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0 道成 催眠师道成

 

引言:

无论你是谁,曾经犯下了多少过错,我都相信在你灵魂的最深处,一定有善良和爱在闪光!无论你是多么黑暗的存有,也一定会在一些瞬间,发现自己心里的温柔!

前言:

      个案是个各方面都比实际年龄显得单纯的女孩,在亲密关系和原生家庭里,总是陷于纠葛和痛苦中。一年前来催眠时,发现个案体质很通透,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潜意识对所有问题都流畅地给出了回答,说男友很爱她,并预言以后会结婚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后来发现男友出轨已经分手,而原生家庭的问题依旧,潜意识给出的另外两个预言也没有实现。催眠很成功,问题没解决?我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此次催眠,开始回溯部分一切都很顺利,当我提出要带个案去业力法庭的时候,她就开始有各种状况出现:烦躁,身上难受,发冷......我已司空见惯,是有人不希望我们去,在制造各种障碍,因为这股力量的阻挡,我们没有来到业力法庭,个案用内视力扫描,发现身上确实有植物,我让个案连接这些放入植入物的存有,是几个天狼星人,当我向这几个天狼星人讲业力法则的时候,他们居然表示是第一次听到,看来他们知道的很少,我希望和他们的大佬直接谈:

一:初面

催: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把你们的大佬叫过来,我跟他谈谈好吗?

天狼星人: 好,你可以把我们的大佬叫过来......到了。

催: 首先我非常荣幸今天能够跟你交谈,刚才我跟你的伙伴们在讲解因果业力法则,我想请问这位大佬,关于因果业力法则您知道的吧!

大佬: 知道的。

催: 好的,你们在她身上做实验,这些实验给她造成了非常大的障碍或者痛苦,我相信你们是爱自己的族人和家人的,你们当然不愿意他们受到伤害是吗?

大佬: 是。

催: 对,如果说你们停止对别人的伤害,也是在帮助自己是吗?

大佬: 我们需要扩张我们的领地。

催: 那你们的领地在哪呢?

大佬: 天狼星A。

催: 你们的领地打算往哪个行星扩展?

大佬: 我们想通过地球植入我们的信息,来影响地球上的人。

催: 那么你们通过给她的植入,想传递一些什么样的信念来影响更多的人呢?

大佬: 不愿意让他们去拥有爱。

催: 人类拥有爱会伤害你们吗?或者会对你们造成影响吗?

大佬: 没有。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太多的情感。

催: 那你们彼此之间是什么样的感情呢?你爱你的家人吗?

大佬: 没有感觉。

催: 那我想问一下,那你们生活当中的动力和快乐……你们有快乐吗?

大佬: 没有。

催: 那你们生活当中的乐趣是什么?

大佬: 我们没有什么感情,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一种控制,操控。

催: 那么这样操控别人为你们带来什么呢?能为你们带来满足是吗?

大佬: 能让整个族群越来越壮大吧,能够被控制,能够被操控。

催: 而你们追求的就是力量是吗?

大佬: 对。我们没有什么情感......在她想表达爱的时候,就会被卡住。

催: 这也是植入物里面,你们给她设置的程序是吗?不允许他表达爱,是这样吗?

大佬: 有时候她脑子里有一些负面的信息传达出来,等她表达爱的时候,总会有人来反对她。

催: 这个就是你们希望达到的,你们在她身上做的实验是吗?

大佬: 我们族人与族人之间没有爱。

 

二:爱的实验:

催: 是这样的,这位大佬,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好吗?

大佬: 你先说是什么实验?

催: 我从我的心轮给你发送爱和祝福。

大佬: 不接受!

        我没理会他,闭上眼,观想从心轮向这位大佬发出源源不断的爱,同时发出一念:无论你是谁,有着怎样的过往,我都爱你,无条件的爱你!此念一动,浑身涌起一股暖流,感觉有什么融化了,瞬间落下泪来,我感受着这句如同咒语一样话语,是这句话首先感动了我自己吗?只知道我有什么被解封了。

大佬: 我晕的不行了,我好晕啊……,我好晕啊。

催: 这位大佬,你能感受得到吗?

大佬: 我不接受。

催: 为什么不接受?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去感受爱,接受爱呢?

大佬: 爱会给人带来麻烦,感情会很麻烦。

催: 你对这大佬怎么感觉?

