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0

 

 

我的老师赛斯说,你的心和你的意识决定你怎么想,你怎么想能够决定你的心情,你的心加上你的思维方式和你的心境,创造出你的实相,创造出你的健康。

 

创造出你的实相的,就是这三项东西:一项是你的心,一项是你的意识,一项是你决定你要怎么想。你决定你怎么想,就决定你是什么心情。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打算要去山东,结果我被“放鸽子”。以我的身份和地位,我一定会气炸的。可是,我就在想,命运的发生,一定有它的道理。所以,我并没有发火,也没有抱怨或者觉得不舒服。

 

你怎么想,决定你用什么心情面对这个世界。我常说,你学了赛斯哲学思想,你就已经超越了所有的心理学了。

 

比如,心理学有时候在探讨我们受自己过去的影响,比如我们受自己童年的影响。而赛斯哲学思想会让大家记住这句话:“当下是威力之点” 。

 

 

你没有受到你的过去经验的掌握,你也没有受到你儿时成长环境的掌握,你也没有受到你原生家庭的掌握。你受到“你自己对于过去经验的诠释”的影响。你受到“你自己对过去所发生的每一件事的诠释”的影响。所谓诠释,就是你怎么看你的过去而产生你当下的心情。

 

我想说,你的过去没有直接影响你,你周遭的人事物没有直接影响你。比如,你的伴侣在对着你凶狠地发脾气,对着你大声吼叫,你可以觉得对方得了狂犬病,面露凶光,像疯狗一样。你的确可以这样去诠释。

 

记得我在做一些夫妻互动的案例的时候,我跟个案说:“你的孩子或是你的伴侣最凶的时候,就是他最脆弱的时候。一个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才会表现得最凶,来掩饰隐藏他的脆弱,当一个人强烈地在攻击你的时候,是他最害怕你的时候。你们不要只是看到表象,你们要看到里面内在的部分。”

 

我们所学的传统心理学一直在讲,人受童年影响,也受过去影响。而我们认为,一切并不是这样,而是你受到你当下对过去经验的诠释、你如何解释那个经验、你如何解释那件事来影响你。那些事情没有直接影响你,你是受“你对那件事情的感受、你对那件事情的看法、你对那件事情的解释”所影响。

 

每一个人对每一件事都有不同的解释。在不同的时间,你对同一件事,都有不同的解释。比如,以前你觉得你爸爸不爱你、对你很凶,老是打你骂你。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原来爸爸内心爱你爱得要死,怕你不念书,怕你走错路。你突然对你爸爸对你很凶这件事,有了不同的诠释。

 

 

当不同的解释出来了,感受也就不一样了:原来的版本是,我爸爸讨厌我,我不够好;现在则是,我爸爸很爱我,爱得要死。所以,你如何解释这个世界,这个解释权是你的,你就像大法官解释宪法一样解释你自己的人生。你如何诠释你的过去和你的人生,那个诠释权在你的手上。

 

诠释权,即解释这件事情的权利。你对某件事情的感受,就是你的感受,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

 

比如,你觉得东西好吃就是好吃,觉得难吃就是难吃;你可以觉得你的过去真是一团乱,你也可以觉得,你过去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意义,过去是让你成为“今天的你”不可或缺的因素;你觉得周遭都是烂人,你也可以觉得周遭都是你的良师益友……你怎么觉得,你就活在你的心境当中。你重新找回诠释权,你就重新得回力量。

 

“诠释权”这三个字真的很重要,你一定要把这个权利拿回来。你如果没有把这个权利拿回来,你会掉在你的负面和限制性的信念,而没有办法解脱出来。

 

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全部重新改写自己的过去,你只要重新诠释。如果你重新诠释你的过去,你的过去就改变了。如果你重新诠释你自己这个人,你的人生就改变了。

 

 

我们一直掉在习惯性的观点里。我甚至告诉大家,家长可以重新诠释你的小孩子。举个例子,有一天,一个妈妈来挂我的门诊号,她说她的女儿很凶,情绪反弹很大。

 

我跟这位妈妈说:“你还没有放掉‘不断地逼女儿功课好’这件事情,你还没有放下这个期望,所以你女儿的病就一直持续存在。你女儿在潜意识里,是在和自己愤怒,愤怒她自己为什么没有像她妈妈这么优秀功课这么好。”

 

女儿的潜意识想要功课好,以达成妈妈的期望,可是她的头脑没有办法获得那么高的成绩,所以在她的潜意识不断地恨自己、攻击自己,然后她投射出去攻击爸爸、攻击妈妈。其实内心最痛苦的是这位女儿,因为她没有达到妈妈的期望。

 

我刚才重新诠释了这个女儿的内心,妈妈就了解了。所以,你们要拿回诠释权、拿回力量。

 

你怎么诠释这个世界,你怎么看这个世界,是你个人的权利。以我为例,我是用这两个人生观看这个世界:第一个,我自从来到地球之后,我从来没有打算要活着离开;第二个,我是来地球出差、旅游、学习、考察兼玩耍。我用这个角度诠释我的人生,我的人生就变得不一样了。

 

 

记得之前我在香港跟学员说,这个时代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因为这个时代来到地球出生的人,可以享受很多种丰富的经验。比如,金融海啸、地震等等,人类有历史以来,从来没有像这个时代这么精彩过,这是最丰富的时代,我们也有着最丰富的人生。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生,你的感受会不一样。

 

你对你的生命有着诠释权,这句话有很深的含义。这个权利在你的身上,你掌握这个诠释权,你就会更深入地知道,什么叫做“我创造我自己的实相”。

 

以“生病”为例。如果癌症的诠释权在患者自己的身上,他就拿回了主权:“我怎么解释我的癌症?癌症来自我的痛苦,癌症来自我的负面能量。我只要把负面能量拿掉,我就能重新得回人生的快乐,我的癌症就可以疗愈。”

 

如果你找对你人生的诠释权,你的人生会完全改变。我一直强调,“诠释权”这个力量,其实是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过去我们把诠释权都交给别人、交给专家,而没有交给自己。过去,我们把生命的诠释权交给了爸妈:你接受了你爸妈对于人生成功与失败的诠释权,你接受了你爸妈对于好的伴侣或不好的伴侣的诠释权。请问,你自己的诠释权在哪里?

 

 

举个例子,我们有个学员,有一次她的痛风发作。她说她的内在不断地左右为难,心里想来台北,人却被老公绑住。如果她重新获得一种诠释权是:“老娘我就是要来台北,老公你有种,就把自己气死。我是嫁给你,又不是卖给你们家,我来台北看我女儿,天经地义……”当她得到了诠释权,她就得到力量。

 

反之,如果她的诠释权是:“万一我执意自己去台北了,回来我老公在家里给我颜色看,那我不是很痛苦?”

 

可是,老公要怎么样,是他的事,你怎么可能阻止他怎么样?你只能决定你自己,你不能决定别人。所以,我也请这位痛风的学员把生命的诠释权还给老公:他可以这样想,你不一定要认同他所说的。

 

当你找回你自己人生的诠释权,你就会找回自己的力量、找回自己的人生。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个人实相的本质》

 文字整理|开心果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