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3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正如我跟你说的,首先是感觉,首先是心。第一阶段属于心,只有心知道满足和喜悦。如果你跟你的心有连接,你就会知晓满足与喜悦,就像甘甜的泉水流向你,充满你,从你里面溢出。

 

但我们跟心没有连接。心在跳动,但我们没有连接。

 

你必须明白这一点,因为只是长了一颗心,不要继续以为你就跟心有连接。你跟自己身体里的很多东西都没有连接,你只是在拖着你的身体。

 

连接意味着深深的敏感度。你或许甚至都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有可能唯有你生病时,你才能感觉到你的身体。

 

头疼了,你才感觉到自己的头,头不疼的话你跟头就没有连接。腿疼了,你意识到了腿。只有事情出了错,你才意识到。

 

如果一切都OK,你就会完全没有觉知,真的,那才是能建立连接的时候——当一切都OK——因为当某些事情出了错,你连接的是疾病,你连接的是某些出了错的东西,健康已经没了。

 

你有头,然后头疼了,你有了连接。你连接的不是头,而是头疼。只有没有头疼,头充满了健康时,跟头的连接才是可能的。但我们几乎完全丧失了那个能力。在我们OK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连接。

 

所以我们的连接只是一种急救措施。头疼了:需要一些修复,需要吃一些药,需要做点什么,所以你建立了连接,要做点什么。

 

在一切都好时,试着跟你的身体连接。躺在草地上,闭上眼睛,感受你内在持续着的感官感受,感受你内在持续着的健康。躺在河里,水正触碰着你的身体,你身体每个细胞都变凉了。

 

从内在去感受那份清凉是怎么进入每一个细胞,怎么深入身体的。身体是一个伟大的现象,自然界的奇迹之一。

 

坐在太阳下面,让阳光穿透你的身体。感受温暖进入你的身体,它越来越深入,它触碰到你的血细胞,照射到骨头上。太阳是生命的源泉。

 

所以闭上眼睛,感觉什么正在发生。保持警觉,观照并享受。渐渐地,你会觉知到内在持续着一种非常微妙的和谐,一种美妙无比的音乐。然后你就跟身体有了连接,否则你只是拖着一具死尸。

 

那就像是:与一个不爱车的人相比,爱车的人跟汽车有着不同类型的连接和关系。一个不爱车的人只是开车,他把车当做一种交通工具。但对于一个爱车的人,即便车出了细微的改变,即便声音有了细微的改变,他也能意识到。

 

车里某些东西发生了改变,突然他意识到了。别人听不到,乘客坐在车里,他们听不到。但发动机声音有一点点改变,任何响声,任何改变,那个爱车的人都会意识到。

 

他跟车有着深深的连接,他不只是开车而已,车不只是交通工具,相反,他把自己延伸进了车里,他也允许车进入自己。

 

你可以把身体当做是一种工具,那么你就不需要对身体很敏感。身体不停的诉说很多事情,你从不去听,因为你没有任何连接。

 

……

 

所以首先试着对你的身体越来越敏感、敏锐。倾听它,它不停的诉说很多东西,你太头脑了,你从没倾听过它。

 

每当你的头脑跟身体之间有冲突,你的身体几乎总是比你的头脑正确,因为身体是自然的,你的头脑是社会的。身体属于这个浩瀚的自然,你的头脑属于你的社会,你的年代、时代。

 

身体深深的扎根于存在,头脑只是浮在表面摇摆。但你总是听从头脑,你从不听从身体。因为这个长久的习惯,连接丧失了。

 

你有心,心是根,但你没有任何连接。首先开始跟身体连接。很快的你就会意识到,整个身体在围着心这个中心振动,就像整个太阳系都围着太阳转。印度人把心成为身体的太阳。

 

整个身体是一个太阳系,围绕着心转动。当心开始跳动时,你活着,当心停止了跳动,你会死去。心始终是你身体太阳系的中心。警觉到这一点。但只有你对整个身体警觉时,你才能逐渐警觉到心。

 

当你饿了,为什么不静心一会儿?别着急。当你饿了,闭上眼睛,静心观照饥饿,以及身体是什么感觉。

 

