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者:直到我达到了可以自如地选择我所想和所做的意识状态,我是不是才不会在无意识中积累更多的业力?这个选择是怎样做出的,萨古鲁?

 

萨古鲁:你只是在问我,“直到我变得有觉知,到了那个时候,我要如何选择?”是这个问题吗?

 

求道者:这个选择是怎样做出的?

 

萨古鲁:每个人都做出选择;即使是被动的也是他们的选择。无意识做出选择是被动、不自主的。举例说你现在生气了。这是你的选择。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你相信这是处理问题的方式,但是这个选择是如此的无意识---它是被动而不自主的。在不同程度上,它不自主地发生了。所以你是有选择地生活着,但是这个选择不带有觉知---它是无意识的选择。有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次山卡拉·皮莱走进一间酒吧,后面跟着一只鸵鸟。当他坐下后,酒吧服务员过来问点些什么。他说:“给我来瓶啤酒。”接着转身问鸵鸟,“你想要点什么?”“我也要瓶啤酒”,鸵鸟说道。酒吧服务员边倒酒边说:“一百五十六卢比五十派士。”他伸手到口袋,拿出了分毫不缺的零钱。第二天,他和鸵鸟又来到酒吧,而且他点了啤酒。鸵鸟说:“我和他一样。”又一次的,他伸手进口袋,付了同样的零钱。这变成了惯例,直到有一晚,这两位又来到酒吧。“和平时一样?”酒保问道。“不,这次我要大杯威士忌,”他说。“和他一样,”鸵鸟说道。“两百七十九卢比”酒保说。又一次的,他从口袋拿出一分不少的零钱。酒保再也不能按耐他的好奇心问道:“不好意思,先生。你是怎样做到每次从口袋里拿出不多不少的零钱的?”“嗯,”山卡拉·皮莱说道,“几年前,我清理阁楼,发现一个旧的灯。我檫它的时候,一个精灵出现了,并且允诺我两个愿望。我的第一个愿望是如果我需付钱买什么的话,我只需要把手伸进我的口袋,然后不多不少的零钱就会在那里了。”这太聪明了,”酒保说。“大多数人会许愿一百万或其他什么的,但是只要你活着,你总会如你所想般的富有!”是的,不管是一升牛奶还是劳斯莱斯,不多不少的钱总会有的。”山卡拉说。酒保接着问道,“那另一件事情,先生,鸵鸟是怎么回事?”山卡拉.皮来回答道,“我的第二个愿望是,一个长腿的少女。”(译注:chick,意思为雏鸡、少女。)

 

现在整件事情在于有意识地做出选择。即使一个简单的动作,比如你早上醒来,无意识的你选择不想醒来。当太阳升起,你想要拉被子盖住脸。你知道吗?这是一个无觉知的选择。你的身体想要停留在床上更久些,更久一点,更久一点。出于某种原因,它不愿起床。生命中有如此多的层面,你的生活经验有如此多的限制,如此之多,无察觉的,你并不是期待着这一天。例如,明天你要出去野餐。在太阳升起前,你会醒来。在前一天你有觉知的决定了;你很兴奋。你期待明天。这是个愉快的经历。你会知道你会在太阳升起前醒来。否则,无意识地你会把被子拉来盖住脸,因为这个阳光不是你所期待的,因为跟随阳光而来的是今天的股票价钱,跟随阳光而来的有今天的问题,跟随阳光而来的还有整个世界到你生活里。所以你选择无觉知地屏蔽掉这些;但是现在我们做出有觉知地选择。即使你醒来,无觉知的选择你要喝杯咖啡,身体才会觉得舒服。但是你可以做出有觉知地选择,“不,我要洗个冷水澡,并开始做我的瑜伽练习。”

 

为什么会有苦行之道,关键在于:你开始做原本让你感觉不舒服的事。一旦你开始做这些不舒适的活动,虽然不喜欢,但是你完成了它。如果你做着你不喜欢的事情,你唯有清醒和有觉知地做,没有其他办法。这就是为什么苦行之道之所以存在。你开始有觉知地做每件事。没有其他方式。现在,慢慢地,你练习在生活的各种情形里如何保持觉知。当你感到饥饿,天然的渴望是去找食物。现在你有觉知地选择着:“我很饿了,但是我不吃。”没有其他方法远离食物,除了保持觉知,但是直接去吃,你不需要觉知;你可以饿了就过去拿来吃。在生活中这些简单的事你可以开始有觉知地做。例如,我们一天只有两餐,后者仅一餐。开饭时,自然你会觉得饿,但是你不要马上就吃。你等大家都坐好。等食物都进到每个人的盘子里,然后你祈祷,接着很慢速地进餐。这需要觉知。仅是在你饥饿时这么一停顿,仅是等上这么三四分钟,这需要大量的觉知。去拿食物直接吃很简单,但是你会变得越来越没有觉知。

 

这个意识被带入你的生活。每天早晨,你想要喝一杯咖啡,但是你坐着并练习克里亚瑜伽。练习瑜伽时,你无法不带着觉知。喝咖啡时,你可能是无意识的。我不是说你无法带着意识喝咖啡,但是你很容易无意识地做这件事。现在,你无法不带意识地做克里亚。你唯有保持觉知。所以,就像这样,你在生活不同的方面培养觉知。最初的时候,可能没有你的有觉知状态只有一个半小时,但是,慢慢地,你在生活的不同方面带入了觉知。培养意识,就这样慢慢渗入你的生活,但那并不是全部。最主要的是,你能够在不同的生活情形下保持觉知。只有这样,你甚至才能在离开身体的时候,全然地保持着觉知,否则,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离开身体,即从一个维度转换到另一个维度的时刻。或者,某种程度上,是从某一层面上的束缚中解放出来。那也是一个达到终极自由的机会。当生命完成了所有的功课,当一个人从业力中解脱,即将摆脱他的身体,在下一次的业力还未发生。所以,如果足够的意识还保留着,这个情形或空间,就会为一个人提供完全消融的机会。这个短暂的生命旅程结束,下一次的业力还未发生。实际上,你的状态就像是一个解放的存在。如果你带着足够的意识,这就成为了一个实现终极解放的可能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