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8   奥修每日分享

 

奥修:

 

今天有必要讲一些关于身体的事情。

 

第一件要了解的事是,人类生命能量的中心是肚脐。小孩只有从肚脐才能获得生命;他生命的树枝与小分支只有从肚脐才会开始伸展;只有从肚脐他才会得到能量;只有从肚脐他才会得到生命力。

 

但是我们的注意力从来没有集中在那个能量中心——甚至连一分钟也没有!我们的焦点,并不在于那个能让我们了解那个能量中心、那个生命力中心的系统。我们的整个注意力以及教育,都集中在那个帮助我们忘掉它的系统!那就是我们的整个教育都错了的原因。

 

我们的整个教育正在使人们慢慢地走向疯狂。

 

光靠大脑,只会使人类走向疯狂。

 

你可知道,一个国家受教育的人越多,在那里疯子的人数就增加得越多吗?在今天,美国有最多数量的疯子。那也算是一种骄傲。那证明了美国是最有教育的、最文明的国家。

 

美国的心理学家说,如果同相的系统再持续一百年,在美国将很难找到一个清醒的人。甚至在今天,在四个人之中,有三个人的头脑都是处于一种摇摇欲坠的状态之下。

 

光是在美国,就有三百万人每天都会去找心理分析师。在美国,内科医生的数量正在慢慢变少,而心理分析师的数量却在增加。连内科医生都说人类的疾病百分之八十属于头脑、而不属于身体。而随着这种了解的成长,这个百分比也会增加。

 

一开始他们说百分之四十,然后他们开始说百分之五十,现在他们说百分之八十的疾病属于头脑、而不属于身体。我向你保证,在二十到二十五年以后,他们会说百分之九十九的疾病属于头脑、而不属于身体。他们必须这样说,因为我们所有的强调都是大脑所给予的。大脑已经变得疯狂了。

 

你不知道大脑是一种非常精致、脆弱和微妙的东西。人类的大脑是世界上最精致的机器。有那么多的压力被加在这台机器之上,而大脑竟然不会完全崩溃与发疯,这简直是一种奇迹!

 

生命的整个负担都压在大脑之上,而我们却不了解它有多么精致。我们很难了解头部里面的神经有多好、有多精致,而它却必须承受所有的负担、焦虑、痛苦、知识、教育……这些生命的重量。

 

你也许不知道,在这个小小的头部之中有大约七千万条的神经。只要由这个数字你就可以知道它们是多么的细小。

 

没有任何的机器或工厂能比这更细致。七千万条的神经存在于人类小小的头部之中,这个事实显示出它们有多细致。有那么多的神经在一个人的头部,而如果它们一条接着一条的被伸展开来,它们将可以环绕地球一圈。

 

在这个小小的头部之中有着如此微妙的、细致的机构。在过去五千年来,所有的压力都被放置在这个细致的大脑中。结果将是无法避免的。结果是神经已经开始崩溃了,它变得不清醒、发疯了。

 

思想的负担只会把人类带入疯狂。我们的整个生命能量已经开始绕着大脑移动了。静心者必须把他的生命能量带往更深的地方、更往下走、更朝向中心;他必须把生命能量转回去。它要如何被转回去呢?要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先了解身体——这是第一件事。

 

第一件事:身体并不被视为庙宇、灵性旅程之路、或发掘生命能量中心的通道。身体不是以放纵的观点被看待,就是以弃俗的观点被看待。但是这两种方法都是错误的。

 

通往生命中的伟大事物、以及值得去达到的事物之路就在身体之中,而且这条路也要经过身体。

 

身体应该被视为一座庙、一条灵性之路——只要我们不抱持这种态度,我们不是放纵者就是弃俗者。在这两种人之中,我们对身体的态度既不正确也不平衡。

 

有一个年轻的王子受到佛陀的点化。他在生命中看过各种的娱乐,他曾经只为娱乐而活。然后他变成了一个比丘、和尚。其它的比丘们都非常惊讶。他们说:“这个人要成为一个比丘!他从来没有走出他的皇宫过;他从来没有走下他马车过。他以前走过的路都是由丝绒地毯所铺盖的!现在他想要成为一个乞丐!他到底想要做什么疯狂的事情呢?”

 

佛陀说过,人类的头脑总是在极端之间移动——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人类的头脑永远不会停在中间。就像钟摆从一端移到另一端,却永远不会停在中间,同样的,人类的头脑也从一个极端移到另一个。直到目前为止,这个人都活在其中一个极端——放纵身体的一端;现在他想要活在另一个极端——弃绝身体的那一端。

 

而这种事的确发生了。当所有的比丘都走在大马路上时,这个王子,这个从来没有走在丝绒地毯以外路上的王子,竟然会走在充满荆棘的小路上!

 

当所有的比丘都坐在树荫下时,他会站在太阳底下。当所有的比丘每天吃一次东西时,他会一天禁食,然后一天吃东西。在六个月之中他变成了一具骷髅,他美丽的身体变成黑色,而他的脚也受伤了。

 

在六个月之后佛陀去找他:“须罗那!”——这是他的名字——“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我听说当你是一个王子的时候,你非常擅长演奏维拉琴。这是真的吗?”

 

他说:“是的。人们都说没有人可以像我那样的演奏维拉琴。”

 

佛陀说:“那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也许你可以回答它。我的问题是,如果维拉琴的弦太松了,音乐能不能够出现呢?”

 

须罗那开始笑。他说:“你问的是什么问题啊?甚至连小孩都知道,如果维拉琴的弦太松,那么音乐将不会出现,因为声音无法从松弛的弦被创造出来,没有办法去弹它。所以音乐无法从松弛的弦当中出现。”

 

于是佛陀说:“那如果弦太紧呢?”

 

须罗那回答:“音乐也不会从太紧的弦出现,因为太紧的弦在它被接触的那一刻就会断掉。”

 

于是佛陀问:“何时音乐才会出现呢?”

 

须罗那说:“音乐会在我们无法说弦太松、也无法说弦太紧的状态下出现。会有一个弦既不松也不紧的状态。会有一个在两者之间的点、一个中间点。音乐只会在那里出现。而一个杰出的音乐家,在他开始演奏之前会检查琴弦,以便了解弦太松或太紧。”

 

佛陀说:“够了!我已经得到答案了!我来找你就是要告诉你相同的事情。

 

就像你是演奏维拉琴的专家一样,我也以同样的方式成为演奏生命这个维拉琴的大师。而这个适用于维拉琴的法则也适用于生命的维拉琴。

 

如果生命之弦太松,那么音乐就不会出现,而如果生命之弦太紧,那么音乐也不会出现。一个想要创造生命音乐的人,首先要确定弦不会太松、也不会太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