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用「講」似乎比較偏向系統性的論述,用「談」比較偏向泛泛的聊天式的談論。這一篇講自在,時間是早上七點多,各式各樣的聲響開始在周遭響起,一方面又在想著上班,老實說,要在這種時刻保持安靜穩定的心緒真的並不容易,自在,談何容易,也許這也是訓練的一部份吧。

 

葉天士:葉天士講「自在」,自在就是我們平常講的自由自在,另外一種講法就是不受拘執、拘束、執著。受什麼拘束?受別人給予你的束縛所拘束,執著是你對於其他事、物、象的執著,當你能夠把別人加諸於你身上的,你加諸於外界的這些東西放掉、不拘執的話,就是自由自在的狀態。

 

從人的觀點來看,什麼樣的自在值得去追求呢?就是生死的自在,能夠由自己把握生死。但是對一般人來說,把握自己的生死,「於生死得自在」是一個相對遙遠的境界,所以,我們把這樣的境界拉近一點看,拉近到一般人可能做到的地步,就是睡夢得自在。什麼叫睡夢得自在呢?就是在你從清醒到睡著這中間你能夠清楚地覺知,做夢了知道自己在做夢,也知道自己做什麼樣的夢,這個叫做「於睡夢得自在」。通常我們會很清楚地覺知脫離夢境,但是進入夢境卻總是在不知不覺之間,這是關於夢的自在。

 

人說:「沒有啊!我好像不記得有做夢。」嗯…應該這麼說,其實大部分睡眠時都會做夢,卻是一段一段的,只是不一定記得,在夢中所呈現的情況可能具有某種意義,這些意義常常隱而不顯,需要仔細的思索,如果說醒來之後沒有立刻記錄下來,那麼在夢中以隱微的方式所揭露的啟示就消失不見了,這是絕大部分的情況,所以連在睡覺、做夢、生活都不能自在,怎麼能談得到生死的自在呢?這是關於自在第二個面向的談話。

 

第三個面向是在日常生活當中,常常被從小灌輸的觀念所引導,這裡所謂的灌輸不是說非得有人對你講一條又一條的規則,而是潛移默化的規則,或許我們可以把它稱之為文化。另外一種引導來自於我們的生活形態,比如說每天的電視、報紙、網路資料等等,這些訊息不斷地在你的周遭呈現,也就無意有意之中,逐漸形成對你無形地一種限制、束縛。還有你周遭的人群、同事,藉由互動的過程也有意無意影響了你,這些都使你不能自在,不能自由自在。

 

你對於自己的看法更是嚴重地限制了你,當然這些看法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源於周遭人事物的影響,但是我們很少、很不容易去察覺這些影響,總是帶著一副有色的眼鏡去看待這個世界,去建立自己以為的世界,以為自己所看到的才是真實的,卻不知道這是大腦的解釋。人的大腦很有趣,它是一個接受器也是一個翻譯器,它把在你周遭的,透過感官接受的訊息翻譯成一個又一個的概念,但是我們卻不知不覺地認為這些概念都是真實的,比如說,當你心情好的時候看到一朵盛開的花,你會覺得這盛開的花朵多麼的美麗;當你傷心的時候看到同一朵花,你會覺得這朵花無論再怎麽開終將會凋謝,所以同樣的一朵花將因為你所處的狀態不同而有完全不一樣的意義,這就是我們對客觀事實所賦予的不同解釋,那麼到底那個才是真實的呢?我們能不能從這樣的束縛當中脫離而得到自在呢?能不能讓這些客觀的事物以它原本的面貌呈現呢?你們能不能讓自己自由自在,讓所有的存在也都能自由自在?當大家都自由自在了,這個世界不就自然提升、揚升了嗎?

 

以當我們把心思放在等待,等待別人為我提供救援、為我提供揚升、為我提供…,這就是我們把自己的命運交在外在的環境、外在的來源上,而忽略了自身才是更重要的關鍵,所以要想自在,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我們自己,那麼請想一想,你真的想自在嗎?你束縛了自己也束縛了別人嗎?請想一想這樣的問題,再見。

传导 : 凡夫http://blog.sina.com.cn/u/2103421412

 

     【全線閱讀】《與諸神對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