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讨好对方”,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人在关系里面,是在讨好对方。因为你觉得自己不够好,你怕对方生气,你怕冲突。

 

过去的许多婆媳关系中,婆婆不是那么明理。比如,你结婚后和婆婆大吵过几次,她对你就失望了。许医师开个玩笑说:“那你也不用花二三十年的时间去讨好她。”

 

现代的婆婆没有那么不明理。比如,你真的告诉她你的需求、你的“能”与“不能”、你的界限在哪里,她也能接受的。

 

可是你如果一味地想去追求完美,一味地想要去讨好别人,一味地害怕起冲突,一味地不敢“say no”(说不),你当然会有很多委屈。

 

所以,请问:在你的互动关系里面,讨好的成分多不多?讨好的背后是不是你一直觉得自己是没有价值的?

 

 

也许你一直怕别人对你生气,你一直怕别人说你不够好,所以你也不敢去提出来,你也不敢去争取。

 

也许你把你自己封闭在自卑、胆小的世界里,因为你不断地讨好,人家当然是把你的讨好视为理所当然。

 

许医师开个玩笑说:“婆婆认为反正你承受得了,反正每次放年假的时候,其余的媳妇都出国玩,只有你一个回来乖乖地煮饭。婆婆不蹂躏你蹂躏谁?”

 

许医师想表达的是,当我们在不断讨好的时候,我们要回来问我们自己:“我在讨好谁?”

 

其实我们在讨好的同时,已经在牺牲自己了。连你都不尊重你自己,连你都不看重你自己,连你自己都不爱你自己,你期待这个世界上谁尊重你?谁爱你?谁肯定你?

 

你是你自己在这个地球上最亲近的人。如果你都否定你自己,你都不爱自己,你都不为自己争取你想要的,那你能怪得了谁?

 

在讲“自我牺牲”时,许多人会沉浸在自我牺牲里!你以为自我牺牲是很棒的特质,但是最后你把自己牺牲掉了。牺牲到后来,果然如你所愿,创造出一个“你果然可以被牺牲掉”的现实。

 

当你被牺牲掉了,你又开始不甘愿、痛苦,因为你刚开始就是以一个自我牺牲的角度生活的。

 

我的意思不是说人不应该为别人着想,而是说自我价值的完成。我们说的是要自我肯定,说的是要完成小我、成就大我,而不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在你的人生里,你有没有做一个牺牲者、殉道者,不断地压抑你自己的感受?

 

 

举例来说,主管只找你,全办公室里其他人都不敢找,只有你叫得动。叫得动也无所谓,叫你去做,最后还骂你。在这件事上,你会感觉“真心换绝情”。

 

下次主管要找你,你就要说:“主管,老实说,全办公室你都叫不动其他人,所以麻烦你珍惜我一点。我按你的吩咐,我无所谓,因为我‘忠君爱国’,我也希望对得起自己。”

 

你可以明确地跟主管提出:“主管,你吩咐我做事没有关系,但是,第一,我做不好,你不要骂我,因为你只叫得动我一个人。你应该更肯定我、更鼓励我,更爱惜我这个上进青年。第二,我做得这么辛苦,是不是薪酬方面可以多一些?这样,我会更欣赏主管您!因为您公私分明!”

 

许医师的意思不是要让你跟人家一样狡猾一样偷懒。很多人就是这样的性格,许医师也是这样的。我们再怎么辛苦,再怎么委屈,我们还是会告诉我们自己,这是我们想做的。

 

你想继续做,这个没有问题,主管叫不动其他人只叫你,可是你可以跟你的主管说:“主管,我让你叫得动,是因为我愿意为公司尽力,麻烦你真的多肯定我一点,麻烦你在可能的范围内多称赞和鼓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