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们,我的孩子们,像一顶美丽的王冠,戴在我的头上,你们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是天堂的喜悦,是我内心的圆满。我们心相连,我们手相牵。我们沉浸在爱中,也因此,我们是一。

我不会沉浸在你的烦恼中。我了知烦恼,透过现象看本质,我知道它们是什么,是你们丝丝缕缕的无明、疑惑。我们可以打个比方,你之沉浸于烦恼中就像是参军入伍,你的生活被管制起来,你不再自由。你参了军,所以你得与你所遭遇的一切作战。哦,如果没参军的话你该会多高兴!如果没参军,你可以留长发,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不用随身携带武器,也不会受伤。

头戴陆军军帽,你与军队形影相随。你现在参了军,你现在陷入了麻烦。帮帮我,让我离开这里,你的心在哭泣。

似乎你的麻烦永不会终止。每当你认为苦刑即将结束时,你的兵役又被延长了。

就这样,生活是一个接一个的连锁反应。你把皮鞋擦得锃亮,你非常专业地敬礼,你遵命到过许多地方,同时,你意识到你在被军队奴役着。

你有一个思维定势就是认定自己卖身而不得求荣,你永远无法真正摆脱这个噩梦,须臾也不得相离。不仅如此,你还被派往前线。你觉得自己好像是欠了战争的债务,你有义务为它做事,所以你留下来,继续身穿制服。

事实是,你任何时候都不在困境中。是你自己不肯让麻烦从你的头脑和妄心中消失。麻烦常驻你心,你随时在等候下一个厄运的来临。

若你能让困境从你的窗口消失不见,会当如何?若你并非困境的侍女,又当如何?若你比困境技高一筹,又当如何?若你不把困境称为困境,又当如何?若你把困境称为复杂的问题,并且还知晓该怎样对付它,又当如何?如此,当困境出现之际,难道不正是它消失之际?

你受够了烦恼困苦,即便你已经走出来了,你的头脑仍被困扰着。你当知,你美丽的真心从不介入烦恼困苦中。

麻烦就像不速之客,你随时预测它的即将来临,只是不知它何时降临。在任何时候你都在等候它。

针对你与麻烦之间的关系,我们该做点儿什么呢?世俗生活而言,不太可能摆脱它。你可以搭建些路障来防范各种麻烦,但尽管如此,它们似乎总能找到跨越路障的方法。

有没有别的名称,我们可以用来命名麻烦?究竟来说,麻烦并不是债务,也不是义务,但它们总是乘隙而入。

有什么对你来说不是麻烦吗,我亲爱的?承认吧,有时,早晨起床是你的一大麻烦,烧饭做菜是你的一大麻烦。但你知道得很清楚,你不必做麻烦的奴隶,你也并不总是被它奴役。曾经你眼中的一大麻烦,可能眼下对你已无足轻重了。

如果现时的麻烦并不如它看起来那般巨大,又当如何?是否有可能,你把麻烦命名为别的名相? --- 称为课程似乎也不是特别合适 --- 大多数情况下,麻烦的是战斗的号令。

有不同层次的麻烦,一些块头大,一些块头小,小的可能只是让你心生不耐。

认识到这一点是否会对你有所帮助:当无论哪种麻烦(你称作的麻烦)来临的时候,你随遇随安,麻烦的后遗症会消失不见,你轻松地吹起口哨。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god-s-handmaiden.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