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9

 

问题:

你能跟我们说一说梦吗?我开始梦到自己在做梦,又或是开始经历来自过去或未来的痛苦情形,并且我在用不同的方式处理它们。

 

有时候我会在破晓或刚睡一小觉的时候醒过来,我觉得非常恐怖,很脆弱,我觉得自己才5岁。自从我来到这里,你的临在每次都出现在我的梦-意识里,出现在我做的每个梦里。

 

那些新进展是什么?我知道你贬低我们的梦,但难道它们不也是探寻“我是谁?”的很大一部分吗?

 

奥修(OSHO):

 

无论你有没有在做梦,你都在做梦。无论你闭着眼还是睁着眼做梦,都没有区别。

 

你晚上做梦,你白天也做梦。有夜梦,也有白日梦。你只是不停的从一个梦换到另一个梦,从一种梦换到另一种梦。

 

听着……你晚上做梦,突然梦被打破了,然后你觉得恐怖——那也是梦。现在你梦到恐怖,梦到脆弱、恐惧。然后你又睡着了,你开始做梦。

 

早上你睁开双眼,你开始睁着眼做梦。梦持续不断。你的头脑是梦做的。你的头脑是梦组成的。

 

记住那个看着梦的人,醒悟到那个观照者。不要很在意梦。

 

这就是东西方的不同之处。西方心理学太执着于梦、梦的分析了,一个人必须深入梦境。

 

Savita(提问者)是一个治疗师,一个精神分析师,所以很明显,当我贬低你的梦境,她一定是觉得被冒犯了。不要觉得被冒犯,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

 

通过分析梦,你永远也结束不了它们。通过分析梦,你可能会对梦有多一点点了解,但觉知不会由此发生。通过分析梦,你或许甚至会开始做更好的梦,但更好的梦也是梦,都一样。

 

通过分析梦,你可能开始感受到梦背后你的隐藏动机,你被压抑的欲望,你的野心,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是谁。

 

通过分析梦,一个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谁?梦是客体,你是主体。你必须做一个转变,你必须做180°的转变。你必须停止关心梦,你必须关心那个一直在做梦的人。

 

对方关心的是观照者,而不是被观照的对象。你可能看到一颗真树,你可能看到一个梦到的树——那没有区别。对于东方的方法来说,不管那是真树还是梦到的树,都没有区别。

 

在这两种情形里,它都是一个客体,在这两种情形里你都不是它。所以它是真的,还是你想象出来的,有什么区别?

 

唯一带来不同的是那个人,那个镜子,树被其映照了——真假不相干。但在你内在纯净的湖水里,它被映照出来了。把精力,把重点放在那个观照者上,深入到观照者里。

 

我在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你——而不是分析你的梦。你可以去西方分析梦,用一种更加科学的方式。西方已经非常擅长于分析梦。但东方从不担心,因为东方说,一切皆梦,所以分析有什么意义?

 

那没完没了。如果你不停的分析,产梦的源头不除,它就会不停的产出新的梦。梦会不停的出现……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被彻底精神分析过,地球上从来有人被真正、彻底的精神分析过,因为透彻精神分析的目标是梦应该消失。

 

那并没有发生。它没有发生在弗洛伊德或荣格身上。他们继续做着梦。那意味着,他们继续保持压抑,那意味着他们还跟以前一样。梦仍然出现,因为源头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投影机一直开着,你不停的分析荧幕上的电影,你不停的思考如何分析它。然后你有所不同,你的分析方法有所不同了,然后出现了精神分析学校。

 

弗洛伊德说了一些事,荣格说了另一些事,阿德勒也说了一些事,等等。现在精神分析流派跟精神分析师一样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没有人能被真正驳倒——因为全都是梦的工作。

 

无论你说什么,如果你大声说,自信的说,很有权威的说,雄辩,富有逻辑,它就会吸引人——它一定是真的。它们看起来全都是真的。所有那些解释看起来都是真的,因为没有任何解释有价值。所有的解释都是错误的!

 

东方有截然不同的方式:观照——不分析。在分析里,你变得太有兴趣,太专注在梦上了。

 

把梦忘了,看着观照者。观照者是持续的。晚上它看着梦,白天它看着梦。首先你看到梦,Savita,接着你突然醒了过来,你看到恐怖,然后你又睡着,你可能会看到一个甜美的梦,一个美梦,一个开心的梦,或者又一场噩梦……这个持续不断。有一件事是持续的:那个看者,那个观照者。

 

依靠观照者。这就是我在试着跟你说的——你白天做梦时,你晚上做梦时,关于梦,你说的只有一点是好的:

 

自从我来到这里,你的临在每次都出现在我的梦-意识里,出现在我做的每个梦里。

 

那很好。只有有一件事是持续的,那会帮助你回到自己。把重点放在那份临在上。

 

葛吉夫经常跟他的弟子们讲,“让一件事在你的梦里持续,那么迟早你会摆脱梦。”

 

他经常给一些小方法,小技巧,小工具——它们管用!他曾对一个人说,“每当你做梦时,在梦里看到你手举过头顶。白天也是,尽可能多的练习这个方法,直到你非常熟悉和习惯于它,这样它就能变得很自动,甚至在梦里你都能手举过头顶。”

 

那个人说,“会发生什么?”

 

葛吉夫说,“等你做到了,再来跟我说。”

 

三个月过去了,那个人一直在练,白天,晚上,走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每当他想起来了,他就会举手,同时也记住,“今晚在梦里我会举手。”

 

三个月后它发生了:有天晚上他做梦,他梦到自己走在马路上,车很多,很吵,突然他意识到了,他手举过头顶——梦被打破了。在梦结束的那一刻,他突然第一次看到自己——那个回转,那个转变。

 

它发生在半夜。他手舞足蹈,他是如此喜悦。从此之后,梦消失了。

 

当梦消失了,真实每天都会离你越来越近。

 

是梦在阻碍你看到如是。

 

当他早上来见葛吉夫时,在他开口之前,葛吉夫就说,“所以它发生了,因为我看到你的眼睛闪着不同的光。它们清晰了。过去常在你眼睛后面动来动去的梦已经没了。所以它发生了。现在你能举手了!现在别担心:每当它出现了,你就再举手。”

 

“有种种可能性它不会再出现,因为至少你已经有意识的做了一件事。甚至在你的梦里,只是举手这件小事,你记得一件小事。它虽然不起眼,但你记得很清楚。你记得,甚至在你的梦里。所以观照已经抵达那里了——现在没必要再担心了。”

 

我想跟savita说:更多的把我邀请到你的梦里来。让我也享受你的梦。每晚入睡前都带着非常有意识的感觉——我会出现在你的梦里。

 

带着警觉努力为之,刻意去做,有一天它会发生。它将不是梦一样的现象。它会像我现在这样临在,或是更临在,因为现在我能看到Savita眼里有梦。如果在你的梦里,即使有一刻你能如是的看着我,所有的梦也都会消失。

 

分析没有意义。梦必须消失。当梦消失了,真实就会进驻。梦从一扇门里出去,真实会从另一扇门里进来。真实是宁静、静寂、平和、极乐的……

 

摘自: OSHO Take It Easy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