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

 

[疾病平衡人格的内在需求]

 

人必须对自己有一个很深的肯定及信心,也许暂时遇到挫折、也许会有一些沮丧,可是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不断自问内心:我就不相信不能找到生病的原因,我就不相信没有办法找到祛除病因的方式,而让自己恢复健康。绝对不能自我放弃。

 

  • 觉察:疾病是内在自我的保护机制

我自己从1999年开始发作痛风的毛病,当时平均一年发作一两次。我不断透过赛斯哲学体系的学习,一定要找出患痛风的原因,从来没有放弃过。后来在赛斯书《健康之道》中,看到一段赛斯评论鲁柏关节炎的毛病,提到:任何行动力受阻的疾病,都是因为人格对行动力的一种不信任。

 

阻碍行动力的疾病,如中风、关节炎、肌肉骨头常常受伤,各式各样的身体疾病导致无法行动或走路,痛风也是关节炎急性发作,导致疼痛不堪无法行走。

 

当我读到这一段的时候,突然得到启发,我自己的个性原本就是很开朗、活泼,并且从小就常常询问生命与存在的意义,进入赛斯哲学体系后,赛斯也不断强调个人性的重要、生命即展现;但是,回想我自己及我的家族性格,发现有个很重要的限制性信念是,越凸显自己可能是一件越危险的事情。

 

我开始思索,原来我的痛风是对应于凸显自己与众不同,相对上有一个内在恐惧不安的自己。

 

因为我从小就绝对的相信,人是要凸显自己、与众不同的,每个人天生就不一样。可是在我长大成人、尤其当我成为一名医师并开始接触赛斯哲学体系后,我越发觉得,我的与众不同可能会为我带来危险——这是我另外一个内在的自己。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引发痛风的那个自己,本质上是为了保护我,借由阻碍我的行动,而达到自我保护的作用。

 

那个自己,首先,他不要让我走这么快;其次,他让我不要那么凸显自我,让我稍微静下来、慢下来,就像小孩跑太快,大人会叫他慢下来或不要跑。它是一个内在的自我提醒与自我保护。

 

  • 领悟:疾病平衡人格的内在需求

由于近几十年来我一直在推广赛斯哲学体系,这其实跟很多传统的观念有所抵触,包括《自愈力健康法》这本书也是一样,不断的强调强化身体伟大的自我疗愈力,而这个概念是少有人去触及的。

 

大部分人是想透过饮食或外在的方法及仪器来恢复身体健康,很少有人是想透过身体跟心灵伟大力量的启发。

 

所以,我突然有一个内心的灵光乍现,原来我越推广赛斯哲学体系、越前进、越出名、越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我就越有一个自己担心我会不安全、会遭受攻击。

 

当我开始感受赛斯的这句话:任何行动及受阻碍的疾病,都是因为人格对行动力的一种不信任。我突然被震撼了。原来我的痛风,看起来像是身体的疾病,其实它是我内在一个自我保护的机制。

 

当我有这个体会,突然落入一个很深的沉思,原来这个疾病不是要来伤害我,它不是要令我痛苦,其目的也不是为了来捉弄我;痛风是我内在某一个保守、胆小、害怕的自己,希望能够达到自我保护的作用。

 

我是对安全感需求很高的人,同时我又有必须不断前进、凸显自我的需求,所以我必须达到一种平衡,此时,疾病作为一个平衡作用,平衡了我的需求。

 

  • 找到次人格:找到创造疾病的内在自己

于是我看到了内在的这个自己,我跟他说谢谢,直接面对了引发痛风的这个自己,就是我的老师赛斯说的所谓的次人格。

 

我告诉他:谢谢你,谢谢你的好意及用意,如今我明白了,原来你透过痛风的发作,本意是为了保护我、避免我受伤害。

 

因为,我本来就是很怕受伤害、很怕起冲突、需要大量安全感的人,我看到了那个自己,明白了真的是我在创造自己的实相。

 

西方医学经常在不了解疾病的意义跟目的之下,就贸然把疾病治好,这时候人格就会引发更大的不安全感,得更大的疾病。

 

也就是,如果不了解内在这个疾病要告诉我什么,而把痛风用一种神奇的药物医好,或许这股能量会换另外一种方式来呈现,好比说骨折或断腿等等。

 

于是,我明白,病并不只是要我们医好它,原来它是为了带领我们进入更深的内在自我觉察。明白了创造疾病的内在自己,就能够真正解脱,身体便会开始自我疗愈。

 

  • 对症下药:跟次人格直接互动,改变行为模式

大多数人不断的想要疗愈自己,可是并没有找到让自己生病的那个原因——其实是自己让自己生病的。所以,启动身体伟大的自我疗愈力,首先得知道生病不是偶然、不是意外也不是巧合,疾病是内在走入歧途的创造力

 

当我有这个领悟时,就开始感觉到身体又进入另外一波自我疗愈的过程。虽然我有过几次急性的痛风发作,也曾经在急性发作时短期服用过药物,但是大体而言,当我产生这个了悟,身体就越来越健康。

 

了悟之后,我开始跟这个想要保护我的次人格直接对话。于是,我透过冥想进入内在层次,告诉次人格:我明白你的用意了。我可以跟他讨论,我们用什么方式来自我保护,而不要用痛风的发作来保护自己。

 

例如,我可以每隔几个月就有一个短暂的休息、当我觉得危险不安全时可以找人讨论。过去,我忽视内心危险不安全的感受,直接用痛风来做自我保护,如今,我不再忽视内心的感受,当我开始觉察到危险不安时,便采用其他的方式来做负能量的宣泄。

 

整个过程是,觉察、领悟、找到次人格、对症下药,透过跟次人格的直接互动,来改变他的行为模式。

 

我终于体会到,不是要用医学的方式把这个病医好而已,真的要去体会到次人格的本质——我甚至有一种觉得误解了他的心情,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原来他的本质是为了保护我啊。

 

摘自 | 摘自许添盛《自愈力健康法》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