个案: 感觉他的心理状态很黑的,孤立,彼此没有连接,没有情感,没有任何情绪化的感触。个子挺大的,还有脑袋也挺大的。他拒绝接收你的心轮,他拒绝,因为他一旦改变接收了,他担心自己没办法再维护自己的权威。他所掌控整个团体,因此就得重新去改变,他没有办法接受这种改变。他挺抗拒你的。

催: 为什么?因为我给他发送爱是吗?

个案: 因为接受了你的爱,一切都要改变,所有的都会改变。

催: 这位大佬,我相信不管你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走上服务他人的道路。因为这个才是我们的灵魂向上发展,进化唯一正确的道路。也许现在你有你的选择,但所有的灵魂最后都会回归于那个光和爱,没有人可以例外!

大佬: 我不知道,我也很矛盾。

催: 而且所有生命的存在,我们追求的无非都是爱,喜悦,光明和快乐不是吗?那如果说你现在存在的状态,不能给自己带来喜悦,快乐和爱......

大佬: 可是喜悦也会有伤心,爱也会有恨,所以宁愿没有感觉。

催: 因为你害怕这种体验,怕受到伤害,所以宁愿让自己没有感觉是吗?

大佬: 其实是的,害怕去体验这样的感觉。

催: 但是你不觉得生命因为体验而丰富吗?我觉得生命都应该是鲜活的,是充满彩色的,就像彩虹一样,那我想问一下,你以前曾经体验过这种快乐和爱吗?

大佬: 体验过。

催: 在你某个前世还是你现在这一世以前就体验过?

大佬: 这一世以前就体验过。

催: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放弃了这种快乐和爱呢?

大佬: 当我体验到恨和悲伤的时候。

催: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是的)她也有她的自由意志,你们在她身上放置了植入物,你们就干涉了她的自由意志不是吗?

  大佬: 所以我们是想看放入的信念能否成功。

催: 你们放入了一个什么样的信念?

大佬: 体验伤心,因而放弃对爱的追求和渴望。

催: 你们在她身上做的是这个实验,因为伤心而放弃对爱的渴望是吗?

大佬: 其实只要她去尝试正向的力量,她得来的会是负面的东西。

催: 也就是说,她越追求正向,反弹力就越大,她就会越得到负面的结果是这样吗?

大佬: 是的,她追求了半天,他会回到原点—-不追求。

催: 你们是希望让她变得跟你们一样是吗?放弃所有的爱恨情仇,变得麻木、孤立、没有爱,是吗?

  大佬: 是的。

催: 你们可以选择自己的道路,但为什么要把别人变得跟你们一样呢?你知道什么叫残忍吗?你们这样做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伤害了别人,你们觉得这样做是应该的吗?

大佬: (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内在是不应该的。

催: 是的,而且肯定会有业力的产生,一定会有的,而且也违背了你自己心里最深处的那个信念。

大佬: 的确是的。

三:发现善良:

催: 不管你现在选择的是哪一条道路,但我永远都相信在你的心里面,都有善良和光明的存在,它一定存在,只是你把它隐藏起来了!

大佬: (长叹一口气)是。

催: 你把它埋得很深,你逼迫自己忘记它,你让自己相信,你是没有感觉的,你是麻木的,你假装自己不再需要爱,不再需要快乐,你不再去追求光明,但真的是这样吗?我相信我们所有的灵魂都是一样的,我跟你一样,如果我在追求光明和快乐,那就说明你也一样!

大佬: 我只是放弃了而已。

催: 你只是放弃了,但你并没有隔绝这种爱,你并没有把它从你的生命中剥离出去,它永远都在,(嗯)它在你灵魂的最深处!每个生命都有选择的权力,你可以选择站在阴暗的地方,但也可以重新站在阳光下,被阳光沐浴,闻着花香,看到周围的人都那么快乐......

大佬: 我们选择的是黑暗,选择的是封闭自己的感知。

催: 但我相信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改变自己的选择。

大佬: 她这个肉身正在经历的:是光明与黑暗的角逐!因此才让游戏变得有意思,让这个实验变得有意思。

催: 你指的是你们自己在她身上做的实验吗?

大佬: 对,她有一些护佑的力量在,但我也想看看我们的力量有多强大。

催: 保护她的力量,你指的是哪几个保护她的力量?

大佬: 保护她的纯真,她的身上现在正处于光明和黑暗的抉择,就像一个战场一样,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

催: 而你们对这种较量很感兴趣是吗?

大佬: 是。

催: 你们想在这个较量里面看到自己的力量?你们希望最终能够战胜护佑他的力量,是这样吗?

大佬: 是。

催: 那么这种胜利能够带给你什么呢?

