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有些时候你太在乎太在意,另一些时候你又漠不关心。在同一个呼吸之间,这两种表现可能会同时出现在你身上。

 

也许你与一个离别二十几年的老朋友重逢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见面对你如此重要。你待在一个地方,他待在另一个地方。怀旧已不再是那么美妙了,毕竟,过去的旧时光并不是那么美好。

 

渴望往往导致失望。生活的一部分似乎是幻灭的,而你对幻灭的东西无所适从。但你生活在幻相中,你并不想推开幻相。有可能会有那么一天,你的王子会来的找你,即使你也认为这不太可能发生。已经有过那么几次了,你以为你的白马王子来了,但他终究没有,生活没有支持你的幻觉。

 

你所拥有的,我亲爱的,就是这个让你心生厌烦的当下、此刻,这一刻,在这儿、就现在。在这一刻,我们坐在一起。当我们谈论着已逝的和将来的,我们是现在进行式。有美妙的东西在你我之间流动。它是一种沉淀,但同时它也生机勃勃。

 

我们面对它吧。我们的相会,妙不可言。我们的每一次相会都美好而精彩。生活可能会令你失望,然而,当我们促膝相对,没有幻灭。我们全部的希望,就是待在一起。待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满足的。你并不在求这要那,并不在期待一辆黄金马车从天而降。当我们直视对方的眼睛,就已足够。这就是你所期望的所有。世俗的小玩意儿让人失望,而我的存在让你充实。

 

我的心之心,我的灵魂之灵魂,我们坐在全一之中清理思绪,不须言说。我们在一起。我们正在一起。就是这样,孩子们。在所是之中合一,我们爱着。这并非什么待办的大事。极致的静谧 --- 我们当如何称之?--- 安宁的温馨,低识别度的爱。我们拥抱着。或许一言不发,我们拥抱在一起。一定的,我们被祝福的拥抱伟大于世上最伟大的拥抱。在这样的时刻,你深知,就是它。物理身体的拥抱是伟大的,如其所是,如其对你所具有的意义,但无论如何不能与你我现在、此刻的拥抱之所成就相比拟,这无限而永恒的一刻。

 

你于此刻进入我的心,你把你的脚抬高休息。我们就像是两个老朋友坐在前廊的摇椅上,没有浮华不实的东西,只有和平与安宁,只有静静的爱。

 

然,我们并不是真的坐在前廊,甚至也不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完全不相及,不错。但这并不重要。没有一个特定的位置,没有前廊。没有可以打秋千的如钩的新月,我们不在意这个。在太阳的中心,在星星上的某点,我们存在着,以合一的形式存在着。我们是合一的全一,我们无所不是。一样东西不是要素不是原动力,所是才是要素才是原动力。当然,我们不搞分解。我们是爱,爱是一切,除了爱一无所是。

 

即使当你起身,亲爱的,返回地球上的生活,除了你所观注的东西变得不同了,其它一切都没变。我们仍然在一起,我们仍然是一。我们没有各行其道,唯有你之观注,成为了每日的任务。

 

地球上的生活由日常的各种任务所组成。虚幻的时间必须要些东西来填补。你不能在每时每刻都想着我,但你可以时不时地记起我,并且知晓你真正之所在,你真正之所是,你真正与谁同在,跟你真正同在的这一个,与你永不分离。

 

欢迎你随时来访问我。我们永远在一起,无论你认为你是什么,无论你认为你的注意力在哪儿。我们是不可分割的一。我和你手牵手,一如既往,即使在你别有想法之时,即使在你忘记了谁牵着你的手之时。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