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8

 

 

宇宙法则

新科学和数学基础原理

乔治·斯坦科夫

 
 

连载一

 

译者序

当我们开始翻译这本书时,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4月中旬特朗普政府又开始对叙利亚的展开了新的攻击。风云诡谲,预示着一场席卷全球的危机即将开始,全球的政治经济局势正如2月份乔治博士预测的那样走向全面摊牌之势。

 

我浏览了最近中国国内媒体(民间和官方)关于这两大事件的评论,值得注意的是,许多中国人把叙利亚新的战争局势比作一战结束时,袁世凯的北洋政府屈服于西方列强的压力,被迫签署割让山东半岛给日本的国耻条约。作为中国人,我们同样能体会到叙利亚人民的愤慨与无力。

 

中国人近一百年的历史充满了屈辱,战争,内乱和清洗,这些历史沉淀下来,成为每一个在这片土地上出生的人民的灵魂烙印。我们无法否认这种烙印形成了我们的集体人格,并仍在继续塑造我们民族的形象与未来。百年沧桑曲折不可以磨灭国人的良知,中国人在凤凰重生的火焰中不能忘记自身肩负的使命,我们已经事实上成为了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利坚合众国事实上已经破产,请阅读以前的文章),必然成为西方列强的眼中钉,这并不是以中国人善良的意志为转移的。在灭亡的前夜,西方阴谋势力一定会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

 

近一百年以来,无论是屈辱,冲突还是奋进和光荣都是作为中国人在这片土地上的学习课程,我们的历史感让我们有了扶弱锄强,匡扶大义的天生正义感。每一条生命都与所有生命连接,不仅仅是中国人,还包括全世界人民。因为万物一体。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强大不只是这个国家的强大,而是我们所倡导的“世界命运共同体”的强大。

今天,西方列强仍在全球制造动荡、分裂、战争、屠杀和奴役。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战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下,将不会完胜而归。其根本原因是,目前的全球各国的经济制度的构建来自于西方的经济学,不仅如此,全球的国家政体、价值观取向、人民的消费模式、城市化浪潮皆是西方模式。而这个模式本质上是一种建立在持强凌弱丛林法则之上的恶性循环模式,它是反人性、反知识、反道德、反自然、反宇宙的控制体系。

 

中国人需要清醒地看到这一点,我们的经济增长是在西方的经济学的框架下保持的,这个框架必须被淘汰。这就要求中国人需要站在新的格局下看待这个国家,这个星球的未来;要求中华文明用更先进的理论、文化和科技来替换西方文明的框架。我们不仅需要有更包容的气度,还要有更先进的思想和世界观向人类指出光明之路,成为这颗行星的火炬手。

这个公众号上发布了许多文章,解剖了地球三维矩阵的基础构架:经济金融、宗教、医疗、灵性等领域的虚假和欺骗性。从这篇文章(本书)开始,我们将拆解这个矩阵最大的一根横梁:现代科学,我们将用另一个名称来称呼它——“伪科学”。因为它已经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绊脚石,这本书所有的论点都是围绕这个主题展开的。当你完全领悟这些证据的时候,就已经对人类文明的进化飞跃有了一个深刻的理解。

Mark

 

献给

开明的科学家

智慧的光之工作者

和所有追求真知和快速灵性进化的人

 

 

 

前言

虽然标题中提到的前两组人的数量在当前的终结时代逐渐接近于零,但在这个星球和人类深刻的变化和嬗变中,接下来的日子里第三组人的数量将会迅速增加。他们是目前宇宙法则新的科学革命性理论基本原理的目标群体,这本书将成为人类嬗变的媒介。这群人将永远成为新扬升盖娅的守护者和新人类的引路人。

 

正如这个网站上所全方位展现的,宇宙法则的新科学理论毫无疑问涵盖了人类在漫长而不那么光荣的历史中,为了生存而从事的所有基本科学、社会、经济、心理、政治、灵性和哲学方面的话题。正因为如此,宇宙法则的新科学将很快成为新进化的人类占主导地位的宇宙观(世界观),从而成为一种新的、丰饶的、革命性的和高维度的科技,为全人类带来无限的繁荣。

