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斯坦科夫 启动EVENT

 2019-08-30

 

 这篇论述文写于2003年初,作为附件添加到本书

 

没有比简单头脑的混乱更混乱的东西了......”

——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作者

 

关于人类存在的起源、意义和目的的诺斯替知识,是从灵魂内在的维度涌现出来的,或多或少地被人类的思想自动吸收,并在某一时刻突然迸发,在历史舞台上引起巨大的轰动。目前地球上投生的每一个人都在集体戏剧中扮演着独特的角色,我称之为人类进化的飞跃。它将随着第一位多维度人格的扬升(希腊语叫:Parousia,英文意思是:基督再临)到达高潮。无论是主角,还是微不足道的配角,每一位角色都在睡眠时经过化身之间精心的计划和协调。

这种对内在真理的深入了解,无形但非常有效地作用于个人行为,并创造出全球历史的巨大发展。这是一个高度创造性的过程,其蓝图在永恒当下的7F创造领域中早已勾勒出来了。

在地球上人类自由意志范围内,集体所创造的三维事实在这个开放的、极其动态的人类进化蓝图中,作为无数的概率替代品不断地被存储,并在星光计划开始在地球整个复杂的三维时空实现之前的反馈过程中发挥着作用。

人类在第三个千年之初的历史,几乎完全由集体世界观中根深蒂固的经济信仰、条件和约束因素所塑造,因此人类无法从这些思想习惯中解放自己的自由意志,最重要的是,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危机会揭示新诺斯替知识的内在心理动因。这场危机将摧毁目前人类传统思维和行为的物质和精神根基。

从根本上说,危机不需要将人类转移动新的洞察力,来使他们提升到更高的灵性进化水平。因为人的自由意志有权在任何没有外部原因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内在的力量获得真相。不过,在第三个千年之初即将发生灵性进化之际,考虑到人类意识当前的心理发展阶段这种迟钝和局限性,经济危机将是不可或缺的外部催化剂。

从目前的形势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推断出来,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危机是人类进化跃进的最佳星光概率选择。对集体心理的分析很快会表明,人们无法抛弃旧的传统信仰和行为模式,并根据普遍的灵性原则建立自己的生活,因为他们抑制性的恐惧结构甚至比以往更为严重。

换句话说,人类需要来自星光界强大的推动力才能进化。这一强大的干涉是目前终结时刻星光进化计划的一部分。对于目前转世在地球上的灵魂而言,这个诺斯替信息很早以前就已经以一种编码的形式出现在各种宗教圣典中。

个人和集体生活的危机,是人类意识迅速进化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一场危机或灾难令人们对先前的知识、思维和行为产生质疑,并通过一种灵魂进程调动起来,古希腊人把这种灵魂进程叫做净化,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人想要生存迫切需要一种重要的内在洞察力。

参阅:《亲历真知

在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刻,否认内在真相的恐惧障碍将被打破,而健忘症(对永恒存在和灵魂世界主导作用的遗忘)会减少。在这种不稳定的精神能量状态下,所谓集体和个人的无意识,但其实是灵魂全意识一部分的内在诺斯替知识,将以巨大的力量向外爆发,在唯物主义教条所塑造的旧世界秩序的废墟上创造一种新的灵性现实,这将是人类近代史上第一次享受到真正的物质丰盛。重要的是,以物质为导向的当今社会秩序,意味着世界上80%左右的人口必须生活在极度物质匮乏的贫困中。危机之后出现的新人类,将从积极认识上层星光世界中获益,并将这些灵性领悟转化为新的主流世界观。

引发全球最大经济危机的进程已经生效,正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塑造着目前的局面。这既可以从传统的经济理论的观点,也可以从7F创造领域的诺斯替知识中得到认识和解释。

参阅本网站上经济崩溃一栏中的所有文章,了解更多的信息。

然而,这样的知识只有少数非常古老的灵魂才能获得。传统经济学目前只表现为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无法掌握即将到来的危机的基本过程,因为不了解这些过程,也缺乏合适的理论工具来评估它。

这一不足会随着宇宙法则为基础的新统一经济理论的发展得以消除。因为这个理论首次在经济层面上考虑到三维时空的能量定律和它们与7F创造领域的相互关系,故又称为经济能量学

