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們,我是約書亞。

 

我站在你面前,向你散發我的能量和愛。我願意在這些通靈時間裡支持你。

 

地球上這個過渡時候,許多舊事物被帶到表面。來自早已過去時代的舊能量,來自你曾轉生並活在其中經歷很多的時代的舊能量。所有這些舊層面現在死灰復燃。

 

我想在今天談談這些舊時代,使你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了解你在此時此處是誰。你是上了年紀的古老存在,體內攜帶著大量經驗。你已經長途旅行穿越時空,不僅僅在星球地球上。

 

請讓我帶你回到起點。從來也沒有一個起點,但為了這個故事,我說的是時間的開始,因為存在一個你現在趕上的生命大周期的起始點。

 

我帶你到你作為獨立靈魂,作為一個單獨的“'我”出生的時候。現在你如此熟悉的“我”,當時在宇宙中是一個全新的現象。成為分離和個體,使你能夠收集大量的經驗,是的,還有幻想。但那並不降低其價值。正是成為一個“我”,從整體中分開,並經歷隨之而來的幻想,你才可以發現那所不是的。你可以從內至外地發現某種幻想並體驗它。起初這是不可能的。起初是全一,它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就像一個愛和一體的無差別海洋。現在,從那裡在那裡嘗試和體驗恐懼和無知!

 

通過變得脆弱和容易發生錯覺,你收集了大量的經驗,使你能夠在經驗水平真正理解全一的含義,愛的含義。你將理解什麼是愛,它不是一個抽象概念,而是一種有生命力的創造力量,用一種深深的愉悅和滿意的知覺感動你,並填滿你的心靈和精神。這就是你旅程的最終目的,你渴望的返鄉:是成為像你一般的神(God-as-you),像“我”一般體驗全一。你不想放棄你的“我”性。通過連接你的“我”到整體,你才體驗到最深刻的喜悅,才把自己的獨特能量蓋印到創造整體上。像你一般的神為創造增添了一些新的和寶貴的東西。

 

我請你回到這個“成為一個我”第一次成形的時候。當時,你是,或被創造是,天使。你能夠感受那個原始能量的柔嫩和純真嗎,你第一次“成型”的遙遠開端,開始知道“形式”。突然間,你是“你”了,與周圍其他人截然不同而且分開,你體驗到成為一個個體的奇蹟。你那時仍然如此接近神聖之光的源頭,你被愛填滿而且氾濫著喜悅和創造力。你體內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渴望去體驗、去認識、去感受和去創造。請進入內心一會兒,看看你是否可以感覺到它的真實:你在最深部分裡是一名天使……

 

現在我要在時間上跨越一個大飛躍,因為我只能給概括這一廣闊歷史。我帶你到地球的初始。你出現在那裡,你比作為一個有形星球的地球還要古老。你質樸的我意識的誕生,比地球的起源要早得多得多。

 

現在想像一下你促成地球上生命的發展。慢慢地,地球上的生命進化,通過物質元素的出現,為意識投生為物質形式或身體提供了廣泛的可能性:礦物、植物,以及後來,動物。而你深入地參與了這一創造進程。如何?

 

你曾是天使和天神,支持和培育蔬菜王國,密切知道地球上的“生命網”並常常地照顧它。你還為動物生命形式提供愛、照顧和以太營養。

你內在攜帶的“天堂”或伊甸園記憶,你作為生命的護理者和保管者的一個完美平衡本性的記憶,源於這個遠古的時代。那時你還沒有投入肉身,只是翱翔在以太和物理領域之間。你是即將誕生到此物質的天使。

 

請記起那時代的純真,記起這天使-天神-意識是怎樣的,以及你是多麼珍視你愛的地球和之上的一切生命顯化。感受那裡你意識裡孩子似的一面。你那時就像孩子般在天堂裡玩耍、總是意願冒險、到處開玩笑、大笑,體驗在安全環境裡自由表達自己的喜悅。不管你玩心多重,你都非常敬畏生命的指導法則,除了深深的喜愛和尊重,你不會想用其它東西對待生命形式。

 

所以,你一直在某種意義上是地球生命的父母。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你會徹底震驚於現代技術對自然的侵犯,以及對自然力量的普遍辱罵。為何這如此影響你呢?這是因為,你從一開始就珍惜和培養這些能量。從你的本質上,你連接著它、地球和它的許多生命形式,像父母對於她的孩子,像創作者對於他的作品。當你是滋養地球生命的天使時,在那個時候,你知道這樣做不為什麼。你像孩子般行動,被又一次的冒險、對新事物的興奮的呼喚所吸引,你只是讓自己遵循自己感到喜悅和興奮的事物的指引。你在覺得受歡迎的地方播下種子。

