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未解之梦如同未读之信,且来看看。

一个人若无法记得梦境,就仿佛他从未知晓自己的梦。

因此,任何忘记且未知其梦之人,

将无法受益于梦的实现。

——《光辉之书Ⅰ》199B-200A

 

如同神话世界中任何一位有自尊心的英雄,我们必须愿意去对抗巨龙、穿越沼泽、斩断情绪组成的纠结荆棘。想要唤醒「内在灰姑娘」或赢得王子的不可能不去面对危险,或是不经过各种力量的试炼。

 

然而,我们当中只有极少数人像希腊神话中的英雄赫丘力士那样,在婴儿期便有能力掐死被放到摇篮中要杀死他的毒蛇(童年创伤),接着又征服了涅墨亚狮子(愤怒),清理了奥革阿斯国王肮脏的牛棚(淤积的次级情绪:罪恶感、怨恨、挫折感、恼怒、忧郁、悲伤、沮丧、懒散、怠惰、懦弱等)。

 

我们非但没有英雄的壮举,还很容易退缩,害怕将自己充满杀气的狂暴释放到这个世界。一旦在压抑状态下安全地建构了自己的世界,我们便用冷冽的钢铁筑起一道高大的围墙,全副武装,设定防御机制来击退外界的假想敌,或是模仿惊慌失措的鸵鸟,将头埋进沙里,希望风暴赶快过去。但这场风暴发生在我们的内在世界,让人陷入负面的低落情绪中,除非去面对并采取行动,否则它是不会减弱的。

 

当然,我们无法阻止自己去感受内在这场由负面次级情绪形成的风暴。当它在身体里以如此大的力道翻腾,我们怎么可能感受不到?我们会抽搐、肌肉紧绷、身体扭曲——这种种感官感受是如此痛苦,让我们因此退缩。如果允许自己聚焦于身体的感受,我们就有可能开始去处理这场没在风暴。

 

但是,我们并未处理疼痛的源头,反而将之向外投射,然后指责这个世界、指责身边的人。或者,我们会把这个痛隔离起来,以为忽略它就能让它饿死。

 

我们可以用另一个希腊神话中英雄的故事来说明我们的困境。普罗米修斯从众神那里偷火,想带给人类生命与启蒙。因为这个举动,宙斯惩罚他,将他锁在悬崖边,派一只老鹰每天早上来啄食他的肝脏,晚上又让他的肝脏再生,使他承受日复一日的折磨。如果我们允许自己去感受我们动弹不得的防御状态,就会发现自己有多像普罗米修斯。

 

如同普罗米修斯,我们正在寻找光,却被拴在岩石上(淤积的次级情绪),此时,我们压抑已久的狂暴转向内,化为一只老鹰,攻击且吞噬我们的内在。原本希望带给世人的火却在体内燃烧,我们是否有勇气如注视这样的梦魇?

 

你是否忽视恶梦背后的情绪?

 

你有没有在小时候,做了恶梦,突然惊醒,「有个人在追我!」你大声叫着。

「没事没事,你做梦了!」你的妈妈打开床边的灯说道,「你看,这里没有人。」(这里指的是外在的实体世界)。她忽视或忘记了,真正重要的是你内在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我不想跟你讲我的梦,这个梦太可拍了!」你对爸爸说。

 

爸爸说:「那就忘了吧,快回去睡!」他的回答并没有帮助到你什么,因为那个入侵者在你闭上眼睛时依旧追赶着你。恶梦不会这么轻易消失,既然它们是因为我们感知到自己非常真实的情绪产生的混乱感受而出现,怎么可能轻易消失?

 

如果不做任何事来帮助你,你接下来的许多年可能会继续被恶梦纠缠。长大以后,你有可能会服用安眠药来避免面对来自潜意识的呼唤,若有一天到达药物耐受性临界点,安眠药失去效用,你就会服用更多药物。

 

但是,这些被恶梦折磨的人该受到责难吗?他们因为绝望且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而逃离自己;他们从未获得任何工具,来处理内在那些吓人的画面。

 

阻塞的能量会显现为疾病

 

 幸运的是,多数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永远逃离。阻塞的能量终究会爆发,强迫我们去关注并寻求协助。记住,受阻的本能与情绪一旦启动,就必须移动到某个地方。例如,它们无法借由激烈的梦获得我们的注意力,就会用其他方式达成目的。累积的能量会在盔甲上找到裂缝往外渗漏,一旦漏出来,便会以某个适合我们生命所在层次的形式呈现出来,得意洋洋地在我们原本感觉舒适的身体上显现为「不适」(疾病)。

 

 

疾病会显化在四个不同层次:肉体层次(腹泻、心悸、脸部抽搐、姿势变化等),情绪层次(幻想、错觉、破坏性行为模式等),心理层次(偏执、强迫症、人格分裂、妄想症等),以及精神层次(怠惰、冷漠、愤恨、倦怠、意义丧失、背弃信仰等)。

 

如果能量阻塞了,你或许可以确定一件事;疾病终究会出现在上述四个层次之一。你能想像住在一间四壁已经有裂缝的房子里吗?如果无法相信自己的家是稳固的,你不可能在生活中找到太多乐趣?你的焦虑,以及裂开的墙壁种种摆脱不掉的念头,会让你失去对现实的健全理解。雪上加霜的是,你现在不是在处理疾病的源头,而是执着于疾病造成的影响。

 

然而,如果不能或不愿意允许自己「看见」,我们如何能找到疾病的根源,并加以处理?疾病的影响或症状是否就足以启发我们?它们有什么共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