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7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一个团体成员说,自他从西方回到浦那起,他意识到自己胸中有一股紧张和紧绷,他觉得,这跟他不觉得像以前一样敞开和信任有关。

 

奥修检查他的能量。]

 

OSHO 奥修:

 

非常好,它会消失的。但你必须理解它,因为对它理解不清的话,它还会再次出现。每当你在信任,你就会放松,每当你允许任何怀疑,你的心就会紧张——因为信任让心放松,怀疑让心萎缩。

 

通常人们意识不到这一点。事实上,他们的心一直都是萎缩、紧缩的,他们忘记了放松是什么感觉。对反面一无所知,他们认为一切都还可以,但100个人里99个人的心是紧缩的。

 

你越活在头脑里,你的心就越紧缩。当你不在头脑里,心就像莲花一样绽放了……当心绽放时它美极了。然后你真的充满了活力,心也是放松的。但心只有在信任里,在爱里才能放松。头脑会随着怀疑、猜忌进入。怀疑是头脑之门。它就像诱饵。你去钓鱼,你投下诱饵。对头脑来说怀疑是诱饵。

 

一旦你陷入怀疑,你就陷入头脑了。所以当怀疑出现,即便它出现,它也不值得。我不是说你的怀疑永远是错的,我没那样说。我永远不会那么说。你的怀疑或许完全正确,那也是错的,因为它毁了你的心。那样不值得。

 

比如说,你跟一个陌生人待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你怀疑他是不是贼,可不可靠。跟这个男人睡一个房间行吗?即便他是强盗,即便他是杀人犯,也不值得怀疑。

 

与其活在怀疑里,不如死在信任里。与其成为一个活在怀疑里的百万富翁,不如在信任中被劫。一个抢劫你财富的人,抢不走任何东西。但是如果你怀疑,你就失去了自己的心。

 

所以当我说信任,我并不是说信任始终证明是对的,我没那样说。很多时候信任会让你身陷困境,因为你越信任,你就变得越脆弱。你越信任,你就越会成为那些准备行骗之人的牺牲品。他们想要信任之人,否则他们谁也骗不了。

 

但我仍然说那就被骗。它的代价没怀疑高。如果一个人必须选择,而选项只有两个——被骗或是怀疑——最好是被骗。一旦决心已定,怀疑就逮不到你了。

 

怀疑很强大,因为它让你聪明机灵。怀疑很强大,因为它对你说,“你没有防护。我会保护你的。”怀疑说,“我并不反对信任。信任,但先仔细观察。先怀疑再信任。当你确定没有被骗的可能性了,再信任。”

 

怀疑从不说,“我反对信任。”不,怀疑总是说,“事实上,我正在帮你找一个可信之人,我是你的仆人。如果你听我的,你就能找到一个可信之人。”

 

但你永远找不到对的人,因为一旦你习惯了怀疑,它是一种慢性的东西。即便你跟上帝面对面,你也会继续怀疑。它跟外面的人无关。你只是有这个习惯。你没办法立刻放松它。如果你一辈子都在保护它、守着它、喂养着它,你没办法把它放一边。

 

很多时候信任会造成非常不安全的情形,会引你踏上险途。你会变得更脆弱,更容易被骗。但我仍然说无论代价多大,信任是唯一要保护的财产。

 

现在你会明白这一点,因为你的心立刻会告诉你你的系统里什么出了错。它是一个很好的暗示,你能够感受到信任和怀疑,以及它们对你的影像。

 

所以每当你觉得心里有些东西在紧缩,立刻往内看——怀疑在某处升起了。在某处你失去了跟你的信任的连接。在某处你跟生命不再步调一致。你已经分离了。

 

怀疑把人分离。信任让人统合。当你统合了起来,心就有了韵律的、和谐的流淌。那就是我所谓的神圣。活在心里,心绽放着——那就是圣人。活在头脑里、算计、机灵,就是罪恶。

 

所以观照它,不要再失去这个暗示。很好。

 

译自: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