这是源头给地球和全人类的神圣计划,在所有同时存在的4D上层和5D地球上它已经成为一个现实,我们PAT(盖娅和人类的行星扬升团队)已经创造它很长时间了,我本人有幸成为了它的船长。

 

当可怕的旧猎户座压迫时代结束,迎来启蒙、和平、自由和繁荣的新时代的新起点时,宇宙法则新理论是神性交给处于光荣扬升边缘的人类的一个礼物。

 

由于这个现实中所有的邪恶都源于化身人类灵性上的无知,当建立在万物一体统一基础上的宇宙法则新公理化的科学理论被全体人民充分执行和理解,这种无知会很容易被根除。它将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革命性的方式唤醒人类的集体意识,同时激发出每一个人类个体的创造性潜能,为新人类带来无限的繁荣、幸福和快乐,人类向新人种的进步会迅速演变成一个多维度、跨阚、跨银河系的文明。

 

通往这一宏伟目标的道路只能通过对宇宙法则新理论的充分理解和实施。

 

这本电子书的出版物将继续在头版保留30天。在这期间我恭请我所有的读者和PAT成员每天至少发送一封带本出版物链接的电子邮件(越多越好),给任何您认为对这一新知识感兴趣的人、科学家、机构或网站,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扩展他们的意识。这样,我们就会引发一场迎来人类启蒙新时代的能量雪崩。

 

我由衷感谢我所有的读者和PAT,感谢你们多年来的不屈不饶的忠诚和支持,并感谢你们亲身参与这场触发当前最后时刻盖娅和人类最终的扬升飞跃和嬗变,希望这是我们必须完成的最后任务。别忘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在万物一体的宇宙法则指引下进行创造并推动行星扬升进程的人。

 

 

导言

 

自然的宇宙法则

 

科学定义

 

传统科学尚未发现有单一的自然定律能把所有自然现象毫无例外地加以评估。这样的定律应被定义为“普遍、万有、宇宙等(universal)”。为了说明这种“普遍规律”的地位,本文以健全的显而易见的科学原则,并以事实为依据,从科学方法论的角度,分析自然规律应遵循的理论形式的标准。

 

当前的概念

 

在科学中,一些已知的自然法则,如牛顿的引力定律(Newton’s law of gravitation)被称为“普遍(universal)”——“万有引力定律”。这个术语意味着这一特殊的定律适用于整个宇宙,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尽管这些物理量纲受到相对论(例如:洛伦兹的变换)所评估的相对变化的影响。

现代物理学中所有已知的物理定律也是如此,包括牛顿的经典力学三定律;开普敦行星自转定律;关于气体,流体和杠杆行为的各种定律;能量守恒的热力学第一定律;熵值增加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各种辐射定律;静电学、电气力学、电流和磁力的众多定律;(麦斯韦尔总结的四个电磁方程);波动理论;爱因斯坦著名的质能公式理论;薛定谔量子力学波动方程式,等等。现代物理教科书包括了一百多种不同的定律,它们都被认为具有普遍性。

根据目前的自然科学理论,自然界——事实上只有无机的物质——似乎遵守了许多定律的普遍性,比如,它们在宇宙中任意时间和地点都能遵守这一定律,同时又彼此完美和谐地运行,所以人类的头脑把自然看成是一个有序的整体。

实证科学引领的实验研究,似乎毫无例外地证明了这些物理定律的普遍有效性。为此,所有的物理定律都以数学方程的形式表达。自然法则如果没有数学方式的表达,在当今科学中是不可想象的。任何真正的自然法则在获得物理定律普遍性之前,都应该通过以实证为主的精确测量来验证。科学中所有的测量都是以数学为基础,例如,国际制单位(SI系统)中的各种单位,它们被定义为数学的数字关系,以此才能得到实验检测的数学结果。如果不将自然定律用数学方程来表达,就不可能在实验条件下客观地证明其普遍有效性。

