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光之工作者的系列章节里,我们已经或多或少地按年代顺序讲述了光之工作者灵魂的历史故事以及他们的内在发展。此故事可能给你的印象是:你是从时间A点发展到B点,从黑暗走向光明,从愚昧走向智慧。

 

在某些方面,是这样的。

 

然而在这最后一章,我们希望请你的注意力投向另一个角度,一个看待自己的不同方式,这个视角把你提升到时间之外,此特定历史之外,并与你永恒的存在体相识,即你的多重次元性。

 

你有一部分是完全独立于时空。这部分可随时随意自由地进入任何体验的次元或领域。它任何时候都可自由地选择黑暗或光明。

 

从你的世俗角度来看,你以线性方式从A点旅行到B点。例如,你经历了我们讨论过的内在发展4个阶段,一步接一步。

 

然而,从永恒的、多重次元的角度来看,真正的你不是随时间而发展,而是体验发展。真正的你不需要发展。它用自己的自由选择允许这一经验进入。此选择由深刻认知到体验二元性的伟大价值而驱动。

 

从你永恒的、灵性自我的角度来看,任何时间你都可以自由地体验从AB线上任何一点和以外之处。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为自己激活任何意识的现实,因为你卡在内在发展的某一阶段,最终只是幻象。

 

我们之所以想把你的注意力引向这一观点的原因是,它可能帮助你突破内心的障碍。它可能帮助你穿透幻象的帷幕,并直接接触你自己的光我:你真正所是的天使能量。

 

要掌握这点作为看待自己的真正观点,我们需要详细说明时间这个概念。

 

时间

 

在全一的最高层次里,没有时间。这是神灵、神、纯粹存在的层次。在这层次,没有发展,没有“成为”只有“是”。

 

在全一的最低层次,经历到的分离是最强烈的,一个空洞的、线性的时间概念被启用。我说的“空洞”是指时间是一个科学的抽象概念,完全与主观、感觉无关。此概念内的时间是你之外的一个客观结构。时间像一个外部框架那样覆盖你的经验。

 

例如,一个“履历表”,你用来申请工作时递交,往往包括这种事实的客观时间表。这一年里我做这个,那一年我从那学校毕业,等。你强调事物的可见外部方面。事物的内在方面——动机、意义、主观——被排除在外。

 

在全一和分离之间的能量层次上,时间是一个随你经验而“上下波动”的现实。时间是一个经验概念:划分经验的一种方式。在这些层次里,存在着时间,但它没有独立于你的经验或经验之外。

 

例如,你在睡眠和死亡之后游历的星光层,不存在“时钟时间”。时钟时间是把时间从主体上解开的最大尝试,主体即你和你的经验。它是一个主要的幻像。在星光层,时间是你经验的节奏。你有时候休息,现在和某人见面,然后自学,等。哪个阶段结束和另一个阶段开始的时间点,并非取决于时钟时间——外部的东西——而是你感觉的内在流动,那对你自然而然的东西。

 

这种对时间或节奏的自然观念,可以是每一生的一部分。时间的主体,即时间可以在不同的情况下经历到的事实,为大家所熟悉。当你玩得开心时说“光阴似箭”,而当你在牙医的等候室或在超市排队时,时间似乎陷入停顿。

 

现在,你内在的怀疑论者可能说:当情况消极地被体验时,时间被觉得是慢的,反之当情况积极地被体验时,时间被觉得似乎走得更快。但时间本身总是相同的,按相同的习惯滴答滴答,不论我们如何经历事情。

 

这是时间的“客观框架”概念,也被称为时间的线性概念。它源于对时间的一种理性的科学推论。

 

但请想象一下没有时钟,没有白天黑夜,没有诸如太阳、月亮和潮汐等用来测量时间的天然影响。然后,你只能依靠自己对时间的主观感觉。

 