 

因此,你創造了人間天堂:生命的輝煌,豐富的植物和動物,生命的多樣性形式,以及這一切的無約束地發展。

 

請保持這種形象了一會兒……記起你是誰。

 

當我告訴你這點時,就算這似乎過於誇大,也允許自己幻想一下,你曾是其中的一部分,你曾是那生命花園的天使,好玩、純真,培育和珍惜生命。

 

離開天堂——第一次落入經驗

 

地球上許多的發展超過數百萬年之久,很難簡而言之。但是,在時間的某點,你在伊甸園的極樂冒險被外部影響干擾了,此影響可稱為“壞”或“黑暗”。

 

從宇宙其它次元里,存在們開始乾涉地球。他們的目的是對地球生命施加權力和影響。發生這種情況,從你任何角度都顯現不出來的強大黑暗能量的干涉,深深地打擊了你的天使自我。你沒有準備。這是你第一次遇到“邪惡”,它把你的世界連根撥起。第一次,你體會到不再感到安全是什麼樣。你開始知道“人類情緒”:恐懼、震驚、生氣、失望、悲痛、憤怒:這是什麼?這裡發生什麼事?!

 

感覺一下,你第一次遇到黑暗、二元性的黑暗面時,陰影如何進攻你。慢慢地,對權力的渴求,那曾經震驚和嚇壞你的東西,開始佔領你自己。這是因為你對攻擊者覺得憤慨和憤怒,你想捍衛和保護地球以反抗此奇怪入侵。

 

我說到某個外星影響,可以說是某個種族,它的來源對我們的故事並不重要。要緊的是,你吸收了這些存在的部分能量,從而落下。我不是指聖經裡的墮落,因為這句話與罪惡和內疚聯繫起來,而是落入經驗,進入黑暗,在某種意義上這是“命中註定”的,因為​​你是二元性世界的一部分。通過成為一個“我”,通過經歷從整體的分開,二元性的種子在你內在出生。它是創造邏輯的一部分,一旦你進入二元性後,你將探索一切極端。

 

你自己逐漸成為戰士,因為你想要力量保護你的“領土”。你的歷史繼起一個新階段,其中你趕上各種星系戰爭和鬥爭。請花點時間感受這種情況發生,從天使-孩子的好玩能量,下降到嚴厲和憤怒的星系戰士能量。我們正在講一段很長的時間。你經歷了這一切,這看起來可能宏大和深不可測,但我請你准許你的想像力和我一起旅行一會兒。

你陷入了激烈和重大的戰役。你所熟悉的部分科幻文學描繪了這一切,實際上是受到遙遠過去真實事件的靈感。這不是單純的小說。很多事件都實際發生過,而你深陷其中。你在爭奪權力的鬥爭中失去了自我,並在歷史的這一階段裡,你徹底體驗了自我的能量。

 

我在“光之工作者”系列裡已經談到這點(本網站上公佈),現在我跳過另一巨大的步子,並告訴你下一個重要階段。

 

經過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你厭倦了戰爭。你已經受夠了。你越來越難過和厭倦戰鬥,某種鄉愁悄悄爬上你的心。你一直執著於戰爭和衝突。權力的幻覺可以對一個未經考驗的天真頭腦產生催眠般的影響。當你經歷第一次落入黑暗時,你是天真和未經考驗的。

 

但是,在某一個點,你體內出現一個覺醒。對昔日天堂的模糊記憶,在你頭腦和心​​中攪動,提醒著你曾經知道的喜悅和純真。你希望能回到那裡,而且沒有鬥爭的慾望。可以說,通過充分體驗自我能量,它已經耗盡。你已經知道戰爭的所有各方面,所有有關於勝利和失敗、控制和投降、殺戮和被殺的整個情緒範疇。你已經對權力醒​​悟,並發現權力沒有給你它所承諾的東西:愛、幸福、滿足。你從催眠睡眠中醒來,渴望新的東西。

 