 

科学的最新进展

 

通过以上论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普遍规律”这一术语是只应该适合用于数学公式的表达,并在实验研究中毫无例外得到验证的规律。从认知和认识论的角度来看,这是科学中“普遍规律”唯一有效的“存在证明”(Existenzbeweis,理查德·代德金德-德国数学家)。

 

到目前为止,只有已知的物理定律才符合物质宇宙中普遍有效的标准,同时又独立于个人和集体层面的人类思维错误。例如,牛顿万有引力定律中的万有引力常数G,在物质宇宙的任何地方都是有效的。地球的重力加速度g也是牛顿万有引力定律的基本常数,但只适用于我们的行星,因此这个常数不能算普遍。包含这种常数的物理定律只是局部定律而不是普遍定律。

重要的是要注意,科学只发现了物质世界的普遍规律,它们被定义为无生命的物质,还没有建立起有机物质的调节定律。生物科学和医学仍然没有达到能够为通常生物有机体的功能建立普遍定律的时候,尤其是对人类有机体。这是一个总所周知的事实,使人怀疑这些做精确研究的学科。

 

各种生物科学,如生物学、生物化学、遗传学、医学——除了生理学是个例外,其中的细胞行为势能(action potentials),比如神经元和肌肉细胞是用电磁定律来描述的——完全是描述性的,非数学的学科。这就是这门科学的基本方法,任何专家都应该认识到。

 

这一结论独立而正确地表明了一个事实,科学家们在生物学的各个领域引入了大量的数学模型,他们用这些模型进行了过度的实验。但直到现在,他们仍未能证明这些模型是普遍有效的。

今天科学家们的普遍印象是,有机物不受物理物质所遵循的普遍定律的制约。根据他们的信条,这一观察的结果是把有机物和无机物区别开来。

 

科学家无法在生物物质中建立普遍定律的原因是基于以下事实:

a) 这种定律不存在

 

b) 它们存在,但太复杂了,超出了人类的认知能力。

 

后一种假设产生了关于神圣普遍定律存在的宗教观念,上帝或更高的意识在地球上创造了大自然和生命,并以一种无形的力量持续地调节它们。

 

这些考虑都没有顾及到无机物和有机物之间不存在主要差别这一事实。生物的有机体很大程度上是由无机物质组成的。例如:蛋白质、脂肪酸和碳水化合物等有机分子,含有的是上述物理定律所适用的无机元素。因而它们也应该适用于有机物,否则将不具有普遍性。这一简单而不证自明的事实在现代科学理论中被严重忽视了。

因此,物理学和生物学之间无机物和有机物的区别是人为的,完全受制于教条。这种在学科领域的人为分割,从笛卡尔(Descartes)和伽利略(Galilei)创立了现代科学(物理学和数学)开始就已经出现,伴随着近四个世纪实验研究及各个领域的科学知识的进步。这种二分法是现代实证主义的根源,导致理论领悟与大量的实验证据相抵触,这些证据证明,自然界不论是有机还是无机都是一种相互关联与和谐的实体。

 

“宇宙法则”的正式科学标准

 

(译注:Universal Law一词采用了两种译名:普遍规律和宇宙法则,由于下文给出了正式科学标准,译者认为这是划时代的定义,故使用“宇宙法则”替代科学术语“普遍规律”。)

 

在这篇论文中,我们可以很容易用一套基本的理论标准,来定义一项能被称为“宇宙法则”的自然定律。如下:

 

1. 该定律必须同时适用于有机物质无机物质

 

2. 该定律必须以数学的方式表达,例如一个数学公式,因为所有的已知物理定律都是数学公式。

 

3. 该定律必须毫无例外地通过所有自然现象的实验验证。

 

4. 该定律必须整合所有的已知物理定律,也就是说,它们必须从这个普遍规律中用数学推导出来,必须能够从存在论的意义上来解释。这样,所有已知的物理定律都是这个单一自然定律的数学应用。