在新理论的帮助下,我从1998年末就找到了合适方法,能清楚地认识和解释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危机,并详细地预测其未来的走向。在纵向分析中对该预测进行不断地重新思考和深化。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解释世界经济危机爆发背后的内在动力,并介绍一些重要的经济变量以及在此背景下专家们尚未认识到的相互关系。由于这篇论文是针对非专家的,我将避免引用一些难懂的技术术语和经济内容,而是将重点放在星光领域的首要任务上。但是,随后的讨论需要对现代经济进行一个有依据的概述,这可以从我相关主题的书中读到。

首先,我必须结束这篇文章的基本思想。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本身并不会带来任何新的诺斯替见解。通过事实的力量,它只是清除了旧的信仰、行为模式和上层社会结构。这场危机只是当前人们缺乏任何伦理道德,以及经济行为不合逻辑的后果,揭示了参与者对世界和他们自身的看法中大量的扭曲。

现代自由市场经济的承诺与危机中实际经济状况之间的这种矛盾,外表与现实之间明显的矛盾,将通过迄今未知的内在灵魂力量,引发大多数人取代旧世界的愿望,或者获知新的见解、行为和结构形式,这在当前的正常条件下是无法实现的。没有这场危机,人类将无法实现其自身自由意志的灵性转变。

目前,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着一种保留旧政治经济的冲动,这是人们集体恐惧结构的一种表现。左派和右翼政党都充分证明了人类保守的一面。当左翼政党以其多样化的媒体结构重视国家的调节权力,并在国家福利事业中把公民贬斥为木偶时,右翼政党(保守和自由)为了通过所谓的财政补贴和其他花招牢牢控制住局面,诉诸于个人的利己主义和贪婪。通过这种方式,政治家们在企业家自由竞争灵活等等复杂委婉术语的伪装下,将这些代表广大民众的负面心理当作虚假的美德加以推销,来分散民众对改革中实际问题的注意力。

这些纲领的细微差别并不能阻止各政党违背他们上台前的承诺。这两个政治集团在以牺牲了全能国家为代价,限制公民个人自由的问题上很容易达成一致,因为政党只有在强化国家的力量,促使公民依赖国家的仁慈才能维持其在社会中的关键地位(注释1)。

由于他们担心公民变成不可靠的选民,于是通过这种方式使他们顺从,并阻止他们出现这样的想法:假若没有政党,并拥有更多的自治,他们可能生活得更好。然而,公民出于懒惰、散漫和愚蠢,自愿放弃任何的个人责任,并将他们的命运和担忧转移给渴望权力和不道德的政治家。作为回报,他们保留了感觉被政客背叛进而抱怨他们的权利。我们可以从这种行为中认识当前政治生活与恐惧的相互依赖关系。

原因是,政党以煽动为目的的口号只是表面上有所不同,但足以使公众参与到虚假多余的讨论中去,并转移他们对实际问题的注意力。如果左翼政党利用社会弱势作为遮羞布,建立一个全能国家来规范公民的每一项活动,那么,右翼政党更愿意以内部安全的名义建立一个警察国家,并将公民作为国家垄断的人质。

如果绿党和其他非传统政党出于保护自然的目的反对新的基因技术,他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良好的社会中,基督教导向的右翼政党会将自己视为上帝创造的守护者,并拒绝任何形式的基因操纵。政党的纲领可能有不同的侧重点,但基本的背景是一样的:重点是维护和扩大现有的国家结构,而不是改进包着硬壳的社会形态,尽管全球化经常被用作有争议的遮羞布,以利于更大的灵活性。统治十九世纪的社会乌托邦时代已经不可逆转地结束了。

但同时,创造物质和生命的7F创造领域的精神是不断运动和变化的。一方面,现代人很高兴他们的精神和身体从他们的祖先——原始人和类人猿那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另一方面,他们强烈抵制物种有任何进一步的变化,无论是通过基因操纵还是通过星光能量,比如光体过程。

例如,目前关于胚胎研究的讨论,深深烙印着人们对人类物种可能发生变化的恐惧。这些恐惧,就像人类普遍的恐惧一样是无知的产物——它是一种错误信念的结果,这个错误信念是一个人的身份取决于他的基因遗产。事实上,基因仅仅是人体3D硬件的一部分,由灵魂的星光软件程序创建和控制。化身人格的身份在受孕和化身前,就由7F创造领域中的灵魂所决定;新生儿的基因物质也被相应地调节。

只有灵魂才能决定它从父母那里获得多少基因物质,以及它在胚胎中融入多少新的遗传物质来创造一个独特的个体。此外,新生儿的基因存储着这个灵魂先前转世的所有经历,这些经历下意识地塑造了当前的人格,作为遗传基质在某些情况下表现出来。

