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奥修,关于黑暗你要说些什么?

 

奥修(OSHO):

 

关于黑暗我有很多要说的,因为没人有曾注意到黑暗如是这个奥秘。

 

对于光人们谈了很多,但对于黑暗几乎什么也没有。但黑暗是比光深得多的现象。光来来去去——黑暗永存,它永远不会来,它永远不会走。

 

光不是永恒的,因为它需要燃料,某种燃料,而燃料迟早会耗尽。黑暗不需要燃料,不需要原因,所以黑暗不是一种效果或影响,它能永存。

 

早上,你看到太阳升起,光出现了;傍晚夕阳西下,光消失了,突然黑暗无处不在。那并不意味着太阳消失后,黑暗就会出现。

 

黑暗一直都在,只是因为有光,你才看不到而已。在光面前,你怎么能看的见黑暗?光阻挡了你的视线。

 

所以任何时候只要你闭上眼睛,黑暗就在眼前。任何时候吹灭蜡烛,黑暗就在眼前。

 

佛陀处于意识的最终境界,他或许是唯一选了个能被理解为黑暗的词语的人。

 

否则所有的宗教谈论的都是光,他们完全忘记了光不是永恒的,如果你是光,你也无法长存。光依赖某些东西,它是某些东西导致的。

 

佛陀把他的最终境界称为“涅槃”。连佛教徒都没想过它是黑暗,因为那个词让我们产生了糟糕的联想。但涅槃的意思就是“黑暗”,它的字面意思是吹灭蜡烛。

 

所以2500年来佛教徒们一直在用“吹灭蜡烛”这个字面意思。但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吹灭蜡烛后,会剩下什么?永恒的、不朽的、深渊般的黑暗。

 

感觉你自己充满光辉或许又会让人陷入头脑。感觉自己是光,你或许会改变你的认知——但你的自我不会消失。

 

但吹灭蜡烛就是熄灭自我,浩瀚的黑暗注定会在你内在创造出同样浩瀚的谦逊、谦虚、无我。所以我钟爱这个词。

 

我一直认为光是一种干扰,黑暗是宁静。但千百年来持续的害怕黑暗……因为它跟以前人类活在野外的时代有关……

 

晚上是最危险的时候。白天他还能设法保护自己免受野生动物的威胁,他设法猎杀它们以获得食物。但晚上他是完全无助的。四周漆黑一片,他是个牺牲品。任何动物都能杀死他。

 

白天他还能逃跑,爬到树上或做些什么,但在黑暗中他完全在死亡的掌心里。所以人很容易就能把黑暗跟死亡紧密联系在一起。

 

所有的宗教都把死亡描述为黑暗,把生命描述成光。那只是以前人类还活在野外时的经历。那个经历已经塑造了他的语言,赋予了它各种含义。

 

他还没能再次洗刷那些词语——因为现在他不再活在野外,但他为何还继续害怕黑暗是有特定原因的。

 

有光的时候你不孤单,你能看到所有人。如果光突然没了,别人或许还会在那里,或许不会;有件事是确定的,你感到孤单。你跟群众不再有联系了。

 

群众给了你一定的安全感、一定的温暖,你觉得自己并不孤单。任何危险——有这么多人跟你在一起。但在黑暗中突然你孤身一人,没人跟你在一起。

 

人还没有学会去知晓他的单独之美。他一直渴望着关系,跟别人在一起——跟朋友,跟父亲,跟妻子,跟丈夫,跟孩子……跟别人。

 

他创建了社会,他创建了俱乐部——狮子会,扶轮社。他创建了团体——政治团体,不同的意识形态。他创建了宗教团体、教堂。但所有这一切的基本需要是在某种程度上忘记你是单独的。

 

跟这么多群众联系在一起,你试着忘记那些在黑暗之中你会突然记起的事情——你生来单独,你也会单独死去,无论你做什么你都单独的活着。

 

单独是你存有之中非常根本的部分,你没办法逃避它。

 

你可以愚弄自己、欺骗自己,你可以假装自己并不孤独——你有一名妻子,你有孩子,你有朋友——但这全都是借口。

 

你知道,每个人都知道妻子跟你一样孤独,两份孤独结合在一起不会让情况有所改观,相反它们让其更加恶化。

 

如我所见,为什么爱人们一直在吵架——或许有1000个别的原因,但那些原因都很肤浅。

 

基本的原因是他们选择了对方作为心上人,作为爱人,来摧毁他们的孤独——但它并没有如愿。相反,对方的存在让他们越加意识到自己的孤独。

 

我曾经有个非常有钱的朋友——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孩子……一个人需要的一切,过得非常舒适,应有尽有。

 