當你超越鬥爭的能量出來,並連接到心靈能量時,你變得再次純真和“未經考驗”。你就像孩子一樣,在一個全新國度的圍牆上探出頭,那個國度里斗爭或權力不是主導力量,而是愛和連接。你追隨你靈魂的呼喚,翻過牆頭。你開始再次遇到對方,並認出對方是靈魂伴侶,同一家族的成員。你們曾經作為天使在伊甸園裡一起玩耍。

 

光之工作者的家族成員,都是同一靈魂誕生波的一部分,再次望著對方,並感受到一種共同呼喚、共同使命的吸引。你知道你必須做點什麼,做為朝向心靈意識的重大步驟,返回天堂,真的為你存在。你覺得再次與地球有交易,但是這一次是作為人類,轉生到人體內,從內部體驗由於星系戰爭和你的濫用權力,地球上發生了什麼事。

 

在你的權力鬥爭中,地球一直是關注的焦點。許多星系團體為爭奪地球統治,對地球以及之上所有生命、進化中的人類集體靈魂,造成了負面的影響。地球為何是所有這些交戰團體的重要目標,不是那麼容易解釋。簡要地說,地球是某些新事物的起點:它這個地方,匯聚了許多不同次元和現實,因此構成通向未來的十字路口。許許多多能量在地球上相遇和混合——在植物、動物、尤其是人類王國里。這非常特殊。當這些能量可以一起和平共處時,這將產生一個穿越宇宙的巨大光爆炸。那就是為什麼地球發揮關鍵作用,以及為什麼她一直是大戰役的中心。

 

你曾經參與這場戰鬥,作為罪犯,試圖用非常攻擊性的方式操縱地球上的生命和意識。這對發展中的人類造成了損害。在那時人類處在嬰幼兒階段,“純真階段”。人類被不同於你出生波的靈魂“居住”著。我們已經在“光之工作者”系列裡稱呼他們為“地球靈魂”。這是一個比你年輕的靈魂團體,從頭到尾都在地球上顯化,不得不處理外部、外星人的操縱,他們減少了人類的能力。外星勢力投射恐懼和自卑的能量,進入人類那開放和年輕的意識裡。從而獲得控制權。

 

現在我回到你決定作為人類轉生到地球的時間來。你有兩個動機。首先,你感知到已準備好一個內部變化和轉化。你想放開自我的鬥爭態度,並向外發展出另一種“存在”方式。你不知道這究竟意味著什麼;你還不能完全把握它,但你感知到轉生到地球上,會為你提供正好的挑戰和所需的可能性。

 

其次,你知道你得彌補在地球上發生的事情,這些事情部分是你做的。你不知怎的感覺到,原始地,你跟地球有一個基於愛和互相尊重的深刻聯結,當你讓自己被為這個地球戰爭和爭奪纏住時,它已被損壞。這兩個極端的你,天使-兒童和堅毅戰士,需要聚合和轉化,還有什麼地方比地球更適合的?你覺得與這個星球的深刻連接,也感覺到一種“業力義務”,以改善地球條件。你希望改變和提升地球上的意識狀態。所以,你成了“光之工作者”。

 

你投生到地球上,亞特蘭蒂斯的時代。

 

亞特蘭蒂斯——第二次落入經驗

 

亞特蘭蒂斯,其文明在時光中比你熟知的歷史時代還要遠古很遠。亞特蘭蒂斯逐步形成於約10萬年前,結束於約1萬年前。最初的開始甚至早於10萬年。當外星種族開始通過實際投生為人“侵略”地球時,亞特蘭蒂斯逐漸進化。這些靈魂一般有很高的智力發展。那個時候,地球上的社會和社區主要由地球靈魂組成,他們是“原始社會”,​​正如你說的。

 

甚至在亞特蘭蒂斯之前,地球上已經有許多外星人的影響,從星系領域用不同方式發送思維形式到地球。思維形式是在以太層或輝光層連接外星人和人類的能量,從而影響人們的思想和情緒。隨著你從養育和社會裡吸收思想和信仰,此影響不斷進行。這些思維形式像傳染病網那樣圍繞你。但它也可能發生在你周圍的“星光各層”。由星系戰士投射到你之上的思維形式,一般是控制和操縱的,但同時也一直有光和溫柔的影響。是人類自己決定什麼可以進入什麼不行。在某一時刻,星系各方希望對地球有一個更深刻的影響,而且有機會讓他們實際居住在人體,短期轉生到地球上。神靈或生活為他們開闢了這種可能性,因為這符合他們發展的內在道路。你是這些當事人的其中之一。在你的靈性文學裡,源自這些星系領域的傢伙常常被稱為“行星人”或“星星種子”。

