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6

 

 

如果眼耳鼻舌身之间能感受到的现实存在算是具体的现实存在,那么,应该还有一种抽象的现实存在,眼耳鼻舌身不能直接感受,但是那种存在依然是存在的。请问五官无法直接感受的存在是怎么让内心感受到的呢?

 

——

 

事物的本体,不以人们所感知到的任何相状而存在。它是无相的,它是非相的,所谓实相。我们的感官所能感知到的,只能是事物的某种相状,而那是感官和清净无相之本体的合和——那是意识分别的产物,是心识的创造。

 

任何依赖眼耳鼻舌身意所感知的事物之存在,都是识心创造的产物,非事物清净的本体存在。所谓如来不能以色见,不能以音求,若是从色相、音声等感官的功能结果出发来寻求事物的真相,那人的指导思想不对,走了寻求真理不正确的道路。

 

智者说,看那看不到的东西,听那听不见的声音,知那不知道的事物,便能见证真理。多么生动准确的描述啊!

 

然而,如果你从头脑和逻辑出发,这将是一个荒唐的悖论:看不到的东西怎么看?听不见的声音怎么听?不知道的事物怎么知?……从头脑出发你将无法理解这点,你将感到困惑。但对那些觉知到实相的人而言,这是多么自然、明显和容易的事实和心理作为,他们的心智在时时刻刻那样做啊!——看那看不到的东西,听那听不见的声音,知那不知道的事物……

 

举眼向一只苹果看去,向一根香蕉看去,向一条狗看去,向一朵花看去,向一粒沙看去,向一棵树看去,向一个星球看去,向一个人看去……无论你看向什么,那看不到的东西,那听不见的声音,那不知道的事物,就在那儿呀,它们是事物的本相,它们是事物的源头,它们才是上帝创造的事物,上帝的家什,人类心识的本来居所——净土!对修行求道寻找的心智而言,这最后找到的就是最初存在的,所谓最后的就是最初的:找到本来,回到本来。

 

我用我的眼睛等感官向四周望去,看到的都是看不见的事物,听到的都是听不见的声音,知道的都是那不知的事物……这多么实实在在,这才是更加实实在在的存在。那显而易见的真实存在,是无相的,是寂静的,是不可思议的,你怎能看的到它,你怎能听的见它,你怎能知道它?你所感所知所道的,只是心识创造,只是意识分别。

 

我说,心灵的世界有唯识的部分,有不唯识的部分。那唯识的部分就是众生感知到的现象,就是众生的世界,众生所感知的现实存在;而那不唯识的部分就是诸法实相,就是诸佛、智者、大师所感知到的现实存在。

 

我说认识到不唯识的部分叫见性,了解那唯识的部分叫明心。看那看不到的,听那听不见的,知那不知道的,叫见性;而看那看的到,听那听的见的,知那知道的,只是明心。

 

能以身相见如来吗?”“不能,世尊。世尊所说的身相不是众生所通常理解的身相。倘若能看到诸物的非相之存在,才能见到实相。如来是实相的别称,是诸法之本体,清净之事物,净土之面貌。是本尊,本来面目的同义语。是那看不到的,听不见的,不知道的之描述。

 

道友,五官无法直接感受到的存在怎样让内心感受到呢?此事不知时难如登天,若知时易如睁眼闭眼,如扭头转头,只在瞬间。从了解唯识、见到唯识,到走出唯识、见到不唯识……其间的路,有众生三大阿僧劫还未摸到门边,有众生很短时间便穿越。关于如何怎样,诸佛菩萨千说万说,所作经论如恒河沙,对时机不到的人也只是脚下的土,路上的石。

 

一句话:离名离相看事物,若能承接便是它。智者说,离名离相人不识,透过练习离名离相,去识那个不识的。将熟悉的事物看作不熟悉,把熟悉的环境看的不熟悉,这样,你将找到它,认识它,感知到它。

 

当你能轻而易举的看到那看不到的,听那听不见的,知那不知道的,当你就像现在看到那看的到的,听那听的见的,知那知道的一样熟悉和轻松时,你便能善于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了。那时你便真正了解,什么是第一义,什么是诸法相,什么是见性,什么是明心了。

 

来,离却名称看东西,抽掉形象看事物,超越知识的影响看存在——如此练习看那看不到的,听那听不见的,知那不知道的”……机缘成熟,你便能见性明心;你便能验证唯识,走出唯识,了知不唯识;你便能见及菩萨,证如诸佛了;你便能善于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的游刃有余的活在世间了。

 

当你能够看到那看不到的,听那听不见的,知那不知道的……你将通身进入一个字:朝那边,你看那看不到的,听那听不见的,知那不知道的,你感觉十分美妙;而朝这边,你看那看的到的,听那听的见的,知那知道的,你感觉十分奇妙。那便是老子所说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了。道友,如此观去,观之又观,众妙之门将为你打开……修行,修行,朝这条路上走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