现代遗传学对胚胎发生和人类个性发展过程中这些重要和极为复杂的能量过程完全无知。时至今日,遗传学家仍然无法找到一种基因可以明确解释人类的性格及其智力的表现,尽管他们声称已经破译了人类的基因组。

他们可以在更大范围内寻找永恒,但他们什么也找不到,因为人类的身份不在基因中,就像人类的思想情感无法在颅腔和心肌中发现一样。

头脑和心灵都是7F创造领域的非物质能量系统,大脑只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生化电磁硬件,身体中的一个星光能量的转换器,用来控制躯体和感官。当今生物科学的决定论方法完全不适合捕捉这些现象。

在我关于生物调控的书中,对生物研究的这些方面进行了批判性的论述。重要的是要注意以下几点:对胚胎基因的操纵无论多么巧妙,都不能导致或改变任何违背化身灵魂意愿的事情,对个人基因物质的持续调节由化身灵魂决定。由于所有的基因操控都是机械性质的,并且与细胞现有的生物化学结构一起工作,而细胞是由灵魂的星光软件程序创造和控制的,每个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生物遗传学家傲慢地声称自己具备上帝的能力来克隆人类(注释2)。

如果没有勇敢的灵魂乐意控制克隆细胞,那么这个克隆细胞就永远无法发育和分裂。其它任何事情都可能是对遗传学的过高估计,而基因研究所有可怕的危险,都是人类因为对自己真正身份的无知,而投射出来的一种焦虑。这样的实验之所以成功,是在于灵魂计划,它的意义仍然是被掩盖的。

我们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出,大多数人的信仰都是基于无知,是他们一种恐惧的表达,属于人类存有,而不是人格的本质:后者是7F创造领域的产物。

人类目前的恐惧以及由此产生的信念、信仰、规范、偏见和行为模式,与现实无关;然而,它们对于塑造当前的现实世界是决定性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说人类生存在充满恐惧的现实中。

因此,充满恐惧的现实是被恐惧扭曲的现实。人在地球上的行为和活动的80%90%,都是因恐惧导致的。恐惧是灵魂(以及黑暗势力)最有效的能量控制机制,正如我在《新灵知》一书中对心灵(情绪)和精神(智力)的解释中所说的,她可以通过脉轮的无条件反应从身体上操纵她的化身人格。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目前在地球上发现的所有社会形态和结构也是恐惧的产物:它是当前社会秩序唯一的心理原则。所有的社会结构都以它们特有的形式和目的来实现人类恐惧的投射。当今社会的医疗保健系统尤其如此:

参阅:《思想》第一部分

恐惧具有模仿的能力,并以许多表现形式出现——如仇恨、贪婪、权力、支配、侵略、嫉妒或伪善,再如关怀、仁慈、勤奋、野心——这类恐惧是不易被识别的。它是人类生活的主要内容,不能分离。此外,大多数人害怕思考他们恐惧的表现,更不用说与它们保持距离了。

这是恐惧负面反馈的自我强化。只有那些处于光体过程中,并且能量场里的恐惧基本被净化的人,才能像我这样清醒超脱地反思恐惧的真谛,剖析它们的结构和它们的形态

我们之所以可以把恐惧等同于无知,是因为真正的知识,即全意识,始终不存在恐惧,你可以想象在这个有毒的星球上,目前几乎没有任何社会形态和结构不是建立在恐惧和无知的基础上的。

如果政客们好几年让公众讨论基因研究的法律草案,浪费纳税人的钱,开展无意义的研究,那么他们就是完全处于一种被他们的恐惧和无知所驱使的状态。现在,我们可以继续分析恐惧在其他社会活动中的应用,我们会发现人类生活有几个方面不仅受到恐惧和无知的支配,而且受到爱与知识的支配。

恐惧/无知与爱/知识的不成比例,必须随着人类进化的飞跃改变。在这个过程中,世界经济危机将发挥核心作用,它通过引发人们的生存恐惧,然后通过外部事件有效地质疑这些恐惧。

