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6 夕阳 无古亦无今

 

“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生死是命运的安排,就好像黑夜和白天的交替,这种交替是不能够干预的,它是事物本身的一种变化。人们总是把天当作父,终身爱戴它,更何况高超的道呢。人们以为国君是一定超越的,所以终身愿意为君王效命,又何况被尊为大师的道呢。

 

在这段中最鲜明的一个含义就是,它提到了生死是一种命运,而这种命运就像白天和黑夜的轮转一样,是人不能够轻易改变的,人完全没有办法去改变的。但是我觉得,几乎所有曾经活在世界上的人都不自量力地试图改变它,每一个人都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你回忆一下,一定无数次地想过要如何改变你的命运,从小到大你曾经那么多次地、通过各种方式想要改变命运。在无能为力的时候,你通过算命、占卜、占星、烧香拜佛来试图改变命运。当这一切都显得苍白的时候,你渐渐地开始敲宗教的大门,你试图通过宗教、咒语、诵经、禅定等等这一切的方式来改变命运。

 

我听说近期有很多人到南传的禅修林去禅修,其中很多是商人。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商人去禅修呢?据说流传这么一个谣言说,那些商人在禅修林打坐七天以后回来,他们的业务就会神奇地暴涨,财务状况就会神奇地好转。显然他们七天的禅修并不是为了禅修,背后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业务、生意。人们以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试图改变着命运的推动,通过禅修、咒语等各种各样的方式,唯一要做的就是改变命运。

 

但在这里庄子却说命运是不能改变的,它就好像白天和黑夜一样,它是一个自然的韵律。生死的现象没有人能够改变,从生下来到死亡总共七八十年的时间,那是一个整体的推动,你很难改变它。

 

那到底命运能不能被改变呢?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话题,这几乎是每一个人都在关心的话题。大的框架是不能变的,也就是生和死、白昼和黑夜这些大的框架是不能变的,你终将有一天要步入死亡,进入那扇死亡大门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这个大的框架是不能变的。也许有人会问那个中间的过渡期,包括从生到死的整个过渡期能不能变呢?如果你把这个框架再放大,会发现整个人类的命运也存在一个基础的框架,文明的兴起到文明的灭亡。星球的命运也存在一个大致的框架,甚至宇宙的命运也存在一个大致的框架。也就是说一切的运动都不是杂乱无章的,都有一个不可见的框架存在。

 

古人讲每七年是一个周期,每七百年又是一个小的周期,每两千一百年又是一个大的周期。一个人一生当中,基本上可以以七八十年作为一个命运的周期,这些小的周期、中的周期、大的周期的框架业已存在,你很难动摇它们。而且你会发现,一个人的小的框架是嵌在中的框架里面的,而中的框架又是嵌在大的框架里面的,它们环环相扣,不是一个孤立的运动。即使你觉得活在世界上是一个单独的人,但是依然被紧密地嵌在这个世界的框架之内,也就是说整个世界的命运依然作用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由此看来没有一个人是能够逃脱整体的推动,即使你有个人的周期循环,但是循环依然在整体循环的一个大框架内。

 

一个人仅仅是想改变个人的命运都那么的困难,更何况是想改变整体的命运,那个推动力要多么得大。整体的方向经过几千年的酝酿,它几乎是一个强大的、有目标的前进,更加难以改变,每个人都是巨浪当中一朵非常小的水花。由此看来,一个人的命运是多么难以动摇、难以撼动,它注定要随着整体的推动向前运动。如果你以更大的视角来看,任何一个人的命运注定要随着整体的推动而向前运动,所以你无法改变白昼和黑夜的运动规律,这个规律没有人能够动摇它,因为它是一个大的框架,它意味着整个星系的运动。

 

太阳的升起和落下不是个人化的,它甚至不是地球化的,它代表着太阳系、整个星系,一个渺小的人类根本无法撼动它,活在地球上必须遵循着太阳的周期,渺小的人类一生的命运也必须遵循着整个太阳系的推动。如果你看到了这个尺度,将视野打开到广大的画面中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件事就是,当顺应整体的推动的时候,你的一切将会非常轻松。当整个河流是向东流去的时候,如果你要向西流就变得非常困难,而你要向东流几乎不要费任何的力气,因为河流本身就会推动你。

 文章摘自《庄子耳语 006 》,夕阳老师著。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