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用我的爱为你加冕,你低下头来我才好为你加冕。当然,在现实生活中,无论你身高如何,我都可以够得着,我都能为你加冕。

当你向我低头时,你要知道,你其实是在向你自己的高我低头。高我一词,是上帝我的另一种表达。当然,我是超越一切语言、超越一切文字和概念的,你也一样。语言虽然神奇而美妙,但永远不足以用来表达实相之真义。用语言文字来表达全一之真义是远远不够的。文字与概念是不可能圆满无缺地直达实相不可思议之真义的。那些基于人脑的长嘘短叹和舞文弄墨,又怎能揭示出宇宙之爱的深度与广度呢?

作为看起来分离的个体,我们之于相互的价值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分离的个体之间的距离,似近非远、似远非近。我们对彼此的意义铭刻在太阳里,反射在月光中。当然,如果细察深究你就会发现,我们并不互相设下绊子,并不互相投下阴影。我们发射出的光芒中没有阴影的存在。

用我爱的臂膀抱起你,我们迈进大爱之光中,爱光中别无它物唯有光在闪耀。这不,我们就在这里,爱是我们的领地,爱是我们之所是,在爱中,我们是真正的自己。

尽管,在地球上你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使点小性子,发些小脾气,但你,你所宣称的你,其实是我。我们 --- 幻化之你与真实之爱,是合体之。我,如你所称的上帝,知道我的伟大;但你,还不知道你的伟大。

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有,隐藏在自造的面具之下。你不断地变换着角色。你也把自己的特性转给我。我是你的影像 --- 也许应该说,你是我的影像?唔,在探讨全一之时,牵强附会一分为二地来描述,的确容易把人搞糊涂了。

为什么这个词需要大写?这个词汇定义的,仅能表达出关于之真义的一点零星。

好了,别再挂碍这个了,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要知道,之神性,至高无上 --- 天上天下唯独尊。只是为何你将这无比的浩瀚与伟大,秋风扫落叶般一手挥去?是的,你的视野被面纱遮住了。

我倒愿意把这个词汇注销,然而此时,在妄心中看自己的你似乎仍然需要它。

有个寓言故事,讲的是一个王子在幼时被绑架了,所以他从来就自以为生来就是个穷光蛋。当他被告知:你乃一国之尊!可怜的孩子茫茫然不明所以。当这王位继承人终于被找到,再次被宣告为王时,他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整个的故事。

寓言中的王子被发现之前,生活在远离其领地的地方,但他仍然是王子。寓言所讲述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没有什么曲折的情节: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然后……三言两语就讲完了。这就是故事的全部。结果就是:一个本来的国王成为他本来之所是;许多本来的国王成为他们本来之所是。并没有什么深奥的东西,故事如此叙述着,一个被称为地球的王国被建立起来,在其上的道路被建立起来,道路上有许多的行人和他们各自的旅程,然后各种事件被记载下来称为历史。这就是整个的故事。

关于这个故事,有许许多多的版本,多到你可能都不相信。然而,却并没有一个故事颂扬赞叹这神奇的浩瀚、伟大的浩瀚 --- 所有的故事都发生于其中的浩瀚。

每晚都在讲述的天方夜谭一直在流传着,虽然并不真实,但故事总被讲述着,不曾结束。故事中的人物以为他们是真实的,然而虚构的故事中所有虚构的人物与角色,其实其时,只是一个国王,这个国王也是所有的人物与角色。

最终,故事中的人物与角色--- 平民百姓们终于苏醒过来,每个人都为自己加冕,成为了国王。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king-who-crowned-himself.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