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 为什么要把冥想变成一个问题?

 

我们人类已经有够多的问题了,包括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为什么还要加上冥想这个问题呢?冥想是一种“逃避”问题的方法,一种逃避事实的方式,所以是不是根本没有冥想?还是冥想是要“了解”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不是逃避,而是了解日常生活的所有问题。如果没人了解问题,问题没有处理好,我就可以找一个角落坐下,跟随某人教我超觉静坐或某种无意义的冥想,而这种冥想一点儿意义也没。

 

因此,对你来说,何谓冥想?它的意义何在?

 

我希望我没有把问题讲得太困难,令你无法回答。因为我否定那类的冥想,不断重复练习一个词,那些人在印度、西藏就是这么做,他们在世界各地也是这么做。“福哉玛丽亚”或其它词,重复、重复、再重复,这毫无意义。你让心智变得更荒谬、更古怪。所以,但愿我们可以一起探究这个问题。

 

是不是因为长久以来的传统认为,你必须冥想,所以我们冥想?

 

 

小时候,我依稀记得,要成为婆罗门,必经过某种仪式,有人告诉我们,要安静地坐着,闭上眼睛,冥想,想着某件事或其它—整个仪式就这样开始。

 

所以,是不是我们可以一起检视并分享冥想是什么?其含意为何?

 

为什么一个人应该要冥想?因为如果你把冥想变成另外一个问题,那么千万别冥想吧!所以我们能够一起探究这个问题吗?看看传统的方法,看看它们的荒谬之处。

 

因为除开人类成为自己的明灯,别的都不重要了;如果你依赖别人,那么你就一直处在一种永久焦虑的状态。所以我们可以先检视这个传统。一个人为什么要冥想?

 

创巴: 难道你不认为冥想是一个人生活情况的一部分吗?

 

克: 先生,一个人有无数的问题。他必须先解决这些,对不对?他必须把所住的房子整理好,这栋房子就是“我我的思想、我的感觉、我的这些理清楚。如果一团乱,我如何继续往前走呢?

 

创巴: 问题在于,如果在尝试解决问题的同时,你又要寻找秩序那么这似乎是在寻找进一步的混乱?

 

克: 所以我并不是寻找秩序。我探究失序,而且我想知道失序为什么存在。我并不想寻找秩序,所以我接近所有上师和各派人士!我不想要秩序,我只想找出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为什么存在着如此的混乱和失序。一个人必须找出失序是否存在而不是要别人告诉他。

 

创巴: 在理智上,你找不到答案。

 

克: 智力是整个结构的一部分,你无法否定智力。

 

创巴: 但是你无法用智力解决知性的问题。

 

克: 你无法靠某一个层面解决这些问题,除非彻底观察。

 

创巴: 一点也不错。

 

克: 也就是说,先生,要解决人类失序的问题,需要一般人所谓的焦虑、我的罪行、我的悲伤一我必须把冥想吗?

 

创巴: 我谈的冥想不是传统一般人所谓的冥想,而是有特殊意义的冥想。克:恕我请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创巴: 特殊意义的冥想是把失序视为方向的一部分。

 

克: 观察失序。

 

创巴: 姑且可以说,把失序视为秩序。

 

克: 喔!不,观察失序。

 

创巴: 如果你认清失序,那失序就变成了秩序。

 

克: 我必须先观察它。

 

创巴: 观察得一清二楚。

 

克: 所以这得看你如何观察失序。

 

创巴: 不要试图解决失序的问题。

 

克: 当然不要。因为如果你试着去解决这问题,你会根据一个既定模式去解决…生生

 

创巴: 一个既定模式。

 

 

克: …意即根据失序的产物,也就是和失序相对立的事物。如果你试图解决失序,往往会根据一种预先设定的秩序观念。也就是说,基督教的秩序、印度教的秩序、任何秩序都好,社会主义的秩序、共产主义的秩序。可是如果你彻底观察失序究竟是什么,你会发现,失序中根本没有二元性。

 

创巴: 没错,我明白。

 

克: 人类就生活在这整个失序中,要怎么观察呢?看电视时,商业广告、狂妄的暴力、荒谬无稽等就是失序。人类的存在是一种完全的失序—杀戮、暴力,同时讨论和平。所以我们不禁要问:观察失序是什么?你是以“我”的角度观察失序吗?是不是把失序和失序的东西分开来看。

 

创巴: 这已经是失序了。

 

克: 可不是!所以,我是以我有所偏见的双眼、我的意见、我的结论、我的观念、一千年来的传道—也就是“我”的角度观察失序吗?或者,我是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观察失序?有这个可能吗?这是冥想。

 

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先生,冥想不是般人所谈论的废话。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观察,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观察,“我”是过去的要素,“我”说:“我应该,我不应该,我必须,我不可以。”“我”说:“我必须达到,我必须见到上帝。”或诸如此类的话。

 

因此,可能有一种没有“我”的观察吗?你知道吗?

