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2 奥修

 

 

奥修回答:

 

  快乐是不快乐的另外一面。如果你想要成为快乐的,你将必须保持不快乐。这个陈述将会看起来非常矛盾,但是其实不然。生命就是如此。只有一个不快乐的人能够快乐,不快乐创造出那个快乐能够被感觉的情况。

 

  如果你生了好几个月的病,那么当你突然再度变健康,你就会觉得非常快乐。你在生病之前一直都健康很多很多年,但是你从来没有那么快乐,根本没有快乐,你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它,而现在你很高兴说你是健康的。

 

  为什么?这个快乐来自哪里?它来自你的生病。你的生病创造出不快乐,创造出那个背景。现在你再度变健康,所以你能够感觉——唯有当某件事发生来作为对照,你才能够感觉。

 

  当一个穷人变得很富有,他会很快乐,非常快乐。但是你不会看到富有的人快乐,他们很富有,所以快乐是没有意义的,他们一点都不会感觉到它。你变得越富有,你就越不快乐。如果你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你将会忘掉一切关于快乐的事。

 

  那就是每天在发生的,快乐只是一部分,就像是不快乐的海洋中的一个岛。

 

  只有囚犯知道自由意味着什么。当他从监狱出来,看到树木和太阳和天空,同时看到人们,并知道说他的身上已经没有脚镣手铐,那个时候他知道自由是什么,但是不久之后他就会忘记。

 

  你并没有觉知到你的自由,或者你有吗?你曾经享受你的自由吗?你曾经欢舞因为你的手没有被铐上吗?你曾经欢舞因为你没有在监狱里吗?你曾经欢舞因为你可以看到整个天空,你不需要透过钥匙孔来看吗?不,你从来不会感觉到任何快乐。

 

  有一次,一个非常富有的人想要变快乐,他尝试了各种方法,但是都失败。他去找很多圣人,没有人能够帮助他。然后有人建议:「你去找木拉那斯鲁丁,他住在某一个镇上,他是唯一能够对你有一些帮助的人。」

 

  那个人带了一袋钻石去,他将那个袋子打开给木拉那斯鲁丁看,当时他坐在外面的一棵树下,在阳光下休息。他说:「我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人,我想要快乐。为了我的快乐,我准备给出任何东西,但是我什至连一次都没有尝过快乐是什么,而死亡已经在逼近,你能够帮助我吗?我要怎么样才能够快乐?我拥有世界上所有的东西,但我还是不快乐,为什么?」

 

  木拉看着那个人,它发生得很快,那个富翁不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他就只是跳到那个人身上,拿了那一袋钻石就跑了。

 

  当然,那个人一直跟,又哭又叫地大声喊出:「我被骗了,被抢了!」

 

  木拉对于那个镇上的大街小巷都很熟,所以他就到处转来转去,一下往这里,一下往那里。那个富翁一生中从来没有跑步,他一直在哭,泪流满面,他说:「我全部被抢了,那是我这一生所赚来的钱,你们大家来救我!帮助我!」

 

  然后就有一大堆人围过来,等到他们找到了木拉,木拉已经回到原来那个富翁找到他的地方,那个富翁的马还站在那里,木拉坐在树下。那个富翁在哭,呼吸困难。木拉将那个袋子还给他。

 

  那个富翁说:「感谢神!」然后喜极而泣,同时内心完全平静下来。

 

  木拉说:「你看,我使你快乐了,现在你知道快乐是什么了吧!这个袋子一直跟着你好几年,但是你并不快乐,它必须从你身上被带走。」

 

  快乐是不快乐的一部分,那就是为什么快乐不应该是你生活的目标,因为如果你想要快乐,你将必须保持不快乐。你越是不快乐,那么,只有一些片刻,很少而且隔很久,才会有那些快乐。

 

  目标不是快乐,目标是喜乐。不要问我:「什么是快乐?」因为那表示你在找寻快乐。如果你来这里是要找寻快乐,那么你来错地方了,要去找木拉那斯鲁丁。

 

  我在此的努力是要创造出喜乐,而不是快乐。快乐是没有价值的,它要依靠不快乐。喜乐是超越:一个人超越了快乐和不快乐的二分性。一个人观照着两者,快乐来临,一个人观照着而不跟它认同。一个人不会说:「我是快乐的,安静——太棒了。」一个人就只是观照,他会说:「是的,一片白云在经过。」

 

  然后不快乐来临,一个人也不会变得不快乐,他会说:「一片乌云经过,我是那个观照,那个观照者。」

 

  静心的一切就是关于这个——只是成为一个观照者。失败来临,成功来临。,你被赞美,你被谴责;你被尊敬,你被谴责——各种事情来临,它们都是二分性。你继续观照,观照着二分性,然后第三种力量会在你里面产生,第三个层面会在你里面产生。二分性意味着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快乐,另外一个是不快乐。观照两者,有一个深度会在你里面产生——第三个层面,观照,沙克希(Sakshi)。

 

  那个第三层面带来喜乐。喜乐没有任何跟它对立的,它是安详的、镇定的、清凉的,它是没有任何兴奋的狂喜。

 

  我无法定义快乐是什么,因为它依你是哪一种人而定。对你来说快乐的事,对你的兄弟来说也许是不快乐的;对你来说不快乐的事,对你的邻居来说也许是快乐的。

 

  有四个女人坐在美容院的吹风机底下好几个小时,在她们的闲聊结束之后,她们将话题转到哲学。第一个女人说:「快乐是当我先生将他的薪水支票拿回来的时候。」

 

  第二个女人陈述:「快乐是在拉斯维加睹博赢的时候。」

 

  第三个女人评论:「快乐是没有先生和没有小孩跟的渡假。」

 

  第四个女人下结论:「快乐是吃东西可以不要担心热量的时候。」

 

  在偷听到这些谈话之后,一个美发师小声对另外一个人说:「快乐是不必听这些母鸡咯咯叫。」

 

  它因人而异,你的快乐是你特有的癖好,它对别人来讲也许是不快乐。关于它没有什么真理,它只是你的梦。你可以有任何你所喜欢的梦。对某人来讲,权力就是快乐,对另外的人来讲金钱就是快乐,对又另外的人来讲金钱是痛苦——他会逃离,放弃金钱,他逃离所有的权力,去到丛林里。对某人来讲,大家聚在一起是快乐,但是对另外的人,单独,它依你而定。

 

  但是我对快乐根本没有兴趣,因为基本上它必须依靠它的相反,而任何依靠它的相反的事都会使你分裂。分裂地生活就是生活在地狱里。

 

  我喜欢达成一件不必依靠它的相反的事,事实上,它并没有它的相反。喜乐没有它的相反之事。成为喜乐的就是回到家,一个人变成一个佛——安详的、镇定的、清凉的、安静的,但是非常喜乐。

 

摘自《毕达哥拉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