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8

 

 

世界所标签为好的或坏的、可接受或不可接受的大量事物,一开始仅仅是流行的观念而已——通过接纳而被赋予了可信度,使得它成为了规则、法律或社会的标准。

 

每一个有志向的大师之旅程都是艰难的,尤其是一开始。

 


 

大角星人群体通过Marilyn Raffaele传导

 

亲爱的一们,你们智性上理解、但必须实际接受的是,你远远大于你被引导去相信的。生生世世人类被操纵、被教导说,他们仅仅是动物,应该并需要严厉的对待,也无法作出恰当的决定,必须指望更有资格的人告诉他们何为对错、如何生活。

 

因此,许多人仍然在细胞记忆中无意识的携带着来自那些前世的旧能量。只要这些能量保持活跃,它们就可以、也确实常常莫名其妙的表现为明显的攻击性或者它的对立面——无力感。

 

随着个人及全球层面陈旧、稠密能量的清理,有些人正在重新体验深埋的恐惧、攻击、或无力感的能量,而不明白为什么。因为低频振动的能量无法跟更高的能量对齐,它们必须被清理。这常常会通过梦境发生,也会通过体验和情绪发生。

 

允许清理的过程进行吧,不要抗拒,也不要认为这些事物属于你之所是。负面的情绪、想法或感受,永远不属于你之所是。允许它们通过、流出,不给它们赋予力量。

 

当人类不那么进化的时候,规则和指导原则对生存是重要的,也常常是必要的。然而,人类已经进化到超越了这样的时代,许多这样的指导原则已经变得过时,不再必要了。“统治阶级”的概念逐渐式微,变成仅仅是操纵他人的手段。

 

二元和分离的信念已经、并将继续完美的显化为对立的一对儿——只要它们继续主导集体意识——仅仅是因为,意识是形式的本质。心智,作为觉知的载体,根据个人或集体的意识状态解释它所看到的东西。

 

游行示威和行动,对于改变世界意识具有重要的作用,但除非从内在被指引「通过参与,把你的光带到某些状况中」,你们大部分人并没有被召唤去游•行和抗议。那些觉醒的进化的人们通常在「跟他们的意识状态更加对齐的层面」上服务,通过安静的跟“上帝本身之所是”(God alone is)对齐,把光带到外在的场景中。

 

为了在地球期间学习和进化,每个人都在出生前选择了他所需要的、以及灵性上准备好了的体验。一个虚弱无力的人格——总是允许其他人掌控他的生活——也许觉得准备好了,因此选择「将会被迫为自己赋权(empower)」的体验。

 

举例来说:从未工作过,总是指望着别人,认为自己是一个受害者,在发现自己处于“非做不可”的境况中——一直供养(enabled)他的人死亡、后退或抛弃了他——之后,他/她也许被迫进入赋权。

 

爱偶尔意味着,允许另一个人跌倒。当你继续给某个有很多机会的人赋能(enabling),你就拿走了他学习和成长的功课。

 

地球上的新人,在选择地球生活体验的时候,得到大量的协助,也被指引去选择不超过他们能力去完成的事情。更有经验、更进化的那些人,连同将会涉及到的其他人,做出了自己的大部分决定。“更老”的灵魂非常清楚自己过去在哪里失败,需要学习什么。然而,所有的决定都在出生前被亲切的指引和核准,基于每个灵魂的准备情况,而非基于他们的热情。

 

你已经进入了这样一个时期:许多人正通过痛苦和强烈的生命体验来打开更深层的觉知。大部分人尚未了解,他们自己选择了这样或类似的经历,要么仅仅是为了这个体验本身,要么是迫使他们更深的进入内在。对于灵性上准备好了、但拒绝离开三维舒适区的人来说,“叫醒电话”常常是必要的。

 

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当他们认识到真理的某些新面向时,他们实际上仅仅是忆起了它。真理是、总是、也只能已经完全存在于每个人的意识之中。祂不会从某个外在的源头流出,因为没有外在的源头。所有的真理从祂总是存在的地方——内在——流出,只等着被承认,即使表面看来常常是来自一个老师、一本书、一个课程、一个通灵管道或一种修炼。进化仅仅是忆起。没有片刻你不是上帝的圆满性在表达祂自己。

 

你们阅读这个信息的人,已经准备好从所有残留的自我创造的幻觉监狱中解脱出来了。世界不是一个幻觉——如许多人被教导和相信的。三维的世界观才是幻觉。对三维意识来说,一棵树也许只是一根没有生气的木头,但是那些可以看到更高维度能量的人,能够看到生命之光流入、通过、环绕着每一根枝条和树根,并连结着其它的树。“拥抱大树的人”不是在拥抱一根木头,而是在连结每个人所拥有的同样的神圣生命本质。

 