 

5. 或者,人们必须证明,对于所有物理学中与许多不同物理定律有关的,已知的基本自然常数,它们不仅相互关联而且可以相互推导。它将是普遍规律下一个自然统一性的,有力的数学和物理学证据,因为所有这些常数都可以通过数学方程来实验测量。

 

这样就可以首次将万有引力和其他三个基本力结合起来(见下文),并最终统一物理学。到目前为止,以标准模型(standard model)为代表的传统物理学,并不能将万有引力与其他三种基本力结合起来。这是物理学家众所周知的事实,这种情况会使整个自然科学的大厦受到质疑。物理学无法解释自然的统一性。由于所有的理论家故意忽略甚至掩盖这一事实,所以现代人对此一无所知。

 

物理学的统一一直是许多著名物理学家的梦想,如爱因斯坦提出了统一场方程式(universal field equation)的概念,也被称为“世界方程式(Weltforme)”或H·韦尔(H. Weyl)认为物理学可以发展出一个普遍的场理论。

这一思想在大统一理论(GUTs)、一切理论(ToE)、或弦理论(string theories)等现代概念中得到发展,然而,并没有任何可行性的成功。

 

如果能发现这样的法则,将必然导致物理学和所有自然科学的统一,形成“科学的普遍理论”

目前的物理学还不能统一。万有引力不能和标准模型中的其他三种基本力结合起来,就根本没有万有引力理论。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精确地描述了两个相互作用的质量物体之间的运动引力,但没有给我们解释引力作为一种“远距离作用”是如何产生的,也被称为“长程关联(long-range correlation)”,或者光子在传递万有引力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由于引力是以光速传播的,实际上就是光子的速度。

 

如果这个假设的“普遍规律”也适用于人类社会的组织和人类思维的运作,那么我们可以称它为一个真正的“宇宙法则”。这一法则的发现将导致一切科学的统一,成为人类知识的泛理论。这种普遍理论的语言形式是一个没有矛盾的分类系统(亚里士多德),也就是说,它将遵循内在一致性原则的形式(principle of inner consistency)。

从数学的角度来看,基于宇宙法则的新普遍科学理论将被组织为公理体系。因此,所有科学的潜在公理化都将基于“宇宙法则”或其中的定义。这将是首要也是唯一的公理,可以用逻辑一致的方式从中推导出所有其他定律、定义和结论。所有这些理论的陈述都将以实验的方式加以确定。

 

这是一个“宇宙法则”必须达到的,理想的理论和形式主义的标准。基于这样一个“宇宙法则”新的普遍科学理论将是完全数学化的,因为这个法则本身就来源于数学——它必须以一个数学方程式来表达。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自然和社会科学,原则上都可以从数学系统特定的研究对象表达出来,就像今天的物理学,本质上是数学在物理世界的应用一样。精确的科学之所以是“精确的”,是因为它们是由数学系统提出的。

 

数学基础危机

 

(阅读维基百科:Grundlagenkrise der Mathematik

 

这种方法必须解决困扰现代科学理论的一个基本理论问题。它被称为“数学的基础危机”。数学不能用它自身的方法证明它的有效性。由于数学是所有精确自然科学中表现自然的万能工具,数学的基础危机延伸到所有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并不要求普遍的有效性,因为它们不需要用数学的方式表达。因此,数学的基础危机就是自然科学的危机

 

虽然这场危机对任何科学家或理论家本应该是基本的知识,但当今的科学家完全不知道它的存在。因此,他们对于尊重自然的本质持完全的不可知论。

 

这种无知是很难解释得清的,作为在德语中被称为“Grundlagenstreit der Mathematik”的数学基础争论,主导了20世纪上半叶当时欧洲数学家的精神。当代科学家们对这场科学危机的无知源于这样一个事实:数学家们还没有能够解决数学的基础危机,却用大扫帚把它扫进完全遗忘的地毯之下。