当我问他“你现在50岁了,你有了足够的钱——从生意上退休吧,”他当时没有丝毫犹豫。他告诉人们他不再活跃在任何生意之中,他已经退休了。

 

我当时要去阿布山,我告诉他,“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你跟你妻子偶尔应该去去那儿。现在你退休了,你有大把的时间。在那里待几周或几个月。”

 

他说,“你说得对,我们是有时间,但你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也在想,等我退休了,我会觉得自己这辈子会头一次轻松自在。在我年轻时我父亲死了,从此我一直在工作,变得越来越有钱。

 

我曾经希望有一天我会退休、放松,对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任何牵挂。当你告诉我,’现在是时候了——你钱足够了……你还需要什么?你的女儿们结婚了,你没有儿子——你现在还要为谁赚钱?你或许还会活二三十年——对此你根本花不完。你可以靠那些财富活300年。退休吧!’”

 

他说,“我明白,因为我内心深处总是盼着退休,当它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说’是时候纵身一跳了。’但你给我惹了麻烦,现在我很孤独。我从没有过这种感觉。我如此孤独,以至于我对你很气愤。

 

在这种孤独之中我怎么能放松?如果这份孤独继续下去,我不认为我能再活二三十年。它正变得越来越冰冷,越来越黑暗。我感觉自己完全切断了跟世界的联系。”

 

“但是,”我说,“你有妻子为伴。”

 

他说,“那是另一个麻烦。在她面前,我从未觉得像现在这样孤独。我以前整天忙着做生意,经常很晚回家,她总是跟我吵架、唠叨,跟我要这要那。根本没时间感受彼此。

 

现在我整天都待在家里,当我看到她我明白了:正如我很孤独,她也很孤独。两份孤独加在一起没有任何帮助,相反它们让彼此更清楚了。”

 

他说,“我会来阿布山,但我想要有一些朋友跟我们在一起,否则跟我妻子生活三周或三个月”——他爱那个女人——“对我来说太多了,令人难以忍受。”

 

我意识到他的情形,接着告诉他,“现在,你听取了我的第一个给你惹来麻烦的建议,但它并没有给你惹来麻烦——麻烦早就在了。你的生意让你忙个不停,所以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你意识到了。

 

现在听取我另一个建议:与其逃避,不如深入它。它是你的真相——你没办法逃避它。”

 

“它就像你的影子——你跑的越快,你的影子就跑的越快。无论你去哪儿,影子都会跟着你。跟影子对抗很愚蠢。相反,静坐,让孤独感席卷你。

 

一开始它或许令人害怕。你或许觉得自己正坠入深渊。它会漆黑一片,你或许觉得如果再深入其中,它或许会变得更黑暗。”

 

“但我自己的经验是,你对它越了解,你就越爱它。它是你的隐私,它是你自己的。它不是别人侵犯得了的。它是你的特权。保持单独没有任何错。”

 

“但永远别使用’孤独’一词,因为’孤独’一词让人自动联想到需要别人。’孤独’是个病态的词。用’单独’这个词。’单独’本身是健康的。”

 

我告诉他,“如果你能那样做,那么没有必要做别的静心,这会是你的静心——保持单独。即便在人群之中也记得你是单独的,别忘记这一点。你一辈子都试图忘记这一点,现在把它记住。”

 

那个人勇气非凡。他试了——他成功了,他非常感激我……

 

因为一旦你觉得自己是完全单独的,你就会开始觉得你不是身体,身体只是个罩子;你也不是头脑,它只是个机械装置;你甚至也不是心——那也是一种不同的机械装置,有着不同的目的。

 

在所有这些层面的背后,有着晶莹剔透的空间——没有外人穿透进它,它纯净无染。进入那个空间就是进入静心。感受那份单独,你会觉得整个存在都是单独的。

 

没有上帝(神)——那是孤独之人的需要。那些品尝过单独的人已经抛弃了上帝、地狱、天堂,还有其他各种荒唐。你是单独的,整个存在是单独的:单独是唯一的实相。

 

是的,它非常黑暗,但黑暗有着宁静,黑暗有着深度。黑暗有着平和,黑暗带走你所有的知识,带走你认为属于你的一切。它引领你完全走进未知,走进奥秘之中。

 

所以对我来说,黑暗是存在之中最伟大的奥秘之一——比光更伟大。

 

那些害怕黑暗的人永远没办法进入自己内在。他们会不停的转圈,他们永远也抵达不了自己。

 

它必须是黑暗,而非光,因为光来来去去,一旦你发现了你内在的黑暗点,你就发现了某些永恒的东西,某些坚不可摧的东西,某些超出你对生命的认知的东西。

 

它是构成存在的基本物质。但它们只是同一件事——单独或黑暗——的两个名称而已。

 

译自:OSHO Light on the Path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