在这本关于人类新灵知的书中,我详细地解释了恐惧只是人类心灵的一种能量现象,它可以在化身周期中改变和减少。恐惧形成了能量障碍,这个障碍维持着化身人格的健忘症。

在光体过程中,个体的焦虑和由此产生的健忘症会大大减少,人格会连接到7F创造领域。因此,随着恐惧的减少伴,人格发生根本的改变,我在光体过程的讨论中已经解释了这一点。更准确地说:人类必须在行为中用精神力量有意识和积极地改变自己的人格,才能通过超高维度的力量真正减少恐惧。

首先,你必须彻底地审视自己的想法、信仰、偏见和由此产生的行为模式,并拒绝其中的绝大多数,因为它们都是建立在典型的恐惧模式之上,如贪婪、嗜权、仇恨、愤怒、嫉妒、强迫操纵,以及羞耻,缺乏自尊心等等。这首先是一项人类头脑的智力成就,也触及到人的灵魂。简而言之,除非你自己有所改善,否则你无法改善世界。

这正是当今政治家和经济领袖必须明确认识到的一个事实。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年轻灵魂,更喜欢在他们这一世的化身中收集这些典型恐惧模式的经验,例如在世界经济危机永远摧毁这些恐惧的社会结构之前,在权力中心所表现出的贪婪、控制、统治和侵略。每一个年轻灵魂在进入成年灵魂的循环之前,必须先克服这些消极的特质,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危机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它是灵魂的必然性所决定的。

请阅读本书的第五章《灵魂的年龄周期》

目前,西方世界的许多公司董事会成员被取消资格,他们不久前还被誉为英雄,现在正站在法庭上等着坐牢,按照久经磨炼的恐惧模式发生的:和撒拿,把他钉死!这本身就是一个崩溃的序言。

注:我有点难解的是,这里所谈的第三个千年之初的第一次经济危机/衰退,导致西方世界对最严重的银行犯罪和欺诈者采取法律措施,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随后的经济萧条,却没有对银行业者提起诉讼,但其损失和欺诈行为要大得多,甚至更加明目张胆。这说明扬升前不久,在统治集团和猎户座爬虫人帝国的老权柄的黑暗攻势下,人类又变得更邪恶了,我们行星扬升团队(PAT)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消除了扬升时间线的4D星光层。

这类经济界老板与恐惧相关的负面特征,是通过下三脉轮传递的。这些负面特征在当前的灵魂群体中特别明显,而第四恩典心轮和代表智力、灵性和狂喜媒介的上三脉轮,很大程度上依然是阻塞的(见新灵知)。

头脑的频率比心灵更高,可以调节它焦虑相关的品质,并转化为爱的品质和意图,只要使它远离这些恐惧,因为它们会反过来强烈影响头脑,对它产生抑制并容易误导它。因此,释放恐惧的同时也是建立一种爱的、开放和结构化的世界观的过程,这个过程是递归的、迭代的、冗长的、极其艰苦的。

目前,这一过程受到外界生活环境的严重阻碍,而外界的生活条件都是以恐惧为标志的。一个人越是试图通过清晰的思维来减少恐惧,同时发展自己爱的能力,星体领域就越能帮助你。许多塑造了化身人格的恐惧模式,被来自星体领域的能量波摧毁,并被灵魂控制——它们被删除并转化为爱的能力。

重要提示:这是通过打开第四心轮来实现的,其中包含了最为恐惧和低频的阻塞。只有打开心轮之后,人格的缓慢提升和光体过程才真正开始。正如本网站所报道的,20121122日,在PAT打开了11.11.11星门,并确保了行星扬升之后,我亲自打开了第一批扬升候选人的心轮,他们也被称为第一和最后时刻的光战士。后来,我们又打开了第二批(2014年)和第三批扬升候选人(2015-2016年)的心轮。

目前,我们正以极快的速度打开这条时间线上所有化身人类的心轮,他们将与我们一起扬升。这是凭借三重火焰(蓝色、黄色和粉红)的新世界心轮能量中心来完成的,我们在20196月中旬在迪亚诺马里纳创建了这个中心。这也是我、索菲亚和阿莫拉神圣的三位一体的独特创造,在整个多元宇宙中从未发生过。它是当前扬升过程中的游戏改变者。这座世界心脏能量中心与迪亚诺马里纳的疗愈中心相连,后者也是我们过去几年中建造的,并将成为今年首个出现的光明之城。