你对时间的客观测量工具——时钟——不是真的基于某些外部的东西;它是那些希望划分和归类的人类思维的产物。人类头脑已经从地球上的自然现象里归纳出事物的一些规律。但是“时间本身”,如果独立于人的因素,是不存在的。它是一种幻像,是某种陷入分离信仰的意识产物。

 

时间本质来说是主观的。时间是划分经验的一种方式,因而你可以理解经验。例如,你说某人:“他是一个老灵魂。”你真的是指他的年岁或人世的数字吗?抑或你用“老”这个词代表他表现的特定品质,如智慧、平衡和安宁,而不是一定量的时间?“老灵魂”一词里涉及的时间确实是一个经验的参考。

 

时间在字面上的充分意义是内在层次的“动态生成”。这可能是一个到目前为止的有用概念,因为它可以帮助你阐明事物的自然节奏或流动。但作为客观事物,超出超越你,这个概念往往局限了你并使你分心。你并不局限于某个具体的时间线。你不是一个直线存在。你目前所经历的时间框架之外,还有各种你存在的层次。正是你的这个方面,即你的多重次元,我们现在希望你注意到。

 

多重次元

 

根据时间的线性概念,你不可能同一时间出现在多个地方。由于“你”,涉及你的你的身体、你的大脑和你的意识的线性概念,与你身体/大脑有某种关联。(科学还不能解释身体和意识究竟是如何“捆绑”的,但它的确实保持着——一般来讲——意识不可能没有身体而存在。)

 

根据“全面的”主观的时间观念,你出现在你意识所在的地方。你所在的地方,在时间和空间,由你的意识焦点所决定,而不是你的身体位置。

 

例如:你在车站里,等待火车到达。火车还要一些时间才到,所以你只是坐在那里,凝视了一会儿,不引人注意,你进入了稍微改变了的意识状态。现在你想起昨天与你交谈的某人。你轻而易举就记起那对话,记忆犹新地记得它如何影响你。你正在重温那对话的某些方面,把它从过去拉到“现在”。你在这里实际做是回到过去,重新访问那一刻的能量。你“现在”的能量与过去的能量相互作用,可能会改变你在那一刻的经验,从而改变过去。

 

改变过去,我们不是说你改变任何物理事实,而是你用一种不同的解释或观点覆盖它们。但是,通过改变对过去特定事件的感觉内容,你在一定意义上为自己改变了该事件。

 

想想这个例子。

 

你跟某人有过交谈,他对你的某个评论非常恼怒,尽管这个评论根本没有批评的意思。那个与你交谈的人开始骂你,然后掉头就走。现在轮到你觉得生气了,同时觉得被误解、愤怒和震惊。回到家后你有好几个小时觉得困惑,但之后你放开它而且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在火车站上,你必须等火车,突然回顾起这个特别的交谈,事情在那里突如其来地出错。你现在用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它,并突然意识到那个人为什么对你的评语这么冒火。你记起一些他的往事,那些事在交谈之前你完全忘记了。现在,你可以用一个完全不同的见解看待他的情绪反应,尤其当作与你无关。并不是你造成了伤害;你只不过是触动了他的旧伤疤。这个观感在你内心启动了不同的情绪反应。你觉得解脱、领悟以及……原谅。“噢,我明白了……现在我理解了……可怜的家伙。”

 

在那一刻,你正再现过去。你正用不同的事实解释覆盖它,从而取代了你的第一反应。要清楚的是,这并不是说第一反应就没有发生,但那愤怒、震惊和误解的能量,已经被转化为理解和宽恕。一个“灵性炼金术”已经在过去和现在的互动中发生。

 

真的,物理事实不是那么重要。正是对那情形的感觉内容,你对它的能量反应,才真正塑造了你的生活和现实。因而,我们可以恰当地说,你可以通过穿越时间回到过去仍需处理的能量,从而改变过去。

 

当你坐在火车站进行你的时间旅行时,还有些意识层仍然存在于你的身体里。你可能会在“你的头脑背后”感受到你的手越来越冷,或是一些年轻人正在你身后大声讲话。

 