大佬: 一种满足感。因为我关闭自己感知的一种正确的引导,一种正确的抉择。

催: 你刚才说有护佑他的力量,你能说一下有哪几个神圣的存有在护佑他?

大佬: 我不愿意说,那不是我愿意面对的。

催: 提起他们的名字会带给你什么?

大佬: 我连名字都不想提。

催: 你的意思就是当提到他们名字的时候,会给你带来伤害吗?

大佬: 不是伤害,是逼迫我重新去认识自己,我不愿意打开我自己的感知。

催: 是逼迫你去认识:其实你自己心里深处是有爱存在的,是有温柔善良一面存在的,这也是你拼命想遗忘的,想封闭起来的这一面,是吗?

大佬: 是!我想看看这个黑暗的一面能否阻挡到她,通过一个肉身来实验:我想证明没有了爱,没有感情,也一样可以活着。

催: 就像行尸走肉也能一样活着?

大佬: 我的手下们都是这样的。

催: 但是你也不能否认在他们的心里都有爱的存在。

  大佬: 我看不见。

催: 我看见了!

大佬: 我不愿意看见。

催: 就像我同样的看到,在你的心灵最深处有爱的存在一样!

大佬: 但也有痛啊!爱与痛并存……

催: 但那颗心是鲜活的。

大佬: 哎!不要再说了!

催: 我深深的同情你,不管你的科技多发达,你的维度多高。但如果一个人他隔离了自己所有的感觉的话.......。你们在她身上的实验要做到什么时候为止?

大佬: 看到最后是谁胜利。

催: 你的意思就是说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是吗?

大佬: 是。

催: 那如果说你们输了呢?

大佬: 换一个。

催: 就是你们会从她的身体里面撤出。

大佬: 如果胜利了,我们会换另外一个肉身来进行实验,其实不单单是她,也有别人。

催: 你们现在同时在多少个地球人身上做这个实验。

大佬: 这个肉身目前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一个。

四:直击心灵:

催: 为什么她的肉身你们那么感兴趣?她的什么特点让你们感兴趣?(大佬长叹一口气,开始流泪)因为她的来源很高,她的灵魂最为纯净是吗?

大佬: 因为她很纯净。(个案流泪,开始哭泣)

催: 我没猜错!这个眼泪是这位大佬在流吗?你为什么流泪?

大佬: 因为我自己知道,我在破坏这个纯净,她很无辜。

催: 谢谢你!你让我看到了你的善良和你灵魂中最闪光的地方。其实你是在做一件违心的事情,不是吗?

大佬: 的确是。

催: 你有同情心,你的心里有爱,你善良,可你假装看不见它。

大佬: 我们挑选最纯净的灵魂来进行实验。

催: 在地球上你们挑选了多少个像她这样的人?多吗?

大佬: 我要问一下,因为我作为大佬,我目前的心思都在这个肉身身上,但是我要问下下面的人有多少个,......还蛮多的,有十几万呢!只是很多植入物没有开启而已。

催: 她身上的已经开启了?你们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会开启?那些为什么没有被开启?

大佬: 因为他们光明的一面,良知面还没有出来。

催: 要等这个人光明的那一面都出来了以后,你们再去做这个实验是吗?

大佬: 是。

催: 大佬,刚才你哭了是吗?

大佬: 是的。

催: 就是说你也会哭。

大佬: 因为我没有意识到这个灵魂的善良。

催: 你多久没哭了?

大佬: 当我看着这个肉身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孩子多么纯净,我都有点舍不得继续这样做了。

催: 是呀,当你看到一个纯净的灵魂,被这样伤害的时候,你也会伤心,你也会流泪,你也会舍不得是吗?请扩展你心里的这种善良和爱,扩展它!

  大佬: 可是扩展之后,我该怎么办呢?我手下的人我该如何教导他们呢?

催: 你难道不可以换一条路走吗?世上的路千万条,你曾经是爱与光明的存有。你选择了这条黑暗的道路,你仍然可以回归到光和爱之中。如果你都能改变,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变?还有谁不能改变?我们每个人活着为什么要去做那些,连自己的心都要违背的事情呢?不管现在你走什么样的道路?你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多远,但你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对美好的追求,对阳光,对爱的渴望,它一直都在那个地方,只是你把这个门锁上了。

大佬: 光明总归会有黑暗的。

催: 黑暗就是现在你在体验的东西呀!当你把这扇门打开,阳光就会洒进来,有阳光就会驱散黑暗不是吗?如果你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到造物主那边去,听听造物主是怎么说的?

