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第四密度地球,自然精灵,基督意识

 

唯一翻译

 

 

问:我在想,选择爱与光和正面体验的人...

 

巴夏:嗯?

 

问:...是否不得不拥有一个黑暗和负面体验的相反极(counterpart)?

 

巴夏:你自己将永远包含那些【潜在可能】,但是它们不必物质化显现在你的物质实相里。要允许你的那一面平等于另一面正面,一样地有效。允许平等才能让你持续地选择正面显化。只有当你寻求【评判】负面时,你其实是在将更多的力量和能量交给负面显化。

 

问:据我理解,有些人携带着负面的振动。也许正负不是指……

 

巴夏:每个存有,这宇宙里的每个存有既是正面也是负面,没有谁只是其中之一。这样的话,他们只不过是选择了【表达】看上去极为负面的事物。但是他们【确实】包含更深的对正面的显化——如果他们决定显化的话。如果他们决定选择整合而非分裂,并感觉自己是一切万有的一部分,而不是在它外面,而不是感觉一切万有在他们外面。

 

问:有人选择前者(负面)吗?

 

巴夏:负面吗?

 

问:是的。

 

巴夏:显然有。

 

问:我是说……是的,我了解,但我读到一些资料,使我产生了疑问。

 

巴夏:好的,继续说。

 

问:我读的那本书里说,将会有一个分裂,在那些选择完全负面的人与(那些选择完全正面的人之间)……

 

巴夏:啊!好的。那只是一种阐述。它能够以那种方式发生,但那些话的意思只不过是,当你们的星球继续其转变进入第四密度,那些选择经验第四密度的将为自己创造那份体验,而那些不选择如此的将创造平行的生活,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现在仅仅是,你会发现可能有多种方式,他们和你将从彼此的实相中消失。要么他们会貌似对你而言逐渐消失,要么你会貌似对他们而言逐渐消失。或者最终,随着加速的进展,你将单纯的看到那些个体将不再出现在你的实相里。他们将单纯的消失。

 

在某种意义上,是某个平行地球的形成。一个将体验第四密度实相,一个可能选择的是继续另一种的第三密度和分离。取决于他们。他们没有迷失——终极而言,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也可以选择前进。

 

2:接着这个话题,这在地球上是不是曾经发生过……曾经存在过仙子(fairies,精灵)和那一类的存有?

 

巴夏:某种意义上是的,但要了解的是它们仍然在这里。要认知到,那种类型的意识是你们社会在无意识、潜意识层面,整体集体意识的一个片段的化现。你是在与你们集体意识的一部分交谈,它的装扮代表的是与自然的象征性连接,你将你意识的该部分投射出去,再让它与你交谈。能理解吗?

 

问:能。

 

巴夏:它是个象征性的化现。那些存有——不是说它们没有它们自己的自我意识认知——但是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你们全体所是的集体意识的无意识部分的一个延伸。这是一种与你们自己的一部分的交流方式——一个被认为与自然更加连接的部分。

 

问:所以这解释了为什么它们在古时候更加普遍……

 

巴夏:是的。

 

问:……因为人们相信它们。

 

巴夏:因为曾经存在着,用你们的话来说,更加实际的连接。

 

问:与自然。

 

巴夏:是的。

 

问:我还想问你关于异教崇拜(Paganism,多神信仰)的事情,异教崇拜是……?

 

巴夏:在某种程度上它正是我们所讨论的。其根源出自于对与自然中你意识的其他部分交流的能力的了解,拥有一个象征性代表以貌似物质的方式呈现给你。

 

问:异教崇拜?

 

巴夏:是的。那是它的起源,缘起。

 

问:为什么我们创造了基督然后与异教崇拜分离转入基督教信仰?

 

巴夏:现在,要了解……

 

问:需要何在?

 

巴夏:噢,好的。这样来理解,只不过是,即便在所谓的异教崇拜中——不是说谁对谁错——仍然存在着与一切万有分离的残余。基督意识的概念是让你知道所有那些概念也是你,你不必把它们分开,全都是一个,你也相似于基督意识,你是创造者,在那个意义上。它是一个统一的原则。

 

问:所以即便是与自然更加连接的人们,仍然不了解他们与一切万有的连接?

 

巴夏:在那个意义上,是的,他们是以隔离的方式在看待该概念,而不是视其为在自己内在。因此,他们假设力量其实是属于那些存有,而不是在自己内在,在自己的神性内。能理解吗?

 

问:能。

 

巴夏:那就是基督意识的概念。造成困扰的只不过是,不是说异教崇拜是错的,但是偶像崇拜,以那种方式,是将力量从自己身上移除,把创造的责任和你的实相的责任放在别的什么上,而不是你自己身上。

 

问:我们并没有领会到,不是吗?

 

巴夏:有些人领会到了,有些没有。

 

问:我们仍然在把它推卸到“别人”身上。

 

巴夏:你们一直有推卸的习惯,你们许多人如同对待异教崇拜一样对待基督意识。

 

问:没错。

 

巴夏:宗教就是这样起源的。

 

问:是的,我明白。现在,我想谈谈我们是如何创造我们自己的实相的……它显得很难。

 

巴夏:好的。

 

问:我发现我仍然对此有怀疑。我内心的某个部分想要理解我选择自己实相的事实,但内心还是有挣扎……一点点怀疑。

 

巴夏:好的,好的。要了解:有许多个体完全彻底地过着第四密度类型的生活却从不知道他们还要选择要不要知道他们创造了自己的实相。

 

问:我知道,但我发现我在这两极之间撕扯。

 

巴夏:好的,那么它正在服务你。

 

问:但我想要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

 

巴夏:要了解你刚才的话的矛盾——自相矛盾。如果你想要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你必然多多少少清楚身为那些人中的一员是什么样子。如果你多多少少清楚身为那些人中的一员是什么样子,能够想象它的你必然是那些人中的一员。

 

问:观想它,就是成为它——对吗?

 

巴夏:很简单,根据定义,你只能想象你含有的事物。你只能感知你所属的振动。

 

问:我想关键……就是充分信任。

 

巴夏:是的。

 

问:信任。

 

巴夏:正是!

 

问:我认为我信任地还不够。

 

巴夏:如果你这么说的话。要了解,根本而言,你充分地信任。因为你总是处在此刻,哪怕你用此刻来创造你没有充分信任的貌似剧情。除了活在此刻你别无选择。因为当下此刻是是你有史以来曾经经历的唯一时间。因此,无论你认为你有没有活在当下,信不信任,那都是你用来创造你的实相的机制。

 

我们谈论的全部是忆起你一直以来都在这么做。我们不是在告诉你你必须学习你不曾在做的某件事。因此,放轻松。你此刻就在创造你的实相。你也可以把你的实相创造成一个这样的实相——你不知道你在这么做,但那并不意味着你不在做。

 

问:好的。

 

巴夏:因此,放轻松。

 

问:好的。

 

巴夏:在任何时候只需问自己:你在哪里?答案永远只会是此时此地。

 

问:是的。

 

巴夏:好的。让自己放松,放轻松。

 

问:非常感谢。(深深的叹息和笑声)

 

巴夏:非常感谢【你】。

 

資料來源:巴夏的讯息的博客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