71日,是我生命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我必须暂时保密,我的心轮与这个世界的心脏能量中心相连,也与源头的神圣之心直接相连。从那时起,我便开始进行大规模净化的光工作,以打开所有扬升中的化身人格的心轮,这样他们也能打开灵魂的超验维度,消除他们当前不合逻辑和陷入混乱的小我意识,透过他们的心智开始了解真相。只有这样,人类才能达到维间转变的门槛,使我们扬升到5D和更高维度。所有人类心轮的打开还与4D星光层面的大规模清理有关,那里也是执政官和其他邪恶的黑暗实体大力压制和奴役人类上万年的地方,正如阿莫拉在她最新的两篇文章中解释的那样:

《我们召唤意识的能量背景》

《召唤意识!》

我建议我所有的读者再仔细阅读一下阿莫拉的这些能量报告,并参考我上面提供的附加信息,以便能准确地了解我们经过8月份的狮子门户之后会发生什么,以及它是如何完成的。

这是通过在星光领域的高频振动和化身人格特定焦虑模式的低频振动之间,建立破坏性干涉并最终消灭后者来实现的。在这个净化的过程中,化身人格心理上的恐惧被感知为他生活的内在本质。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过程如此困难和富有挑战性的原因。

这种波经常在光体过程期间发生。经过一定的练习,你可以准确地知道被释放的恐惧模式,以及它在身体中的位置。在它被抹去之前,你会体验到这种恐惧模式是心灵的一部分。当这样的时刻出现时,你必须让自己在心理上远离浮现出来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可能令人非常不愉快,但不能把它理解为你生活的一部分,然后陷入抑郁。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某些简单的呼吸练习,能更好地有助于忍受焦虑引发的不舒服感。

在光体过程开始时,这类波可能会持续数周,到末期时,其持续的时间至多一至两天,但其频率和强度会明显增加。随着灵魂和心灵之间的能量连接变得开放和顺畅,浮现出来的这种短暂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明显。

光体过程中头脑和心灵之间的这种积极反馈,对减少恐惧起着核心作用,甚至在圣经中都有提及:谁拥有,谁就会得到更多,他们就会拥有更多。凡是没有的,连他们所拥有的,也必将被夺去。(马太福音,13,12)然而,耶稣已经限制了那些从这一过程中受益的开明人类,他告诫他的门徒:因为这是给你们(老灵魂)的,是为了知道天国的奥秘,而他们(年轻和儿童灵魂),是不给的。(马太福音,13,11

因此,仅仅在表面上改变信仰,但却保持旧的非常强硬和抵制的行为模式,这是不够的。这种行为在许多年轻灵魂中特别流行,只有经历了许多痛苦的经历之后,才能在轮回的末期克服。一个人必须意识到辩证的三位一体是建立在思考——行动——检查后果后再次行动的统一之上的,并对结果进行批判性的分析。

只有老灵魂才能成功掌握这一成就,因为在他们漫长的化身经历中,已经学会了处理自己的恐惧,并将自己与这些恐惧隔离开来。对于目前居住在地球上的大部分年轻灵魂来说,只会在意识形态上发生某种改变,但光体过程的根本性转变将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如果许多年轻的灵魂会因为恐惧而拒绝接受即将到的转变,他们会提早地离开地球。在以后弥补这一经验。因此,假设一个人正确地理解了圣经,例如关于人类在这个极为脆弱的进化阶段,会出现严重分裂的预言(马太福音,2440-41),就会发现其中包含了对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重要的参考。

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危机代表了一个更大的框架,在这个框架内,减少焦虑的这种内在的灵魂过程能够加速人类物种的进化。目标是将生物体转化为水晶光体,并将有限的人类意识扩展到7F创造领域的全方位意识。人将变为一个跨星系物种,既可以居住在星光领域,也可以居住在三维时空。他会从时空的局限中解脱出来——这就是跨阈(无限)灵魂的概念。传统意义上的人变成了上帝。

当今的人类还会看到有比这更大的嬗变吗?如果这种嬗变会导致遗传和生理学上的重大变化,比如左脑半球会发展出新的神经元连接,从而实现心电感应,并将终结今天的探索性科学,谁会真正担心呢?