意识能够分割自己。它可以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说,意识可以在同一时间住在不同的能量现实里。

 

这就是多重次元的含义。你的意识不受时空限制。虽然你在地球上的一生有一个基本的协议,即意识的某部分始终连接着你的地球身体,但你的意识不会因此而仅限于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你不受过去或将来的限制,因为它们也不是固定的。它们是经验的流动场。它们是可变的,而你可以从“现在”跟它互动。

 

你的意识是多重次元的,就算你认为你被囚禁于身体里。你可知道这个说法:“她留在过去?”有人不能放开过去,她的意识充满了过去的经验和情绪,如遗憾、悔恨、或只是悲痛。此人“不在这里”。她实际上在过去。她正在,正如上面的例子,从现在的时刻跟过去打交道,却不是以解放、炼金术的方式。她的身体目前出现在这里现在,而她却留在过去。时间对她来说是静止的,尽管时钟滴答地走过了几个星期和几个月。这是因为她没有在经验上移动。

 

她没有与生活和体验的自然过程一起流动。这是多重次元的一个例子。就算你把自己局限在这种狭隘的意识聚焦里,你仍是多重次元的。我的意思是,多重次元不是你会成为的某些东西,而是你本来就是。这是你的本性;这是你存在的自然状态。

 

真正的问题是:你如何在解放和转化的方式里存在成多重次元的?你如何把你的多重次元性用于这样一种方式,即你可以自由地穿过次元,而没有失去与你神圣灵性的联系?从一个智慧和感知的地方里成为多重次元:那就是你的灵性天命。你的命运是要成为完全意识的多重次元的创物者。

 

成为有意识的多重次元的意思是,你释放掉线性时间的幻觉,这还意味着释放掉你只是你的身体的那个概念。

 

成为有意识的多重次元,就是把自己同等于体内的灵(神),它绝对自由地进入任何它选择的经验领域,即次元。

 

成为有意识的多重次元是新地球现实的本质部分。

 

你苦苦纠缠于多重次元概念的原因是,你用物理的方式考虑“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你的身体不能在同一时间出现两个物理地方。然而,次元不是物理地方,这么说吧,不是“大块的物质”。次元是意识的境界,是遵守某些能量法则的意识界。

 

你的意识在同一时间分享不同的次元。这发生在“当下”。有过去的现实、未来的现实、星光层的现实、前世的现实、你体内天使的现实,甚至更多,它们全都在你体内交叉和相遇,此时此地。你现在就是多重次元的,但是你有意识的是多重次元吗?你允许各次元进出你吗,你能接纳它们所带来的能量,并认出它们是你的吗?

 

你始终与其它你在其中的各次元互动着,但如果你有意识和接纳地去做,你实际上是在转变那些次元现实。通过拥抱那些次元里的阻塞或压抑能量,并把它们保持在你的意识之光里,你解放和整合了自己的各部分,从而改变现在。

 

许多意识的领域在你体内相遇,而你本质上是主人,选择体验它们任何一个。你自由地游历它们任何一个,快或慢,近或远。只要你识别出你体内的神灵,你就会保持那自由的感知。

 

但是,当你卡在局限思维持有以下想法时,如“这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准的”,“这将出错的”等,就沉入了分离的幻觉。你陷入线性时间的幻觉,幻想着自己是一个身体,幻想着你与神分开。这样,灵魂暂时地“绑定”到某些经验领域。灵魂忘记它的真正起源,其神性和自由。

 

这个陷入或“绑定”,也被称为业力。

 

要“解开”或不粘住,往往经历所谓的“内在成长”的若干步骤或阶段。从人类线性的角度看,你正“释放业力”,并根据我们在“光之工作者”系列所说的四个内在发展阶段慢慢转变自己。然而,从灵性的角度来看,你只不过是恢复到你神圣意识的自然状态。从这一点来看,释放业力没有别的,就是记住你自己的神圣。

