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从世俗的观点来看,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没什么好担心的。你把你内在的忧虑排出去,你让它们在你脑袋里不停转悠,你的忧虑让你激动得骨头都嘎嘎响。你担心着你的忧虑,你让自己苦恼。

我希望你祛除忧虑,驱逐它,赶走它,移除它,让它滚。你已忧虑了足有六辈子了,不是吗?你能否认吗?忧虑很阴险,它象病毒一样来吃你,它吃了你的快乐,你成了忧虑的囚徒。做个快乐的囚徒吧,亲爱的,拥抱快乐吧,醉心于快乐,让忧虑滚蛋吧。

忧虑象个诈骗犯,忧虑是个猎手。忧虑是阴险的,它在啃噬你,它导致溃疡、皮疹、疥疮。忧虑在你身上挖洞,它腐蚀你的灵魂。抛弃忧虑,就如丢掉面包屑一样,或者挖个坑把忧虑埋了。你不是个懦夫,你没必要忧虑。你要忧虑有何用,除非你想让自己受到惩罚。在任何情况下,忧虑都是一种自我折磨的方式。松开忧虑,无需忧虑,忧虑不是你的朋友。

忧虑恐吓你,它是匹劣马,它是名不受欢迎的客人,但你还为其提供膳食,你还拉了把椅子给它,你用草料喂养它。你忧愁地点着头,你坐着听它倾诉,它坏了你一整天,然而,你依然再度邀请它,你让它与你一起回家。事实上,无论在哪里你都在忧虑,你不让它走出你的视野。你让忧虑层层叠叠,很多忧虑,太多太多,忧虑太象个蚂蚁军团了。你将自己埋葬于忧虑,你照顾着它,你哺育它。

可以这么说,你做的是忧虑的买卖,你囤积它,你为其修筑祭坛,你让忧虑扎根于你的头脑。我太希望你能将我放到优先于忧虑的位置,你从未忘记忧虑,你让我淡出了你的视线。忘掉忧虑,记着我吧。

在海滩上,你将不会去算计每一粒砂子,担心什么?一堆坚韧的砂粒而已。忧虑肯定不是小麦或大麦,忧虑让人心焦。忧虑向你直面而来,立于你的眼前,现在你还不厌倦它吗?

祛除你的忧虑,解散它们,抛弃它们。它们如此顽劣,如老巫婆一样。

你不必容忍忧虑,它们太不值得你拥有了,而你依然固持不放。它们就象你脑海中不能磨灭的歌曲,它们在你脑袋里翻来覆去,看来它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它们似乎跟定你了,即便在聚会中,你可能都怀有忧虑或者它们的克隆缠绕着你。是的,忧虑就是某种诡计或探讨,只不过它们永不会是探讨,它们总是种诡计。忧虑是种次要的特性,真的是一种可忽略的特性,它们没有任何实质,它们象马刺,象荆棘,象碎片。忧虑将你置于烧烤架上,忧虑申张着自己,把你裹挟得严严实实。只要你愿意,忧虑就能接管你。

忧虑是张破唱片,我要求你不要屈服于忧虑,给忧虑一双靴,送它离开,越远越好。忧虑是寄生虫,它榨取你的能量,它要耗尽你,它对你是如影随形。告诉它们滚蛋,你再也不想让忧虑相伴,告诉它们不要再吊在你身上。你有很好的事情要做,而不是固持忧虑,不是吗?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forget-worries-remember-god.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