学着看穿所有的表象,大的和小的,好的或坏的。上帝并非只处于好的表象中,也不处于坏的表象中。二者都是心智的解释——基于观察者的意识状态和局限。因为只有一个意识,跟局限的集体意识对齐的每个人都会看到同样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的含义。(译注:《圣经》哥林多后书617,“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当你对某些负面的表象反应强烈时,你是在用能量喂养它,使得它继续存在。停止喂食基于二元和分离的世界观念吧。诚实的检视你的信念系统,以便知道你是否或如何在这样做着。安住于你的神性——而非人性——中。你准备好了。理解并接受:反映着二元和分离的一切,仅仅是心智对某种潜在的实相形成的虚幻的腐败物。

 

每个人来到地球上体验他们所选择的体验,基于他们尚未体验的,或需要学习的。然而,一旦处于地球上,当这个人看到并体会物质、情感上的挣扎以及成功时,这一点就被遗忘了。二者都是学习的工具,然而,一旦人们达到了合一意识、以及不再给表象赋予力量,这个工具就过时了,不再有必要了。

 

这并不是说,“问题”完全止于觉醒,因为只要活在三维世界中,对立的一对儿总是会表达其自身。然而,那些从更高的觉知层面生活的人会发现,这些问题出现得不太频繁,通常是为了引导其留意某些需要被认知和清理的根深蒂固的信念。你会发现自己直觉性的被指引到能够协助这个问题的“正确”的人、商业或服务上来,如果你允许并信任你跟和谐、完整是一体的。

 

不要再给“问题”赋予力量了。问问自己,“这个经历在教导我什么?我相信的什么使我以这样的方式感觉?在我所知道的真理之光中,这个信念是真的吗?”你会发现,世界所标签为好的或坏的、可接受或不可接受的大量事物,一开始仅仅是流行的观念而已——通过接纳而被赋予了可信度,使得它成为了规则、法律或社会的标准。

 

是时候放掉虚假的一切了,安住于「所有的一切都是、也只能是完整和圆满」的真理之中,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存在于一之外。“哎,事情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完整和圆满”,你说。三维的表象总是会挑战和接管真理,仅仅是因为,在这个时期大众仍然只能理解物质——他们所看到、听到、品尝、触摸或闻到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有志向的大师之旅程都是艰难的,尤其是一开始。

 

永远不要否认表象,而仅仅是承认其本质。为你自己或涉及到的其他人,做你也许被指引去做的。做需要做的,但做的时候带着超然的态度,不给表象赋予好或坏的力量。

 

偶尔,一个被误导的真理之学生会认为「仅仅嚷着“上帝是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幻觉”」是灵性的,然后在困难的时刻什么也不做。假装已经达到一个绝对的意识状态——实际上还仅仅是一种智性的知识——是三维的思考方式。是的,知道真理,但是接下来要采取任何你被指引的行动,这个行动会越来越变成内在的行动。

 

这种想法常常出现在跟健康相关的问题上。一个认真的真理之学生不去解决某个问题,认为他必须谨守着绝对真理,或者认为,指望某种外在的医疗协助是灵性上的失败。协助在所有的层面上都被提供,都是灵性的。知道绝对真理,把它带到有意识的觉知中,然后采取任何你被指引的人类措施,同时不给这个状况赋予力量。你不久就会发现,天并没有塌下来,也没有什么灵性上的倒退。

 

你们有些人也许被召唤在外在的场景中做事,表明一个立场,领导某个团体,或解决世界上的问题。但你们大部分人这一时期,是通过「在安静的觉知“唯一的实相总是表达祂自身”中度过每一刻」来做灵性工作。这个工作不是为胆小鬼准备的,因为你们尚未成为大多数。只是跟随大众的想法行动,可能非常具有诱惑性。

 

当你在看似平常的每一天的每一刻活出你最高的意识水平,不去期待、追寻、寻找某个未来的事件或来自于更高层面的奇迹,你就将开始看到个人和全球的改变——不可避免的。关于政府、组织化的宗教、健康领域、教育、金融等等一般的、熟悉的和普遍被接纳的信念,将开始改变和进化到更高、更好的形式中。

 

在此期间,放掉期待、指望这个或那个出现并拯救世界。这种信念来自于陷在分离之中的信念系统。你就是你期待看到的改变,你已经追寻了生生世世。你就是圣杯、上帝和拯救者,但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现在你知道了,所以允许这些旧观念消失进它们本来所是的虚无之中吧。

 

在每一个当下时刻有意识的跟你的神圣自我连结,同时允许“野蛮如其所愿的肆虐”吧,有意识的从中心——那个安静、秘密和神圣的合一之地——去度过你的事件、家务、喜悦和失望。

 

这就是光之工作——你成为了你(大写)。没有什么其它维度的扬升大师、进化的外星人、天使或某处的上帝可以为你做这件事。这就是为什么,你选择在这个时期呆在地球上。

 

允许你的合一意识表达祂自己为你。

                                                                                                      

我们是大角星人群体。

2020112

 

译者:李平

原文:

http://www.onenessofall.com/newest.html

 

【相关阅读】《大角星人》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