 

亞特蘭蒂斯是集合的結果,既有本土地球的社會,也有“從外面”流入的靈魂。你,光之工作者的靈魂波,之所以投生到地球上,是因為你希望實現變革和進步,因為你想自我成長,從基於自我的意識成長為基於心靈的意識。

 

當你到達時,要進入物理人類身體裡,首先你感到非常笨拙和不舒服。生活在這樣密集的物理物質裡,給你壓迫和監禁的感覺,因為你習慣更流動輕快的身體,具有更多的精神力量。在高等(較少物質或密度)頻率或次元里,你的精神對物質環境有更大直接的影響。只是簡單的想像,或想要某些東西,你就可以在這些層面上立即創建或吸引給你。你的思維習慣了快得多的創造,遠遠超過地球上的可能。你可能會說,地球上的反應時間慢得多。因此,當你第一次來這裡時,你有個感覺,覺得不知何故地陷入了堅實不能彎曲的身體裡,而你覺得不安全,因為你的願望和渴望不再那麼容易地現實,而你繼承的生命和環境似乎相當有限。

 

所以,你來到這里後困惑了。與此同時,你具有在以前星係人生里建立的訓練有素的心理能力。要向其他活的存在發送思想形式並投射到他們身上,你自己需要具備相當的精神力量。你的思想就像一套尖刀,要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裡證明它們的價值。你訓練過的心理能力是舊造詣,而且由於你在地球上經歷到的疏離感和壓迫感,你本能地試圖使用此舊造詣在這裡找到出路。你就此開始對地球施加你的精神力量。起初,你打算一直從心靈裡連接地球現實。轉生之前你知道:儘管你有強大的分析能力和心理能力,但你心靈的土地是荒蕪的,需要種子、光的小苗。然而,當你投入地球現實而且意識被遮蓋後,此事被“遺忘”了。

 

在地球上,你不得不與地球靈魂打交道,他們作為人類存在生活在那裡,你不太理解他們。你認為他們是本能而且野蠻的存在。你不理解他們直接自發的表達情緒的方式。在你眼中,他們是原始的,他們協調自己的情緒和本能,超過他們的頭腦。你具有的能力和天賦,不同於地球上人類的自然性格傾向。

 

儘管你經常作為他們的孩子出生和長大(當你出生到地球靈魂父母時),還是逐步形成了你和他們之間的社會鴻溝。由於你卓越的心智技巧,你開發出先前未知的技術。這一切都緩慢而自然地發生。我們講的是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時間。

 

無需進入這一過程細節,我想請你感受那裡所發生的實質。你能夠想像你是其中一部分嗎?你能夠想像死在某個你沒有真正有家的感覺的地方的感受是怎樣的嗎,而且知道我在這裡打算做點什麼,但那是什麼……?讓我想想,我有一定可自由使用的能力和力量……這把我從環境裡與許多人區別開來……我將利用這些才能顯示權威。你認出你內在這種自豪和雄心了嗎?你還記得它曾是你的嗎?這是一種典型的亞特蘭蒂斯能量。

 

漸漸地,一種新文化誕生在地球上,此文明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技術發展,影響社會各階層。我想多說一點亞特蘭蒂斯發展的技術。作為“行星人”的你還鮮明地記得,儘管有遺忘的帷幕,但你可以通過思想力量影響物質現實,特別是第三眼。第三眼是直覺和精神意識的能量中心(脈輪),它位於你的兩隻物理眼睛後面。

 

第三眼的能力仍然在你第一次的投生里非常熟悉,就像是你靈魂的第二本性。你知道“它如何運作”。你知道物質(物理現實)具有一種意識形式,是在一定存在狀態裡的意識。通過這一對意識和物質的一體性的基本洞察,通過與物質片段內意識建立內在聯繫,你可以影響和建造物質。通過這種方式,你可以確切地從思想裡移動物質,操縱它。你了解一個在更近代時間裡被遺忘了的秘密。

 