 

你的光我

 

许多次元,许多意识领域,在你体内集合起来。你是真正的主人,整个次元领域的造物者。你是有许多光线的星星,一个有许多显化的灵魂意识。你可以自由地激活你选择的无论什么现实。

 

如果你放弃线性时间或年表的概念,你就允许自己相信,过去或将来并没有决定你。然后,你可以感觉到自己在各次元振动领域的中心,全部都发源于一个神圣的、永恒的来源:你。

 

想象一下自己处在所有这些现实、所有这些可能性的中央,然后为自己选择带有最多光的一个。

 

你选择了领域中最明亮、最可爱的光线,现在,一会儿,进到光里面去,并感受一下“成为”那光线是什么样的。

 

这就是你的光我。

 

这就是你最像神的部分。

 

传统上,最接近神的存在体被称为大天使。

 

而那就是你,在此次元,当下。

 

你真实不虚的是大天使。

 

大天使是非常接近神灵或神的存在体,但它们并不是完全一样。他们离绝对意识有一步之遥,那绝对意识意味着纯粹存在而没有差异、生成或个性。

 

大天使有几分个性。他们每一个都有唯一性。大天使可以说具有一定的特点。但人们不能说神或神灵有特点。神是一切和全无。正因为如此,大天使已经进入“分离的领域”,“我”与“其他”的领域。他们是二元性的一部分,但却很轻微。

 

大天使是神的一面,它作为一个特殊存在、某种特殊形式显化自己。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称之为原型(Idea),用我们的话来说,是一个基本或“原型”的能量领域,它超越物质世界。大天使是这个意义上的柏拉图原型。有爱的大天使(原型)、真理的大天使,善的大天使等,每一个都体现了神特定一面的能量。大天使没有那么多位,因为能量得守卫某独立爱好。

 

为什么神灵或神用这样的方式具像化自己?

 

这是源自于他这样做时的创造喜悦。

 

大天使能量是神永无休止的创作喜悦的表达。

 

大天使不在神之外。没有什么东西在神之外。神在万物之中。神作为“灵性一面”存在于所有被造的能量里。正是这一面使所有这些能量归于一。

 

区别某生命与另外一个生命,使之不同和独特的东西是,“灵魂一面”。灵魂一面涵盖生命的个性。

 

所有有个性的被造生命,其实是神灵和灵魂的集合,是意识(神灵)和经验(灵魂)的集合。

 

创造是神灵和灵魂的舞蹈。

 

大天使,可以这么说,是神的头生孩子。不是线性意识上的“首先”,而是非常接近神的意思。他们神性之内带有深刻的认知,“灵性一面”。人类把大天使想像成明亮和纯粹的光。

 

有不同的大天使。每一个大天使都散发像太阳那样的光线。通过越来越远地散发这些光,大天使接触未知的空间,新鲜的经验领域。大天使能量向外延伸,在此自发的创造性动作里,它偶然发现了那些不同于(Other)自己的东西,非光、只有黑暗。黑暗在这里只是意味着:离全一/神灵更远,更卷入个性的领域。

 

神或神灵既不是黑暗的,也不是光明的。神只是“是”。大天使是光的存在体。通过创造光,神同时创造了黑暗。这只不过是因为大天使在二元性的次元里,全一之外。他们有个性的感知。光我(天使)的创造,带来了黑暗自我的创造,那自我缺乏光的部分。此极性里存在着美丽,因为它构成了创造的动态性。

 

神,纯粹存在和意识,渴望体验,而这种体验是通过创造宇宙而获得,通过临在于其中的光明和黑暗。

 

进入二元性领域后,大天使会去体验什么,神不知道。这就是她所渴望的:不去知道一切,只去体验新东西。

 

迈出了全一,大天使进入了一个空的空间,潜力的空间,无限可能性的空间。

 

