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段关系不会遭遇到问题,或者这么说,要是你见到任何没有问题点的关系,就表示那个关系已经不存在了。两个人吵架吵累了之后,他们开始接受现状,一切都变得很无趣,所以他们不想再吵了,不想再改善什么。

 

  关系是一则公案,除非你已经把一件更根本的事情处理妥当——你自己,否则你无法解开这则公案。爱的课题只有在你穿越过静心的课题之后才能得到解决,在那之前不可能,因为,制造问题的就是你们两个没有在静心的人,两个人都处于迷雾当中,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么各自的困惑相乘之后势必会多了好几倍。

 

  除非你能静心,否则爱只会是痛苦。等你学会如何独处,等你学会不必任何理由就能享受自己单纯的存在,就有可能处理好接下来第二件事。第二件是更复杂的问题,因为那牵涉到两个人的相处,唯有两个静心的人能活在爱里,那时爱就不是公案了,不过到那时候,爱也不是你认知里的关系,那将只是一个爱的境界,而不是关系的状态。

 

  我了解关系的困难,然而我鼓励人们去经历这些困难,因为这些困难会使你意识到根本的问题:你——在那深处的你是一个谜。对方只是一面镜子,要直接看出你的问题出在哪里并不容易,在关系里则可以很清楚的显示出来。镜子就在那里,你可以从那面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模样,对方也可以从你的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模样。

 

 

奥修《爱、自由与单独》

图文来源:奥修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