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

 

 

宁静和心靠得那么近,有时你可能会误认为它就是心的本性。然而,它不是。当你处在你在宁静之中,你感动你的周围一切全是宁静,它弥漫整个空间,仿佛除了宁静之外再无他物。不,谁是那个感知宁静者?不管你感知到什么,感知者永远不离开感知之物。感知者就藏在感知之物中,感知之物有多广大,感知就有多广大,感知之物有多细小,感知就有多细小。是感知成就了感知之物,然而没有感知之物,感知在哪里?感知总是伴随着感知之物出现,当你感知到某种存在,去寻找感知者,在那里窥探心之本体。

 

一旦你曾瞥见过感知者,当你再去观察感知之物,二者皆变得如此清晰。就像光照之下,光和实物一样清晰。在清晰的感知之下,感知物和感知者相互提醒对方的存在,就好像它们是对方的镜子,相互映照出对方彼此清晰的形象。一旦感知和宁静出现在你的世界,任何再次出现在你世界里的其他事物都能强烈的提醒它们的存在。例如在宁静和感知之中,当你去感知放在盘子里的一只苹果,则苹果强烈的提醒你宁静的存在,苹果越真实,则宁静越真实。宁静仿佛与苹果一般变得有实体和骨感。同样的,当你再去感知感知者时,感知者也变得这般!一旦你落入宁静和感知的氛围,世界上任何一物都在提醒和点燃你的感知和宁静。

 

一旦你感知到宁静,宁静就像虚空一般藏于万物内外,而感知者则是那个存放虚空的东西。它鲜活的反映一切,令一切成为给予心的能量。当你感知到强烈的宁静,宁静仿佛变得有力度,它就好像钢板一样存在于事物的周侧,只要它愿意仿佛它随时可以击碎那事物一般。当宁静变得如此有力量,感知也变得强烈起来。仿佛如果你转动宁静,感知就被擦出火花来一样。一旦你意识到这样的宁静,它就是金刚菩萨,一旦你意识到这样的感知,它就是金刚佛。

 

金刚佛和金刚菩萨就存在于我们的生命当中,当你感知到强烈的宁静和强烈的感知,它们就出现了。这使你的生命变得异常起来,仿佛你变成了上帝:一只蚂蚁打嗝的声音,你听着仿若雷声,一只金蝉子呼吸的声音,你听着情若十二级的台风。但你一点也不恐惧,你认识到,你只是将一粒沙放大到如地球而已。你能将一粒沙放大如地球,你也能将地球还视为一粒沙。大和小在你的心智中不再是事物的一种属性,它变成了一种你的神通游戏。就像如来佛能将孙悟空放在手心里如一粒草籽,也能将这粒草籽化成一座须弥山。如来佛的心智打破了我们大和小的成见,它将大和小的见地变成了一只心智游戏。因此它解脱于大和小。同样的,我们也能解脱于任何固定的概念。

 

修行之道上,对宁静和感知的认取,就像获取了两个抗击魔王的法宝,它能将魔王射来的箭,沿虚空行走而不受任何阻碍,你也不受任何伤害一般;也能将魔王的宝箭折断,化成满天花雨。宁静就是内在的虚空,感知是安放虚空的那。当你感知到强烈的宁静和强烈的感知,你的生命于夏日中午十二点醒来,一团火在宇宙里燃烧,然而你在清凉的中心,美好和神奇就这样发生。奇而不怪,怪而不奇,修行的路上,满是奇怪,没有奇怪。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