目前,你把物質(物理現實)看成是與意識(心意)分開。由於現代科學的影響,你已經忘記了一切萬物都是有靈魂的:一切萬物都有某種形式的意識,你可以用創造性的方式連接和配合。這個知識在那些遠古時代裡對你來說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在亞特蘭蒂斯,你的心靈還沒完全甦醒,你的第三眼被意誌或自我(太陽神經叢或第三輪)的中心顯著控制著。你站在一個新的內部現實的門口,那基於心靈的現實,但由於被淹沒在地球稠密現實的休克,你纖弱和新鮮的靈感暫時丟失了。你允許自己被引入歧途,由於過度使用混雜著第三眼力量的意志。你的確追求在更大規模上讓事物更好(“光之工作”),但卻用一種自我為中心的方式,用專制的態度對待地球靈魂和自然。

 

在亞特蘭蒂斯的全盛期,還有許多非常先進的可能性和技術,在某些領域甚至超過你現在的技術,因為心靈感應和精神操縱的力量被更好地使用和理解。心靈感應通信可以瞬間與極遠的雙方進行。有意識地離開你的身體並到處遊覽是可能的。與外星文明的通信被研究並成功。

 

在亞特蘭蒂斯,很多事物變成可能,但還有許多地方出錯了。人們通常分成政治-靈性精英和“普通人”,後者以地球靈魂為主。他們被看作低人一等,達到目的的手段,他們實際上被用於遺傳實驗,那是亞特蘭蒂斯人野心的一部分,在生物水平操縱生命,以便創造出更多的優良生命形式。

 

順便說一下亞特蘭蒂斯社會一個積極方面,是那個時代的男女平等。男人和女人的權力鬥爭,其中女人在最後階段被可怕的壓迫,不是亞特蘭蒂斯的一部分。女性能量得到充分尊重,尤其是因為它直接關係到第三眼的力量(直覺、洞察力、精神力量)。

現在我要帶你到亞特蘭蒂斯的衰敗。在那裡運作的能量,你現在仍在努力妥協。你深深捲入那階段的差錯。

 

在亞特蘭蒂斯,你從意志和第三眼的中心而活。你的心靈能量沒有明顯開放。在某點上,你愛上了你自己技術的可能性,以及創造更多超級生命形式的野心。你應用基因工程,並且在幾種生命形式上做實驗,你不會理解、感受到,在其中你不尊重生命。你用來做實驗的生命不能指望你的同情和憐憫。

 

呈現在亞特蘭蒂斯文明里的這個變態階段的能量,明確地在20世紀德國納粹政權回歸了。殘忍的試驗以及對“下等生命形式”的普遍冷淡臨床態度,是那政權的實質部分。對犯罪表現出來的缺乏憐憫和同情,“處理”受害者時的缺乏感情和機械方式,類似於亞特蘭蒂斯的態度。現在這讓你充滿深深的恐怖。你已經看到和感受到的事物的另一面,受害者的一面,在亞特蘭蒂斯之後的人世裡。

 

但在亞特蘭蒂斯,你是罪犯。那就是一個特定接踵而至的“業力”開始的地方。亞特蘭蒂斯是你“罪犯人世”、你黑暗面的關鍵。我告訴你這一點,不是讓你感到羞恥或有罪,根本不是。我們都是此歷史的一部分,採用各種角色和偽裝,這就是二元性的樣子。這是要體驗和扮演所有能想到的角色,從非常光明到非常黑暗。如果你允許自己知道你的黑暗面,如果你可以接受你扮演的角色也有犯罪行為,那麼你將更平衡、自由和快樂。那就是我告訴你這一點的原因。

 

有一次,你——和其它靈魂團體——追求的科技發展,對自然有這樣大的影響,使地球生態系統被破壞。亞特蘭蒂斯的衰落不是突然發生的。有許多警告徵兆——大自然的召喚——但當它們沒有得到重視時,巨大的自然災害發生了,使亞特蘭蒂斯文明被淹沒和毀滅。

 

它如何在內心水平影響你?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經驗,一個痛苦的經歷;這是另一個跌落,第二次體驗跌落至深淵。

 

在地球上轉生期間,你已經最終​​失去了你曾經達到的與心靈能量的連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你在亞特蘭蒂斯毀滅之後認識到,真相不能在控制生命裡找得到,即使目標似乎崇高。然後你才真正對寂靜的心靈聲音開放,它告訴你,有一種智慧通過生命本身運作,不需要管理或控制。在生命本身的流動裡,在心靈和感覺的流動裡,有一個智慧,通過聆聽和臣服,你可以協調或校準。這不是一種由頭腦或意志創造的智慧,這是一個在更高視角里進入的智慧,愛的聲音。

 

