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1-14

编辑 马克兔文

 

 

 

Zingdad

 

 2018.08.15

 

 

  专题系列十四

Adamu 系列谈话 - 扬升书(三)

《古代红色吸血鬼已经灭亡》(上)

 

 (接一)

现在我需要把这个故事放在一边,然后告诉你们另外一个非常奇怪而又令人震惊的故事。再一次,某些存有,我想你们会认为他们是恶魔存有,因为我被告知,我们应该把他们称为Marsons (Mars - 战争之神)。这些灵性实体与神圣本源完全脱节,他们以痛苦为食,战争对于他们犹如随便吃的自助餐,他们在痛苦中壮大自己。所以他们喜欢战争,战争让他们变大变强壮。他们有一定的智慧和能力,自远古以来他们在做的事就是,试图激起战争。

 

他们能够操纵思想,让人们愤怒,让人们生气。他们试图指挥冲突的双方,让人们真的生气,这样的话,人们会真的想要开战。他们是战争恶魔,这些Marsons。你们不能真正与他们交往。你们知道吗?作为人类存有,如果你们试着与他们交谈,你们会陷入麻烦,你们会遭遇非常困难的时刻。

 

但不知怎地,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吸血鬼是如何与他们签订合同的,他学会了如何与他们打交道,如何在双赢的情况下与他们签订合同。因为他想要战争,因为他赢得了权力,所以,他通过激起紧张局势,通过使用他的操纵技能,通过使用金融权力,通过使用他控制政客们并可以导致战争这一点在地球上制造战争。然后他告诉Marsons战争发生的时间和地点,Marsons给予他权力和能量,他们授权给他和那些服务于他的人,在这个吸血鬼和Marsons之间有一种共生关系。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很多信息,很多内容都很奇怪。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被宣布,Marsons 即将获得他们生存的盛宴,这个吸血鬼即将攻占他认为的敌人的后方。他将顺利地通过自己的方式、通过自己的组织、通过自己的家族拥有这个世界,支配这个世界。然后,有一些事情开始出错,他对欧洲联盟开始出现破裂感到相当惊讶,你们会记得英国投票脱欧的事情发生了。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也许你们认为英国需要留在欧洲,因为团结更好,一个欧洲更好,也许政治上是需要的。但幕后的故事是,这个老吸血鬼想要一个统一的欧洲。

 

他实际上想把欧洲变成拥有一支军队的一个国家,然后他还想统一欧洲和美国,将其作为自己使用的一个工具,这是他的目标,这是他的计划。然后计划被打破,然后他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不久之后,美国开始选举,他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计划,关于他想选举如何进行的计划。现在,再一次,你们可能真的不喜欢特朗普总统,你们可能对特朗普总统有各种负面想法,无论你们怎么想我都没有问题,你们对他的看法是你们的看法,我对此没有任何异议。

 

但我要说的一点是,唐纳德·特朗普不是那个老吸血鬼想要的美国总统。因为他是个多面手,他不会玩这个球,他是一个局外人,他不是系统的一部分,他从来没有打算被选为总统,他的本意是分散注意力,他本来打算搞砸选票,然后一个本来打算赢的理想候选人胜出,那是玩这个吸血鬼游戏的其中一人,没人知道他是谁,似乎是同样的狼在他们称呼的‘深层政府’(the deep state) 里。在你们真正到达隐藏在遥远地方的老吸血鬼之前,还有比你们知道的更多的系统组织,幕后层层的拥有权力的手下。

 

事情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老吸血鬼决定,是时候出手了,是时候推进他的计划了。他认为如果战争在欧洲爆发,如果可以点起火来,所有这些移民将导致欧洲爆发内战。信仰之间不相容,移民和居民的宗教信仰是不同的,很容易激怒两者并导致内战。在欧洲和美国安排公开的战场,好,然后宣布与俄罗斯开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他相信一切都会到位,欧洲和美国人民将立即奔赴战场,欧洲和美国人民的恐惧会促使他们选择他提供的方法,他会得到他想要的候选人,他会得到一个统一的欧洲,一切都为他服务。