 

数学是一门解释学的学科,没有外部的研究对象。所有的数学概念都是“思想的对象”(Gedankendinge)。它们的有效性不能像物理定律那样在外部世界中得到验证。数学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证明其有效性。

 

这种见解出现在19世纪末,1900年希尔伯特首次将其作为一个理论方案提出。这个时候,大多数数学家已经认识到有必要通过完整的公理化来统一数学理论。这就是所谓的“希尔伯特的形式主义”。希尔伯特本人用先验的方式推出了以直线、点等的一些基本几何概念作为基础的公理化努力。

 

数学的局部公理化在20世纪的前三十年方兴未艾,直到1931年奥地利数学家哥德尔(Gödel)在他著名的定理中证明,数学不能用数学公理化的方法证明它自身的有效性。他以一种不可推翻的方式展示了,每当希尔伯特内在一致的形式主义原理和缺乏矛盾被应用到数学体系时——无论是几何还是代数——它都不可避免地导致一种基本的矛盾(悖论)。这个术语首先由罗素(Russell)提出的,他挑战了现代数学基础的康托(GeorgCantor)的集合论。哥德尔通过逻辑方式表明,数学中任何的公理化方法都必然导致两个相反的结果。

 

连续统假设

 

也可以阅读:Continuum hypothesis

 

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人能够反驳哥德尔的定理,他在1937年对此作了进一步阐述。正如连续统假设所表现的那样,自从有了这个定理,数学的基础危机就开始了,并仍然在持续,尽管如此,哥德尔之后的所有数学家却宁愿忽视它。另一方面,当数学以自然定律的形式应用于物理世界时,它似乎会产生有效的结果。

这一观察得出了唯一可能的结论。

 

“宇宙法则”的发现

 

连续统假设的解决方案以及消除数学的基础危机,只能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中实现,而不是在数学解释学概念的心理空间实现。这是唯一可能的“存在的证明”,它能够消除数学的基础危机,并消除当前它在物理学的有效性,以及无法在自己的领域内证明自身的矛盾。

 

从这一智力探索中出现的新公理体系,将不只是纯粹的数学,而同时是科学和数学。这样一个公理系统只能建立在“宇宙法则”发现的基础上,后者是物理学和数学的起源。在这种情况之下,“宇宙法则”将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基本公理。从这个法则中,所有学科的科学术语,自然定律和各种概念都将以公理化的方式,即,始终如一而不存在任何内在矛盾的方式衍生出来。这样的公理体系根植于亲身经历,将被一切自然现象毫无例外地证实。这一公理体系是科学普遍理论的地基,1994年,笔者在发现了自然宇宙法则之后开发了它。

 

 

参考:

1  乔治·斯坦科夫,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2  PA·Tipler。《物理学家和工程师》1991,纽约,沃斯出版公司。

3  理查德·菲利普斯·费曼。《费曼的物理学讲义》1963,美国加州理工学院

4  Phillip James Edwin Peebles。《物理宇宙学原理》,1993,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5  Berne, RM & Levy MN,《生物学》,圣路易斯莫斯比年鉴图书有限公司

6  Bourbaki, N.《数学史基础》,1994,海德堡,斯普林格出版社

7  Davis, P.《超弦。关于万物的理论?》1988,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

8  H·韦尔.《数学哲学和自然科学》,1990,慕尼黑,奥登伯格出版社(德语)

9  Barrow, JD. 《万有理论:寻求最终的解释》,1991,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

10 乔治·斯坦科夫,《普遍法则:第一卷:普遍物理理论和科学的普遍法则》,1997,普罗夫迪夫,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保加利亚语)

11 乔治·斯坦科夫。《宇宙法则. 第二卷:物理学和宇宙学的普遍理论》,1999年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互联网发布2000

12 乔治·斯坦科夫。《生物调控的普遍理论:宇宙法则的生物学和医学》,第三卷,1999年,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互联网发布 2000年。

 

未完待续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编译 | 马克兔文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