大佬: 我不愿意。

催: 你见过造物主吗?

大佬: 没有,我可以把她身上的这些东西撤离。

催: 好的,非常谢谢你!你们在她身上放了多少个?

大佬: 挺多的。我知道,你是希望我把所有人身上的这些植入物都撤走,我也知道你想感化我,转化我整个团队,整个族人。(我含泪一一点头)

催: 非常的感谢您!你今天能够跟我说那么多,告诉我那么多的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真的非常希望能够拥抱你。

大佬: 其实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但我有我的路,有可能我还没有体验够。

催: 我理解,你有权利选择你要走的路,但同样客观存在的是:你没有办法掩盖你心里的善良,否则你刚才不会哭!你也不忍心,所以在你选择走现在这条路的时候,你的心在滴血!

五:达成一致:

大佬: 我的心真的很痛。

催: 对,你忍着心痛,继续走你选择的路,当你再这样走下去,你的心会一直疼痛下去,因为你走的路跟你的心是违背的!什么时候才会有快乐和喜悦?当你外在的行为跟你的心合一的时候,你才是快乐的,你知道什么叫喜悦吗?我的导师曾经告诉过我,喜悦是你的路标,当你走的路,当你做的事情和你的心合一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情绪叫喜悦,喜悦是来提醒你:你走对路了!所以我问你,你多长时间没有喜悦了?如果你没有感到喜悦的话,就说明你在走一条违背自己心的道路!

大佬: 你说的没有错,只是我没有办法去回头。我害怕所有一手建立的这些东西一下子全部崩塌。

催: 那么在你的上面还有老大吗?

大佬: 我吗?好像我上面已经没有老大了。

催: 你是你们那个种族的领袖或者长老是吗?

  大佬: 其实是的,权威!因此我回不了头,下面所有的人都听我的。就算我回头,那以后谁听我的呢!我变了,曾经建立的系统全部都错了。

催: 没有错!那只是一个体验而已,就像你的必经之路一样,为了找到正确的道路,也许我们会走一些弯路!就像我们人类有一个科学家叫爱因斯坦,未来发明他有过很多次的失败,但是难道那些失败都是错误的吗?不是的,所有的失败都弥足珍贵,我们走过的每一个日子,走过的每一条道路,都是我们走向正确方向的一个垫脚石,如果没有走过那段黑暗,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光明?你怎么知道光明是如此珍贵?因为你有对比,也就是前面这个路是你们的必经之路,它没有错!

大佬: 请问你想把我带去哪里呢?

催: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非常愿意看到你能够成为服务于他人的存有,就是51%是服务于他人,49%服务于自己,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很好了。而我相信当你改变了,你能够影响一大片,这就是榜样的力量你知道吗?当榜样改变了,下面都会随之而改变。

大佬: 我内心挺挣扎的。

催: 是的,其实我跟你没有什么两样,我也经常会有这样的挣扎,比方说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发怒啊,生气啊,然后有时我们也会恨一个人什么的。

大佬: 因为有恨才让我们有放入植入物的机会,我们的这些植入物可以滋养这些恨。它有些是有这个功能的,也有不同的,有不同型号的植入物。我说的有点多了。

催: 刚才你问我一个问题,如果你转化了,你担心手下应该怎么办呢?你将带着你的手下往哪里去呢?我经常去业力法庭,可以有一份正向的灵魂契约,上面写着爱,光明,和平,善良,仁慈等等,我会问他们说,你们是否愿意放入这份正面的灵魂契约,很多存有原来都是负面黑暗的,有些还有点邪恶,但他们都愿意被放入这份正面的灵魂契约,就像一个驱动软件一样,当你放入这份正面的灵魂契约之后,他的人就会改变。

大佬: 我知道。

催: 对呀!如果你那些手下愿意的话,也可以放入,这样的话完全就可以转过来,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不愿意跟着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放入这个灵魂契约,上次我在星际业力法庭的时候,地球上有一个存有,他下面掌控着很多的种族,他非常愿意下面所有的种族成员,全都放入这份正面的灵魂契约,而且他自己也要求放入这份契约,后来法官给他们安排了适合他们居住的星球,他们就搬到那个星球上面去安居乐业了。

  大佬: 可以吗?

  催: 可以呀!而且前一段时间法庭还帮助地球上的魔族找了个星球,他们也搬走了。你们如果愿意的话,到业力法庭请法官帮你们找一个适合的星球。你是否需要?

