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是你自己生活的权威。这是你该问自己的:今天应该做些什么?我如何来服务?我将如何服务?今天的我将成为什么样的祝福,祝福谁?
 
你有最后的决定权,因为这是你自己的生活。你该怎么做,你有发言权。
 
多少次你依靠外在力量来左右你的决定?多久发生一次?现在,让我们回到这个根本的问题上来:谁该为你负责?
 
当然是你。你要为你的思想负责,为你的行动负责,为你如何反应负责。你也为你本真的自我负责。
 
你也对我负责,你是我与人类世界的连接。你服务于我,所以我们可以说你是我的仆人,我亲爱的仆人,但你对我来说远比仆人意义重大。你是我的爱人,且我也对你负责。并且,你也对你的本我负责。
 
说我对你负责,却并不意味着我总是以你喜欢的方式来回应你。所显现出来的情况可能超越了你的理解,你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允准我所允准的。对此,你只能听着我的话:所有的你生活中消逝不见的事物,或美或丑,都是给你的祝福。我的确在对你负责,但我不为你的怨恨与责怪负责,你不可再怨恨责怪于我,无论你的生活是如何显化的。
 
从更深广的视野来看,你认为的彻头彻尾应该受到谴责的事情,诸如心爱的人肉体的死亡,其实是从你和你所爱的人最大的利益出发而来的。无论一个事件从世俗之眼来看是多么的可怕,它的本质是祝福。你可能完全无法看到这点,你可能确实只能看到反面。然而,于我,你是可以信靠的。
 
你不了解所有事物间的关联。每一件发生的事情都是为了你的成长。无论事情在你和在这个世界看来是多么的负面,它都是提供给你的一个礼物。这就是你之意愿将成真之真实含义。你若不信,那么给我看你不信的好处何在。我把你的生活放在我的心中,牵于我的手中。
 
让我做你的参考点,让我成为贯穿你生活的指南。我们是相连的。我不是存在于外面的指导,我是你内心的指引,我住你的心里。我是内在之神。当然,我编写了你,值得你凡是与我商量,我是你的高我。所以,当你信靠我,你是在信靠你的本真自我。
 
你可以通过敲每个人的门来找到答案,但我是你进入真理的入境口岸。你可以知道,我所给予的建议值得你跟从。
 
啊,我们现在所达成的共识就在你对我的话的理解。我说出的话在听闻者有很多种诠释。你有你的理解,以适应你的理由(或者也没什么理由),你就这么理解。有可能你的理解非常准确到位。总之,我是你的源头。我不在你之外。相比你从跟你住一条街的某人那里学到的东西,你更有可能从我这里学到更多。
 
两只松鼠只能说说松鼠间的鼠言鼠语。
 
你和我可以在一起谈心。你当听我说。通过我你在你之内找到你寻求的答案。
 
帝说什么?引用我的话。找出来,并且,如果你能够,跟随我。你当然知晓什么是上帝,什么是世间。因为有对我的各种不同的理解,你只能在你解悟了我的话之后听从我。你当倾听你自己的内心,多过听从另一人的权威。没有人比你和我懂得更多。不要把你属灵的生命交付给别人,即便是所谓的专家。没有人比你和我更有智慧,我们是一个团队。是的,跟随我。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promptings-of-your-inner-heart.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