大天使们发现,他们可以创造出许多形式并居住在上面。你作为一个意识存在而寄居的每一种形式,都拥有特定角度或观点,使得“未成形的意识”以明确的方式去体验事物。

 

大天使出去体验冒险的整个过程,可以描绘成一个熠熠闪烁的光的巨大瀑布。大天使的能量从神/源头那里倾泻而出,像一道闪闪发光的明亮水波洪流,四面八方流去。在这个巨大的水流中,小水流分开自己,划分成更小的溪流,直至变成液体光的微小点滴。这些点滴可比喻成独立的意识单元,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一套体验。

 

神灵和灵魂的舞蹈,现在正式开始!

 

独立的意识单元,我们称之为灵魂,继续他们的旅程。他们体内深处带着神灵或源头的能量,还有他们起源的大天使能量。但随着旅程越来越远,他们来体验有可能忘记自己的来源,忘记自己的神性,并迷失在黑暗和幻想里。这种黑暗光明极性的最好体验方式是成为人类,生活在地球上。

 

当我们描述大天使从源头散发并最终成为人类的过程时,我们似乎在讲一个线性的有顺序的故事。但情况并非如此。从神而来的能量散发或瀑布发生在“现在”。这个故事告诉你“现在”你有的各种身份,而不是你在某些遥远过去的身份。在此非常时刻,你体内有一层纯粹的大天使能量,一层纯粹的光。你体内同样也有多层的混乱和恐惧。但你可以选择,任何时候,成为光我,你所是的天使。这不是某些你需要发展的东西,这只不过是你所是的一部分。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你不需要寻找灵性大师,指导灵或天使。你之上没有权威。你自己就在“头生”之中,坐在神的宝座旁。你自己就是神和天使。

 

与你的光我取得联系的最简单方式是,连接你内心的纯意识层,纯神灵。这个你通过在内部和外部水平保持寂静而做到。那时你体验到的寂静一直以来都真的存在于你;你只需要感知它。

 

当你连接到你体内的寂静,永恒的次元时,你就可以感受到神灵体验的渴望。从这个渴望里,诞生了你的光我。

 

灵魂在神灵和经验的相互作用之间、神性和人性的相互作用之间体验到最大的快乐。这就宇宙的秘密。

 

当你是纯粹神灵时,你的现实是静态的。没有什么变化。只有与你/神灵以外的某些东西有联系时,体验和运动才会发生。当你感知自己以外的东西时,有一个去探索、去感觉、去找出答案的邀请。但要经历自己以外的其它东西,你得从绝对全一、神/神灵那里分开。这样做时,你成为了一个独立灵魂。

 

你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一只脚踏在绝对的领域,一只脚踏在相关(即二元性)领域。

 

在对相对性(二元性)的探索中,你可能会离家走得太远,以至于失去了与体内神灵元素的联系。然后你的灵魂便在恐惧和分离的幻觉中迷失。

 

最大的喜悦可能是,你站在经验领域一边,同时保持着与神灵,与家的联系。神灵与灵魂之间相互作用的平衡,是最大的创造力和爱的来源。

 

从这个角度看,你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找到绝对全一和独立灵魂之间的合适平衡。那些在你们中间的光之工作者们,目前正在努力建立一个对神灵全一性更深刻的认识。他们已经长期而深远地在二元性里游历,而他们,是你,我亲爱的读者,准备好回家。然而,不是一个静态的家或纯粹全一,而是一个动态的、创造性的现实,此现实属于神圣多重次元的人类,他们的经历将会充满了欢乐和光明。

 

所有阅读此文的读者,都有一个强烈的思乡之情,以及想真正知道你是谁的深刻决心。请让你的渴望和决心保持活力,并相信它们,因为它们会带你回家。

 

约书亚由帕梅拉传导

© Pamela Kribbe

www.jeshua.net/zh

(译者: 凭什么阻止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如是說 的頭像
如是說

如是說999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