你或许已经丧失了连接,因为我们的饥饿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饥饿,而不是身体上的。你每天下午1点吃饭。你看着手表,已经1点了,于是你觉得饿了。

 

手表可能时间不准。如果别人说,“你的手表半夜就停了,它坏了。现在才11点。”你的饥饿感消失了。这种饥饿是假的,这种饥饿是习惯性的,因为头脑制造出了它,而不是身体。

 

头脑说,“一点钟了,你饿了。”你必须饿了。你总是到了一点钟就饿,所以你饿了。

 

我们的饥饿感几乎99%是习惯性的。断食几天,感受真正的饥饿,你就会惊讶。前面三四天你会感到非常饿。到了第四或第五天你就不会感到这么饿了。

 

这不合逻辑,因为随着断食的继续,你应该感到越来越饿才对。但3天后你就不觉得那么饿了,到了第七天你可能会完全忘记饥饿。11天后几乎每个人都会完全忘记饥饿,而身体完全没问题。

 

为什么?如果你继续断食……那些在断食上下了很多功夫的人说,21天后才会出现真正的饥饿感。

 

所以这意味着,前三天你的头脑一直坚称你饿了,因为你没有过进食,但那不是饥饿。不出三天,头脑就受够了不停的告诉你。你根本不听,你非常漠然。

 

到了第四天头脑什么也不说了,身体并不觉得饿。接连三周你都不会觉得饿,因为你储存了这么多脂肪——那些脂肪会自噬。三周之后你才会感到饥饿。

 

这是针对于正常身体。如果你储存了过多的脂肪,你或许三周都不会觉得饿。有一种可能性,你可以储存足够多的脂肪度过3个月,也就是90天。

 

当身体消耗完储存的脂肪,你第一次会真正感到饥饿。但那是困难的。你可以拿口渴试试,那很容易。

 

一天不喝水,等着。不要习惯性的喝水,等着,去看看口渴意味着什么,如果你在沙漠里,口渴意味着什么。

 

阿拉伯的劳伦斯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当时在沙漠里迷了路,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我意识到什么是口渴,因为在那之前没有必要。每当我的头脑说,‘现在你口渴了,’我就会喝水。在沙漠里,迷了路,我身上没带水,也找不到绿洲,我第一次感到口渴。那种口渴美妙极了——整个身体,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水。它成了一个现象。”

 

如果你在那种口渴之下喝水,它会带给你一种满足,那是通过习惯性的喝水你体会不到的。

 

所以我跟你说,马哈维亚,以及像马哈维亚这样的人,他们知道食物的真正味道。你无法知道……因为马哈维亚会花三个月进行断食,然后他会出去乞讨。

 

只有当他的身体而不是头脑说去乞讨时,他才去乞讨。当身体说,“现在我精疲力尽了,”饥饿感支配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着食物,这时他才出去乞讨。

 

他不会听从头脑。地球上一定从来没有人像他这样品尝过食物。但耆那教教徒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们认为他没有味蕾,他们认为食物的味道他吃不出来。

 

我的感觉是,只有他知道味道是什么,他全身都知道,他整个身心都知道。

 

你只是通过你的舌头知道味道,但舌头很有欺骗性。那根舌头已经服侍头脑这么久了,它已经不再服侍身体。

 

舌头能欺骗你,它已经成了头脑的奴隶。它可以不停的说,“继续吃,食物很美味。”它不再服侍身体,否则舌头会说,“停!”舌头会说,“你吃什么都没用,别吃了!”

 

甚至牛跟水牛的舌头都比你的舌头更扎根身体。你没办法强迫水牛吃别的草——它自己挑。你无法强迫你的狗在它生病时进食——它会立马跑出去,吃草、吐出来。它跟身体更有连接。

 

首先,人必须深深的觉察到身体这一现象。身体的复苏、复活是需要的——你拖着一具死尸。只有这样你才能逐渐感受到,你的身体及其所有的欲望、口渴、饥饿,在围着心转动。

 

接着,那颗跳动的心不只是一个零件,它是跳动着的生命,它是生命的悸动。那个悸动带来满足和喜悦。

 

摘自: OSHO Vedanta - Seven Steps to Samadhi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