大佬: 其实是需要的,我们不完全是天狼星的,我们是属于那个被遗弃的,我还有很大的伤痛。

催: 天狼星A上面怎么会有被遗弃的呢?什么是被遗弃的?但是你们还是生活在天狼星A上面是吗?

大佬: 对,但是我们不想待在这上面了。

 

六:业力法庭:

催: 我很愿意能帮到你,你可以到星际业力法庭请求,给你们安排一个适合居住的星球,然后你们搬过去。

大佬: 可以。

催: 好,我们一起来到星际业力法庭。

大佬: 到了。

个案: 为什么来的是神一样的人物?有光!(指法官)

催: 那就对了,他们纬度很高,所以有光。好,我想请问法官,我想你已经知道刚才我们和这位天狼星首领交谈的内容了吧?

法官: 那首先要他们进行改变,如果不改变,去另外一个星球也没有用。需要重新去接受他们的良知。

催: 也就是说让他们成为有光明的,有爱的存有是这样吗?

法官: 是。

个案: 大佬想免除自己曾经造的罪业。

法官: 还有把他所做的,和所造成的伤害都收回,他只有先收回了我才能清理。

大佬: 愿意!......好了!

法官: 好,可以清理。

催: 那么大佬,你愿意成为有爱的,善良的存有,愿意唤回自己的良知吗?

大佬: 我愿意重新去学会这些东西。

催: 太好了,那么你和下面的成员都愿意放入我刚才说的正面的灵魂契约吗?

大佬: 我要!是的,谢谢!

催: 好,法官,灵魂契约上写:光,爱,和谐与和平,仁慈善良,正义,灵性觉醒的机会,法官:还需要添加什么吗?

法官: 他们还需要和谐,友好和友善。

催: 那可以为他们找个星球了?

法官: 他们已经不需要找星球了,他们愿意回到天狼星A,他们一开始是因为恐惧而逃离。

催: 他们为什么逃离?

法官: 因为天狼星有善良的族群,也有黑暗的族群,他们是属于黑暗的那一面,所以现在当他们回到最原始的本性时,他们愿意回到新的家园里面,为他的族人们服务。

催: 他下面带领着有多少成员?

法官: 好几亿。

催: 那他们都会转化成正面的存有是吗?

法官: 还需要一段时间。

催: 大佬,你是否需要法官派遣一些灵性的导师,老师到你的族人中,去教导一些真理?

大佬: 这太好了!

催: 大佬,你还有什么需要吗?可以提出。

大佬: 我想和这个灵魂(指个案)对话。我要撤离所有在她身上安置的负面能量,撤离所有给她放入的负面植入物,对不起!!!......可以了。

催: 把你们放在所有地球人身上的植入物都拿出来好吗?我想你们转变了,以后不会需要这些实验了。

大佬: 不需要了,我还要给我们的族人去传播爱呢!

催: 我也要求销毁你们给所有地球人放入的非法灵魂契约好吗?!

大佬: 可以。

催: 看看你们还在地球上放置了对地球和人类不利的东西,可以都消除吗?

大佬: 我得问问下面的人都放了哪些东西,都是他们在做的。

个案: 大佬愿意把放在地球上、所有有伤害的都撤回。

催: 请问法官,这位天狼星首领来自第几维度?

法官: 在第五,第六维度之间。

催: 这位天狼星存有的事都已经处理完了吗?

法官: 还要给他们爱,我们会用光照亮他们。

催: 那些被他们植入和放入契约的地球人,法官可以也为他们发送能量,爱和光吗?

法官: 可以。

催: 我祝福这位天狼星大佬和他的族人们以后能过上幸福快乐美好的生活!(未完待续))

随感:

      对于黑暗,可以对抗,更可以转化!

        作为第三维度的人类, 我们有太多需要修正自己的地方。但在面对他们的那一刻你是真诚的,你是有爱的,就能把这份爱传递给对方, 他们没有物质身体的存有,同步就能感应到。而我也通过这位天狼星首领再一次领悟到心念一动达十方的力量,只是物质身体阻隔了我们对此的感知。

        不完美的我们也可以成为爱的使者,去传播爱!

      做完这个个案之后的几天,我都沐浴在一种温暖,柔和的心境里,选择的音乐也换成了极柔的曲调,身心柔和了许多,也许有一座心墙倒了!在后面的催眠中再去到业力法庭,我更愿意去探查对方行为背后的成因。借由帮助他人,我们得以探索自己内心深厚的慈悲。

        看似渡人,实则渡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