此神秘知曉,伴隨著謙遜與臣服,你慢慢開始從內部感受到。但即使如此,心靈能量的歡樂覺醒,時機尚未成熟。在亞特蘭蒂斯期間,一個陰影已經降臨到你頭上,負面地影響其他存在的陰影。甦醒能夠發生之前,此影響的結果,你必須深刻地感受和體驗。

 

我再次在這個悠長歷史裡跨一大步,我帶你到你返回地球的那一刻,在亞特蘭蒂斯消失、被海浪沖走之後。你再次轉生成人,亞特蘭蒂斯的記憶深埋在你的靈魂記憶裡,捆綁著羞恥感和自我懷疑。亞特蘭蒂斯的毀滅使你目瞪口呆和困惑,但它也稍微更寬地打開了你的心靈。

 

在如此大尺度的時間裡,發生了多麼巨大的發展啊!

 

作為光之工作者被排斥——第三次跌入經驗

 

下一個重要周期起始於基督能量在地球上的到來,最明顯由我所代表。你們許多人在那時或那時左右出現。在我出生的幾世紀之前,你們又開始大量轉生。來自你內心的聲音在誘惑你,在傳喚你。你感覺到“你必須在那裡”,是時候你在靈性之旅上邁開另一大步,如此與地球交織著。

 

 基督能量的到來,我來到地球,部分是由你準備的。如果地球上沒有出現一層可以接納我的能量,“捉住我”,我不可能來到。你的能量提供了渠道,通過它我可以把基督能量錨定在地球上。這是一個共同努力,真的。你的心靈已經對我打開,對我代表的東西打開。在那個時候,你是人類最開放的那部分,以接收來自心靈的愛和智慧。

 

你體內升起某種謙遜,最好的解釋是:對未知事物的臣服,不想控製或“管理”事物,一種真誠的開放,對於新事物,對於遠離權力和控制之外的事物,不一樣的事物。由於你心裡的這種信任和開放,你可以接收到我。

 

我像一束光那樣落到地球上,提醒那些準備好接收自己天使本質、其神聖核心的人。你被我感動了,被我所表達的和從我內在核心輻射給你的東西感動了,從那之後基督能量深深影響著你,在基督周圍的那一輩子以及其後的人世裡,直到現在。在所有那些人世裡,你已經設法把基督能量帶下地球,通過不同形式的教學和治療傳播它。你是受感召的熱情光之工作者,勤奮工作以帶來更多的公正、公平和愛來此星球。

 

在那個時代,基督能量覺醒的時代,你反對組織過於嚴密、以專制方式懾服人的宗教。你為自由、解放女性能量、基於心靈的價值觀而戰,在一個仍然幾乎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的時代裡。在過去二千年,你是自由戰士,為此你被排斥和迫害。你因為做自己而受到懲罰和折磨,經常死在樹樁或絞刑架上。你帶著大量從這段歷史而來的感情創傷。

 

在你遭遇的鬥爭和抵抗裡,亞特蘭蒂斯(和星系的)業力在運轉。角色現在逆轉了。你變成了受害者,經歷深刻的孤獨、恐懼和絕望。你開始緊密地熟悉被排斥的深層情緒痛苦。這是你的第三次跌落,第三次落入經驗,這一次把你帶到你的心靈任務:理解光與暗之下的統一,學習愛真正意味著什麼。這第三次跌落指導你來到現在,到現在你所是。

 

今天,在新周期的邊緣,在這些變革時代,你是真正地對基督能量的含義開放。你心裡,一個智慧正在萌芽,它擁抱和超越對立,並承認一個在一切不同顯化里流動的神聖流。你的愛不僅僅是一個抽象了解,而是一個真正的、純粹的、真誠的來自心靈的流動,它延伸出去到其他人,到地球。你現在認識到自己的其它面容,不管是“光”還是“暗”,富還是窮,光之工作者還是地球靈魂,人、動物還是植物。植根於基督意識的愛架起了對立之間的橋樑,並給你一個與一切萬有相互聯繫的明顯感覺。

 