 

 

如果你问传统的冥想者这个问题,他会说:“不可能,因为我’就是存在。所以我必须摆脱‘我'。要摆脱‘我’,就必须练习。”意即,我正在强调这个“我”!我希望透过练习否定练习,我希望透过练习根除练习的结果,这仍然是“我”,所以我正陷在一个谬误的圈子里。因此,你在这世界上观察到的传统冥想法,就是以非常微妙但强化的方式强调“我”,

 

强调这个将会坐在上帝身旁的「我」,这根本是荒谬无稽!这个「我」要经历湼盘或摆脱六道轮回或天堂、 解脱等,这都毫无意义。所以我们看清正统的冥想法其实是把人类囚禁在过去,透过他个人的经验赋予自我重要性。

 

实相并不是一种「个人的」经验。你无法亲自体验大海的浩瀚,它在眼前供你欣赏,它不是你的大海。如果你把这点暂搁一旁,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有可能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观看,观察人类整个失序的情况吗?包括人类的生活,人类的生活方式,有可能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观察吗?因为分裂隐含著冲突,就像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国、美国和苏俄,诸如此类。

 

政治上的分裂衍生出混乱,心理上的分裂衍生出无尽的冲突,包括内在和外在。现在,要结束这种冲突,就要在没有「我」的情形下观察。 

 

创巴: 我甚至不说观察。 

 

克: 观察「本来面目」。 

 

创巴: 嗯,一旦观察,就是在判断。 

 

克: 不,那不是我的意思。你可以透过批评、透过评估观察。那是局部的观察。 如果要彻底观察,是根本没有评估的。

 

创巴: 一种彻底的观察。那么就没有观察者。 

 

克: 因此何谓冥想? 

创巴:这就是冥想。 

 

克: 这就是冥想。所以在观察失序,本质上就是冥想,在这种观察中就存在著秩 序,这种秩序不是智力创造出来的。所以冥想并不是一种为寻求个人经验的个人探索。冥想并不是寻求某种会给你大能量、使你愈变愈灵活的超觉经验。冥想并不是坐在上帝身旁这样的个人成就。

 

冥想是一种「我」不存在的心智状态,因此这种不存在带来了秩序。而这种秩序必须存在,才能够更上层楼。少了这种秩序,事情就变得愚蠢可笑。好比这些又跳又唱、重复著喊「克里希那」和诸如此类的蠢话,这不是秩序。

 

他们在制造巨大的失序!基督教徒在制造大失序,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也一样。

 

只要你陷在一个模式里,你必定在这个世界上制造失序。在你说「美国必是超级强权」的那一刻,你就在制造失序。所以,接下来的问题是:心智能够在没有时间、没有记忆——也就是心智的物质——的情况下观察吗?记忆和时间是心智的物质,少了这两样东西,心智还能够观察吗?

 

 

因为如果以记忆观察,记忆就是中心,也就是以「我」为中心,对吗?而时间也是「我」,时间是脑细胞以「变成」进化而成的 。所以,心智能够在没有记忆和时间的情况下观察吗?这只有在心智完全静止时才有可能。承袭传统的人知道这点,所以他们说:「为了寂静,我们必须练习!」藉此控制你的心智——这就是他们玩的把戏。 

 

创巴: 我不明白强调心智的寂静有何特别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一个人能够懂得观察形 势的非二元法,那么你就会有更进一步的能量释出。 

克:一旦心智安静了,你只能有更进一步、更大的能量释出。 

创巴:但是强调寂静…… 

 

克: 不,我们说过,在没有「我」,也就是没有记忆、时间架构的情况下观察失 序,然后在这样的特质中,就存在著心智的安静,也就是观察。这种寂静并不是一种经由练习获得的东西,只要你拥有秩序,它就自然到来。

 

先生,你可知道,一个人能够做的只是指出重点,并帮助那人来到门前,开门的人是他,你能做的就这么多。你知道吗?这整个想帮助人的念头意谓著,你变成一位不切实际的社会改革家。而一位不切实际的社会改革家根本称不上宗教家。我们还要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吗? 

 

创巴: 我也这么认为。在你强调绝对的和平时,有一件事情可以进一步澄清。

 

克: 唉!我说过,先生,完全的秩序是心智完全安静。心智的安静就是最活跃的心 智。 

 

创巴: 我要你说的就是这句话。 

 

克: 那是最充满活力的东西,它不只是一样死东西。 

 

创巴: 人们可能会误解。 

 

克: 因为他们只习惯于练习会帮助他们「变成」的东西——那是死亡。但是一颗 已经以这种方式探究过这一切的心智,变得特别活跃,也因此安静。 

 

创巴: 是的,这就是我的意思。 

 

克: 它就像一台大型发电机。 

 

创巴: 没错。 

 

克: 速度愈快,愈有活力。当然,人类正在寻找更多的能量,希冀更多的能量, 上月球,入大海,生活在海底下。人类正努力寻求更多更多。而我认为,寻求更多的确导致失序。消费者社会是一个失序的社会。

 

前几天,我看见几包面纸,舒洁牌的,包装得真是美丽!所以我们的问题是:

 

观察失序带来了秩序吗?这实在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对大部分的我们来说,要产生秩序,努力是必须的。人类习惯於努力、奋斗、战斗、压抑、强迫自己。现在,这一切已经导致社会上外在和内在的失序。

 

 

人类的困难在於,从不曾在没有分裂的情况下观察一棵树、一只鸟。因为从不曾彻底观察过一棵树或一只鸟,所以无法彻底观察自己。

 

一个人无法在自己所生活的失序中看到彻底的失序,心里总认为,在某个地方有一部分的我是井然有序的,它正在注视著失序。因此,人们发明了更崇高的自我,以为会在失序中带来秩序——上帝在你心中,向上帝祈祷,他就会带来秩序。

 

这种努力总是存在。我们要说的是:有「我」的地方,必有失序。假使我透过「我」观察这个世界,观察外在或内在的世界,那么不仅分裂存在,同时还带来了冲突,这个分裂制造了这世界的混乱和失序。

 

现在,要彻底地观察这一切,其中没有分裂,如此的观察就是冥想。

 

要达到这个境界,你不需要练习,你只要准确觉察到内在和外在的整个情况,只要保持觉察即可。

 

(1972年2月15日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

 

 

  摘自《自由的迷思》何谓冥想

 克里希那穆提和秋阳.创巴仁波切对话录

 全息宇宙,编辑于大理  文:lail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