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3

 

 

我之前写过一本专讲恐慌症的书《不再恐慌——自律神经失调的身心灵整合疗法》。在我写完那本书之后,我又遇到一位恐慌症患者,让我有了很多新的体会,对恐慌症的钻研不断加深。

 

那天来找我的恐慌症患者,是一名家庭主妇,同时她又在帮先生打理公司的一些账务,做一些会计的事情。

 

她的恐慌是分好几年发作的,从刚开始上飞机会害怕,到后来慢慢发现无法过雪山隧道,再后来发现自己没办法到人多的地方,因为会感到自己呼吸不到空气。

 

她说,有一次,她和母亲到台北的大屯山,到了海拔五六百米的地方后,她忽然发现自己得了“高山症”。她对妈妈说:“感觉高山空气很稀薄,自己吸不到气。”她妈妈回答:“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海拔才六七百米。”

 

其实不是因为“高山症”吸不到气,而是因为恐慌发作了,她当时就觉得,一定要下车。我在《不再恐慌》这本书里有提到,恐慌症到后来,就表现为对死亡的恐惧。

 

 

她来找我的时候,一直向我解释:“许医师,我其他方面都很好,就只是害怕身体出问题。”我说:“对,但是害怕身体出问题,已经是最后的阶段了。”

 

一个身心能量正常的人,不会随时担心自己会死掉,不会走在路上,随时担心天会塌下来,不会每天出门都抬头看天。一个人活着,不需要担心天随时会塌下来,不需要担心呼吸随时会终止,不需要担心随时会心脏病发作死掉。

 

显然,她在这之前,累积了很多心理压力,所以我对她说:“其实,你担心身体出问题、担心生病、担心死掉,都是因为之前你有太多的负面情绪没有处理。”

 

她回答我说:“没有啊,我先生事业做得很好,一年收入好几千万,自己婚姻也不错,只是自己脾气急一点而已。”

 

后来我就慢慢帮她剖析,发现原来她的个性很好强。我之前和大家说过,会得自律神经失调的人、会罹患恐慌症的人,大部分个性都比较好强。

 

什么叫个性比较好强?个性好强的人,会认为自己是家里的强者,就像是星座当中的狮子座。比如这位个案,她是习惯把先生压得死死的,现在虽然她先生是老板,事业越做越好,可是先生做什么事情,还要回来问太太,她周围的兄弟姐妹的事,也是她说了算。

 

在我们周围,一定有这样的人。通常罹患恐慌症的人,往往也是一个家庭的决策者,是一个强者。而周围的人,好像都要扮演一个弱者的角色。弱者的角色就是“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会”,这个也没有意见,那个也要去问别人。

 

 

 

这让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个视频,关于为什么加拿大野雁飞行的队伍呈现“人”字形,经科学家研究发现,“人”字形飞行可以节省71%的体能。也就是说,单独一只野雁飞行会比排成“人”字形飞行多消耗71%的能量,因为用“人”字形的方式,飞行在前面和两侧的野雁,会把空气浮力往上提,所以野雁们一起飞,比较省力。

 

我们周围也常常有这样专门扛责任、当领头羊的人,他永远是家族的领头羊,家里什么事情都找他。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强者扮演久了,领头羊的角色扮演久了,如果没有做相对应的心灵能量的补充,那么这样的人很容易会得恐慌症。

 

领头羊一般的人物,他会突然有一天,感到自己快不行了,并且会把周围的人都吓一跳。因为周围的人都认为,他是最行的那个人,是天塌下来都能扛的那个人。

 

然而突然有一天,他罹患了恐慌症,变得怕吸不到气、怕出门、怕坐飞机、怕看到人多。可是他害怕这样会被别人笑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得恐慌症的人,打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得了恐慌症。

 

他们会说:“怎么可能会是我?我怎么可能得到恐慌呢?”因为他们之前“号令天下,无人敢不从”,所以他们自己没有办法接受得了恐慌症这件事情,周围的人也会觉得不可能是他们。这才是治疗恐慌症困难的地方。

 

很多这种个案来找我,我告诉他们说:“很简单,因为你当领头羊太久了,你永远是承担责任、解决问题的那个人,可是你也有脆弱的时候,你的能量也会有耗竭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