作為一個天使,你曾經守衛地球上的天堂。當你參與那個想從你那裡竊取天堂的能量的權力之舞時,你把自己從這種純真狀態里切斷了。從此,你放棄了靈性境界,更深地轉生到形式和幻想的物質現實。你從天使變成了戰士。當你轉生到地球並體驗成為人類是什麼樣時,你又一次被控制事物的願望誘惑,導致了亞特蒂斯的毀滅以及你作為一名戰士的倒下。你回到地球去體驗權力底部的劇本,去感受成為侵略和暴力的犧牲品是什麼樣的。此週期後期的後果,仍然清楚地出現在你體驗事​​物的方式上,你們都在努力克服內部的排斥創傷。隨即,你完成了整個週期,回到開始的地方。你作為一個天使回歸到你真實的本性,但現在是一個完全具有肉體的天使,有著對光與暗、愛與恐懼極端的一種真正和鮮活的知識。你是一個睿智和慈悲的天使,一個人類天使……

 

我非常尊重你,由於你那難以置信的旅程。我現在平等地站在你面前。在這裡我作為一名教師和指導,同時還是一名兄弟和朋友。我願向你提供我的愛和友誼,不用抽象的方式,而是用一種有形的陪伴和理解的能量。我知道你是誰。現在,在我的讚許裡承認自己吧。

 

你在偉大周期的結束時間裡,你已經在此經歷了許多。今天,我想談的亞特蘭蒂斯,隨著人們越來越認識到你在那裡體現,可以幫你進入一種自身的和平與整體的狀態。亞特蘭蒂斯能量是巨大精神力的能量,加上獨特的驕傲與傲慢。請勇於承認這個內在的“黑暗能量”,勇於接受你曾經經歷和活過。感受一下你曾經是罪犯和肇事者同時也是受害者。允許這一事實進入你的意識,打開了通向你可以在今生擁抱的最偉大智慧的大門:不評判的智慧。通過了解你的黑暗面,你將放開評判他人,對或錯,甚至自己。評判的所有理由都將消失。評判得為理解和同情讓路。然後你真正開始理解愛是什麼,“光之工作”是什麼。事實上,“光之工作”這個詞錯誤地​​暗示著,光明與黑暗之間有某種形式的鬥爭之間正在進行,而是光之工作者是戰勝黑暗的人。但是,真正的光之工作根本不是那樣。真正的光之工作需要你能認出一切萬有里面的愛和意識之光,即使它躲在仇恨和侵略的面具之後。

 

你仍然常常受到評判地球現實的誘惑,例如政治運作的方式或人們對待環境的途徑。很容易說這一切都是錯誤的,並感覺自己像一個陌生人般呆在此地球星球,疏離又無家可歸。在那種時刻,盡量聯繫上你內在的罪犯能量。允許自己進入亞特蘭蒂斯能量,它仍在你靈魂記憶裡,並感受一下你曾經也在那裡,甚至認為那是好的。你全部的“跌落經驗”最終使你充分完成循環,並打開你的心靈至神創造的本質:愛、創造力、純真。你,已經經歷了黑暗與光明極端,自始自終在旅程裡無非都是一個天真的孩子,帶著坦誠的精神從天堂出發,對生命大膽好奇和熱情。在此征途上,你只能從經驗中學習。“落入經驗”無法避免,因為它們是獲得更新更充實事物的手段。你旅程的本質是通過經驗獲得智慧。因此,請承認和榮耀你那天使-孩子的勇氣。看到它在涉足未知事物裡的活力、勇氣和毅力,然後感受自己的純真,即使在你的最黑暗面。

 

我請求你尊重你自己,包括你的黑暗面。用片刻感受亞特蘭蒂斯能量的力量和自我意識。它也有積極的一面。你在許多方面是天才。邀請該能量進入,現在這裡。允許自尊和自製的感覺回歸,原諒自己在過去的暴行。是的,你造成了別人的痛苦,你是侵略者……但也感受你對此多麼深表遺憾,以及你現在多麼開放至真正尊重所有生命。當你原諒自己時,你打開了喜悅放開了評判。這是結果,你瞧:如果你認識到你的黑暗部分,並能原諒自己的話,你就不必再評判自己或他人。這對你靈魂而言是多麼喜悅……

 

你仍然如此經常地把自己放到評判的架子上。你告訴自己,還有那麼多事必須完成。今天,我請你回頭看看你已經完成的。知道這整個偉大時間週期的旅程的奧妙。請別再把我當成一個大師。我已經履行了這一角色,二千年前,但時間已經過去。你是這新時代的基督,你將為二元性和極性的世界帶來和平,通過輻射你自己內心的和平。感受你為這個角色準備得如何,並讓我只是作為朋友和兄弟為你提供一些支持和鼓勵。我們是一。

  

約書亞通過帕梅拉傳導

© Pamela Kribbe

譯者: 憑什麼阻止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