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3

 

[ 一个新门徒说:我在学医。 ]

 

奥修( OSHO ):

 

那很好。继续静心。

 

在一个更好的世界,每个治疗人们身体的人都会静心。

 

身体受苦时,(痛苦的)背后一定有什么东西,因为一切都是相互交织的。

 

所以光治疗人的身体,没人能被治好——他的整体必须得到治疗。但要看懂他的全部,你必须看懂你自己的全部。

 

每个医生都应该是个静心者,否则他永远成不了真正的(高明的)医生。

 

他或许有学位,他或许有行医资格证,然而对我来说他是名庸医,因为他不懂完整的人,他只知道治疗病症。

 

有人有个病症——头疼或偏头疼,你能治疗它,但你并不深入探索,他首先为什么有偏头疼。

 

或许他压力太大、焦虑、抑郁。或许他内心蜷缩的太严重以至于得偏头疼了。或许他思考太多,他根本不让头脑放松。

 

所以你能治疗病症,你能借助毒药和药物强迫病症消失。但它会在身体其他地方出现,因为你根本没碰到病根。

 

要治的应该是人,而不是他的病症。

 

人是有机的、完整的。有时候疾病或许出现在脚上,但根源可能在头部。有时候根源可能在头部,但疾病或许出现在脚上。

 

因为人是一个完全相连的整体!他身体任何地方都不是孤立的。不光身体是相连的,身体也连着头脑,身体和头脑——心理和躯体——也连着超越的灵魂。

 

很好!医学是好的,嗯?也成为一个静心者!

 

继续学!它是最美的事情之一!把它学完,也继续行医。

 

总有一天你能把它当艺术来享受。现在我理解——医生及其人生并不可取,因为他们无法将其作为艺术来享受。

 

在医院里他们被疾病和病人围着,他们一辈子似乎都荒废了。

 

但是如果他们开始静心,开始爱,心中有慈悲涌现,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有着伟大的使命,伟大的戒律。

 

他们在满足一些东西,他们是神的仆人。但届时(他们的)整个视野都会不同。

 

卡比尔说,“你太遥远,而我太渺小……我几乎够不到你。请给我一个礼物:让我来服务你的仆人。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我会心满意足。通过服务你的仆人,我会跟你相连。”

 

(注:奥修说过,身体是神的庙宇。)

 

译自: OSHO Blessed Are the Ignorant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