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藏講「結束是另一種開始」。我們這裡講的結束是指一般所謂的死亡,其實我們可以用一種稍微不一樣的觀點去看這樣的事情,就像春天的樹梢,開始發出新芽、長出新葉;到了夏天,葉子成長完成;到了秋天,葉子枯黃了;到了冬天,葉子凋落了,但是第二年難道它就不再長葉子了嗎?不!葉子之所以凋落是因為在這樣的季節,春夏秋冬的歷程當中,累積了許許多多或好或壞,應該說是非好非壞,總之是累積了許許多多的歷程,到了結束的時候,就是把這些歷程做一個結算、總結,做為下一次開始的參考。

 

身而為人也是一樣,但是大部分的人在物質生命的盡頭,會暫時進入一種渾沌不明的狀態,如果說沒有經過適當的鍛鍊,就會像凍結在時光之中一般,歷經了千年、萬年也難以改變,所以很多人追尋這樣一條修行路,希望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能夠保持清醒的狀態,而不是渾沌無明的狀態,這是經由努力可以達成的。

 

要先從日常生活當中保持覺察開始,我們已經闡述過很多次,什麼叫做覺察呢?就是當你在憤怒的時候,要知道你正在憤怒,並要去檢討產生憤怒的原因、憤怒的主體、憤怒的客體,然後你們才能夠發現或者明瞭,這個發怒的主體就是自認為是的那個「我」,把目前這個身體當成我,這就好像你們搭船,這個船是臨時租來的,你們卻以為這個船是屬於你的,下一位租船的人又認為這個船是他的,卻不知道這個船載來載去,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搭乘的;但是,真正的那個主體,卻不能隨意的替代。

 

所以,我們要一再的闡述、說明,這憤怒的主體其實只是一個假的我,是表層認知的我,同樣的,你憤怒的對象亦復如是,憤怒的緣由更是如此,既然施者、受者和施受之物或事都不具有自性,那憤怒本身不就是一件荒謬的事情嗎?其餘的情況可以據理類推,經過這樣思維的鍛鍊,你們將會逐漸的進入並且保持在清晰的狀態當中。這樣,當你在睡夢中,或者有一天當你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你仍然能夠保持足夠的清醒,而順利地繼續進行下一階段的旅程。

 

在這樣的一段歷程當中,假設你是扮演接受照顧的角色,比如說,像社會上的某些弱勢團體,當你下了戲臺,換上了新的戲服,下一齣戲你可能演的是負責伸出援手的那些角色,所以不必羨慕、也不用鄙視,這個世界的眾生,都有自己該學習的課題,不用以為自己是比其他的存在更高貴或者更低下,這些都是沒有必要的。但是我也要告訴各位,當你們還在舞台上展演的時候,最好要賣力的演出,否則就辜負了你千辛萬苦來此經歷的目的。

 

再來我還要闡述一點,也是和上一段講話相關的,就是世人都喜好功名利祿,所求無非榮華富貴,但是當你兩眼一閉、兩腿一伸,離開了這個世界,你的榮華富貴、你的金銀財寶、你的一官半職會不會跟著你呢?這個答案各位應該非常地清楚,所謂「萬般帶不走,只有業隨身」。就是你在這一個世界的經歷、和其他存在互動的過程,所留下的痕跡會跟著你生生世世,但是那些你們以為是重要的、必要的、不可缺少的,卻是永遠也無法帶走。

 

雖然如此,我也不得不提醒各位,當我們還在這個舞臺展演的時候,當我們還航行在煩惱海上的時候,我們最好把自己所乘坐的生命之舟保養好、照顧好,不要在未達目的地之前就沉沒了,若是如此,那就表示你們得重新再來一遍,這恐怕也不是一件你們所樂意見到的事。這些都是說了又說、講了又講的主題,可是我,地藏,還是要、還是會繼續提醒下去,直到有一天,這樣的世界不再需要我的提醒,那我的願望就完成,我也該進入到下一個階段,今天就講到這裡。

 

凡夫:地藏王菩薩走了。

传导:凡夫  http://blog.sina.com.cn/u/2103421412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與諸神對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