锋中负伤,当敌人冲上来时,想到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便坐在地上不动,当此万念放下!便完成了修行的最后部分。

 

忍辱任何时候都是修行的必经过程。它就象一种内心的善恶交战,通过交战觉悟到无需交战的取胜:当你想要时什么都得不到,当你放下一切立刻现前。通过忍辱,更多地立足于心的本性,任何心灵的恐惧和烦恼都会释放到心的空性智慧当中。它的虚幻假象一经消退,就有一种彻底的解脱。从此不必再执着此心的爱憎,哪怕是站立在沙场之上,也能够随时享受空性带来的大乐。

 

【全線閱讀】 yachak

《当下诫》

《形色诫》

《目的诫》

《箭道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