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奥修

 

 

爱是一个奥秘,而不是一个问题,它能够被经历,但是它无法被解答。事实上它并不是一个问题,所以它无法被回答。你可以从它做出一个问题,但是你的问题仍然保持只是一个语言的陈述,陈述那个永远无法被缩减成一个问题的东西。

 

  爱是没有动机的,爱就只是存在,爱是没有道理、没有意义、没有目的的,那就是为什么它是那么地美。它不是一项商品,它不是世界上的一样东西,它是某种来自彼岸的东西,它是一个来自彼岸的访客,所以我们无法为它找到任何理由。

 

  如果你能够为你的爱找到任何理由,那么它就不是爱,那么它一定是其他某种东西。如果你能够回答为什么,那将只是意味着它是其他的东西,而不是爱。

 

  爱是一切的目的,因此爱本身不可能有任何目的。爱是一切的最终目的,其他每一样东西都是走向爱的工具,因此爱不可能是其他东西的工具,它是最终的价值。

 

  神秘的东西会令人害怕,因为神秘的东西是浩瀚的,在那神秘的里面,头脑会觉得迷失。

 

  那就是为什么在所有的语言里都有那个表达存在:「坠入情网。」它是一种来自头脑的谴责。头脑是在说:「你在往下掉,你走到比你自己更低,你进入某种不真实的事,因为它无法被化为清楚的观念。你掉进了某种模糊的、被云遮蔽的东西里,你变成一个混乱,要避开它。」

 

  头脑一直都会说:「避开爱。」那就是为什么你在世界上很少能够找到爱,因为世界充满着头脑。我们教导头脑。从孩提时代开始,从幼稚园到大学,我们继续在教导头脑,我们避开心,我们学会了完全绕过心的方式,因为心是「那神秘的」的门,在那里「为什么」无法被回答。

 

  如果一个人避开了心,他就避开了所有生命的喜悦。他避开了他自己最内在的核心,他的内在,他避开了他的主观性,他避开了生命所能够提供的最伟大的经验:爱的经验。

 

  如果你坠入情网,那么就继续越来越掉进它,它是没有终点的,它是无底的深渊,你掉得越深,你就会变得越能够进一步往下掉,你越是深入那个深渊,那个神秘就会变得越来越可得,那么生命就是一首诗,而不是一篇散文;那么生命就不是一个噪音,而是一个旋律,那么生命就不是物质,而是神。

 

  但是渐渐、渐渐地,所有的「为什么」和所有的「如何」都会消失,你将会生活在当下那个片刻的如是,你的生命将会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在」,但是没有答案。你将会知道生命是什么,但是你将极本不会有任何知识。

 

  爱就只是发生,它是一个发生。如果你做它,你可以回答为什么,但你不是做者,你只是一个来自彼岸的某种东西的主人——一个客人从彼岸来敲你的门,你怎么能够回答为什么?你以前从来不知道他,即使你现在知道,它是那么地势不可挡,因此所有的话语都是不足的。眼泪可以说出一些东西,也许,或者一支舞,或者一首歌,或者一个拥抱,但话语是非常不足的。

 

  话语是要被用在市场上的世俗生活的,你无法将它们使用在爱里面,你也无法将它们使用在祈祷里面,每当在什么地方有那个未知的被感觉到,你都无法使用它们。当你从已知的界线去到那个未知的,话语会开始从你身上消失,就好像枯叶从树上掉下来一样,然后会有一个全新的经验产生——一个无言的经验。

 

  它是令人害怕的,因为在爱里面你会不再有控制。它是令人害怕的,因为在爱里面自我将会消失。它是令人害怕的,因为你将必须死掉。爱要求那么多的牺牲,但它是值得的,因为透过死亡而来的是复活。

 

  死在爱里面,你将会被生成爱,你将永远不再一样,而且世界将会完全不同。如果你充满着爱,同样的世界将会非常充满着神。

 

  我教导爱:爱是我的讯息。但教导它的方式并不是藉由谈论它,我以爱存在于此,它变成一个催化剂,某种东西会在你里面被引发,然后会有某种东西开始在你里面成长,你变成怀孕的。

 

  当一个女人首度怀孕,她会非常害怕,她会成觉到很多痛苦和重量,有某种全新的东西在发生……她不知道她正在走向哪里,然后将会发生什么,一个新的生命即将被生出来。

 

  在爱当中,你变成怀孕的,一个新的灵魂即将诞生,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是重的,在一开始的时候它非常新,你会想要逃离它,但是永远不要逃离爱,因为爱是神的庙。当它发生,就让它发生,帮助它发生。即使你必须死掉,同时消失在它里面,那么就死掉同时消失。接受那个挑战,起来面对那个挑战,你将首度在你的生命中有某种有价值的东西,有某种具有神圣芬芳的东西。

 

  我是爱:如果你接近我,有某种东西会在你的心跳舞。允许它,你的社会反对它,你的教育反对它,你直到目前为止的生活反对它,它将很难踏出第一步,但是第一步必须被踏出,否则你将会错过存在的荣耀,存在的光辉。

 

摘自奥修《毕达哥拉斯》

(图片来自互联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