当我们在谈论人类的光体过程和进化飞跃时,决不能忽视地球的现实。如前所述,它是人类集体信仰和各种过时的政治、宗教、文化和经济学说的产物。它们形成了一种能量环境,化身人格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发展和成熟的。

如果她要生存,必须从小适应这种环境,吸收恐惧的行为模式,先是在家庭,然后是学校和工作。这就变成了所有人类的第二天性,尽管这不属于他们灵魂的本质。

可以说,人格是在偏见、信仰、禁令和教条等等与集体恐惧相关的汪洋大海中游泳,这些都是它无法避免的,而且从知识分子的角度来看,这几乎是无法反对的,因为她不知道还有其他的东西,除非她成为一个独立的思想家和哲学家。这样的人在当今社会甚至比钻石还要稀有。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每一个地球化身的困境。与7F创造领域中的思想能够立即成形和显现所不同的是,在3D时空中的每一个变化,虽然也是先产生出一个思想,但随后的实现却异常缓慢。因此,三维现实的转变过程极为缓慢,而化身人格需要巨大的内在灵魂力量,来克服其思维的时间滞后

这种惰性是大多数人类悲剧和失败的编织物。但是,这种缓慢的实相必须立即改变,因为灵魂在他们的化身周期中努力的进化,只有在地球环境也持续进化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我在《新灵知》中说过,人类进化的飞跃代表着当前这批化身的年轻灵魂将会转变为成年灵魂年龄的周期。成年灵魂需要不同的社会条件来展现自己,而不是目前这种符合年轻灵魂局限需求的社会条件。

从这个高度来看,迫在眉睫的世界经济危机只是人类进化飞跃拼图中的一块,但从地球的角度来看,它将成为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我再次重申:人类的进化飞跃也可以在没有世界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实现。然而,鉴于人类目前的精神状况,这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

目前的社会,没有任何重要的力量能够在某种无懈可击的精神原则的基础上,严肃地质疑这种几乎无法改变的恐惧形式的人际关系,并且有勇气和远见提出一种以爱、理解和知识的新社会条件,从而实现它。造成这种心理、精神和身体封闭的原因,仅仅在于个人和集体恐惧结构,迫使他们坚持那些不可靠和过时的物质成就。

占世界人口80%左右的婴儿、儿童和年轻灵魂,根据他们狭隘的恐惧需求塑造了今天的社会,他们不会自愿放弃。因为他们的精神无知是建立在他们的恐惧之上,他们无法反思他们的恐惧,因为恐惧以一种无意识和准自动的方式跟随着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年轻灵魂的恐惧已经变成了一种巴甫洛夫式的条件反射。他们甚至不觉得自己的恐惧有问题,也不想采取行动,所以和这些人谈论限制他们世界观的恐惧是毫无意义的:他们会完全拒绝这类谈话。

他们也不觉得自己这种根本性的无知有什么问题。毕竟,他们只经历了几次转世才开始征服外部世界,况且他们在操纵人和物质方面的成功是如此的自信和固执,他们甚至永远都不会自愿放弃这种独特的进步。因此,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拆毁社会的恐惧结构,这是他们花了几辈子建立起来的东西,他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占世界人口20%左右的成年灵魂,无论好坏都已经适应了这些环境,并暗自与他们年轻灵魂时期经历过的恐惧作斗争。他们会因为自己不太适应年轻灵魂的社会环境而责怪自己,所以无法融入社会。因为只有极少数成年灵魂会在这辈子选择一种有影响力或成功人士的生命经历,他们完全清楚系统迟早会崩溃,并且当进化飞跃发生时,最好不要接近乱作一团的人群。不幸的是,地球上的人对他们灵魂的这些远见和计划知之甚少,他们发现生活异常艰难。

目前已经转世的少数老年灵魂主要忙于诸如通灵之类的神秘学任务。他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对社会并没有直接的影响,但在灵魂层面上,他们越是如此,越是在推动扬升进程,并且在帮助人类向更高频率的层次转变。

一些处于化身周期末期的非常古老的灵魂,完全处于光体过程中,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煎熬,没有力气参与外部的社会活动;相反,他们正在与来自星光领域和源头那些高度进化的灵魂和无形实体一起,为了盖娅和全人类,乃至超出银河系的层面进行超出个人使命的光工作。

参阅《第五章:灵魂的化身周期》

因此,在第三个千年之初,我们发现地球上的物质和社会环境必须首先被摧毁,使人们体验到能够独立脱离物质条件,同时承认他们是不朽的化身灵魂,在能量上是自给自足的。对物质世界的这种破坏不能在社会内部进行,因为它永远不能像有效减少人们的恐惧那样的激进。因此,它成为7F创造领域的一个项目,尤其是在这个过程中,集体的失忆症会被一劳永逸地消除,人类将进入地球存在一个新的阶段。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2/02/new-gnosis-the-evolutionary-leap-of-mankind-serial-14-2/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