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8

 

 

问题:钟爱的奥修,为什么我们从不满足于我们是谁,以及存在所赋予我们的?我们总是寻求有更好的事情可做,寻求成为别人,始终想要别人比我们更多的东西。就像那句话说的,“篱笆另一边的草坪总是更绿。”为什么会这样?

 

奥修:

 

是因为你被分心了。你被引导到自然并不想你成为的样子。你没有走向自己的潜能。别人想要你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试图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它无法令人满足。

 

当它不令你满足时,逻辑会说,“或许还不够——要拥有更多。”接着你越发追逐,你开始环顾四周。每个人出门都带着一张笑的、看起来很开心的面具,这样每个人都能欺骗别人。

 

你也带着一个面具,所以别人以为你更开心。你以为别人更开心。

 

篱笆另一边的草坪看起来更绿,但从两边看都这样样。住在篱笆另一边的人,他们看着你的草坪,你的草坪看起来更绿。它真的看起来更绿,更密,更好。

 

这是距离带来的幻象。当你走近,你开始看到并非如此。但人们跟别人保持着距离。即便是朋友,即便是爱人之间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太近是危险的,他们可能看到你的真相。

 

从一开始你就被误导了,所以无论你做什么,你都痛苦不堪。自然没有钱的想法,否则钱一定会长在树上。自然没有钱的想法,钱完全是人类的发明——有用,但也危险。

 

你看到别人有很多钱,你认为或许钱会带来喜悦:看着那个人,他看起来是多么的喜悦,所以追逐金钱。

 

有人更健康——追逐健康。有人再做别的,他看起来非常满足——追溯他。

 

但它始终是别人,社会设法做到了这一点,好让你永远不会考虑你自己的潜能。所有的痛苦都在于,你没有做你自己。做你自己,就不会有痛苦,不会有竞争,不会有烦恼——别人比你多,而你没有这么多。

 

如果你想让草坪更绿,没必要盯着篱笆另一边,你可以让你这一边的草坪更绿。让草坪更绿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却盯着别的地方,所有的草坪看起来都这么美——除了你的。

 

人必须根植于自己的潜能,无论他有什么潜能,没有人应该给他指引、引导。他们应该帮助他,无论他去哪里,无论他成为什么人。整个世界会非常满足,以至于你难以置信。

 

我从没感觉到任何不满足,即便在我童年。原因很简单,我从不允许任何人干扰我,无论我在做什么,无论我想成为什么人。

 

那对我帮助巨大。那很难,困难继续壮大,现在全世界都在反对我。但这并不妨碍我。我开心极了,非常满足。我无法想象自己不那样。如果换成别的,我会痛苦不堪。

 

我没有家,我没有住的地方,我没有任何钱。但仍然,我有一些东西给了我绝对的满足。我一直根据我的潜能活着,即便死亡来了,它也不会让我沮丧。我按自己的方式活着。或许全世界反对我——这并不令我沮丧。

 

即便有一个人反对,人们也会沮丧。他们变得如此沮丧,我甚至都无法理解。

 

……(此处有删节)……

 

世界想要你只做机器人,因为你已经同意当机器人,你陷入了麻烦。你不是机器人。把你变成机器人不是自然的意图。

 

所以因为你不是你注定要成为的,不是你命中注定要成为的,你不停的找,“缺了什么?或许是更好的家具,更好的窗帘,一个更好的房子,一个更好的丈夫,一个更好的妻子,一个更好的工作……”你一辈子都试图从一个地方冲到另一个地方。但社会从一开始就扰乱了你。

 

我的努力是把你带回自己,你会突然发现所有的不满足都消失了。没必要成为更多——你已足矣,人皆足矣。

 

From: OSHO Beyond Psychology

http://mp.weixin.qq.com/s/e7lghUD2iW184ccrGqm6W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