 

但某事以完全前所未有的且毫不令人吃惊的方式发生了。我无法详细介绍它,但是,一个化身在地球上的光明一方的代表,根据我的理解,埋下了一个思想陷阱 (psychic trap)。这个人甚至不太明白光明一方在做什么,后者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他们有能力埋下吸血鬼踏入的思想陷阱。

 

确切地说,因为那些吸血鬼实际上是不死生物 (undead),我的意思是真正的不死族,身体已经死了。它通过那些黑暗仪式和恶魔的影响被人为地保持活着。所以,当心灵陷阱啪地一声关上时,这个吸血鬼陷入昏迷状态。当想法通过他的大脑时,在吸血鬼发出命令的那一刻,心灵陷阱突然关闭。比如,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让我们用这个念头,就在他想发布三战开始’的命令时,心灵陷阱关闭。

 

详细说明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确实是超出我的范围了。但重要的是,吸血鬼进入心灵休克(psychic shock) 的状态。此后不久,我的意思是不死生物,我不认为可以说他死了,但他最终无法与他的身体保持联系,离开了这个地球,现在处于灵体领域 (spiritual realms),在那里他需要处理自己的痛苦世界。

 

朋友们,我一直在忙着讲故事,现在才对你们说话。这个结果绝对改变了一切。千百年来,一直在幕后操纵表演,一直在走向控制世界,这个终极木偶大师没了。

 

虽然他属于一个特殊的血系家族,但他不相信任何人,我的意思是,他有数千年的寿命,但他不相信任何人,没有朋友,在这个存有的生命中没有伟大的爱。

 

他确实相信,如果他传授了他所有的知识,如果他传授了几千年来他是如何让自己活着的做法,如果他传授了如何牵制和控制Marsons以及所有其它信息,他相信如果他把这些传给另一个存有,那么其他存有会杀了他。他们会的,因为那时他们不再需要他。因此,作为唯一知道如何做这些事情的人,他让自己成为必不可少的。

 

这意味着,他去世的时候,没有自然的继承人。他以为他会永远活着,他以为自己会成为世界帝国的头。没有自然的继承人,就没有人知道如何做他要做的事情,那意味着他的家族分裂。他还从其他13个家族中拉出一些人,仅仅是把他们拉入他的家族里。所以,由于这些分裂,整个结构本身崩溃了。

 

你们实际上可以看到这一点。如果你们仔细看,如果你们去看政治世界发生的事情,如果你们真的在看并试图了解幕后发生了什么,你们可以看到这个。对于控制政府、控制资源来说,有一场真正的内部斗争,而这斗争实实在在发生在美国。看看这个讽刺的左-右派斗争,你们也知道,左右派都不能代表美国。幕后有很多的混乱,深层政府’正处于混乱状态。

 

站在这个正在破碎的合流处,欧洲不知道去往何处,因为深层政府’不再统一在一个目的、一个方向、一位大师的领导之下,突然间,Marsons 迷失了。现在你们可能会注意到,无论你们的政治派别是什么,我不认为政治派别是非常重要的。就像你们最喜欢的巧克力,这个人喜欢这个口味,那个人喜欢那个口味。

 

你们知道吗?这就是你们现在的生活。我不认为这实际上很重要,但你们可能已经注意到,无论你们喜欢的派别是哪一个,另一方的人似乎已经疯了,他们没有,我的意思是说人们只是变得疯狂,变得非常极端,即使你们没有偏好哪个政治派别,种族、宗教紧张局势无处不在,好像世界正在升温而疯狂。

 

这是有原因的。Marsons 失去了方向,他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他们只是刺痛他们能找到的每一条打开的神经,他们让他们能找到的每一个人都生气,而且他们确实会造成他们能够导致的每一个分裂,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老吸血鬼会做什么,他们不知道如何引发他们垂涎欲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他们只是做他们能做的一切。

 

他们面临的问题是,他们没有自己内在的神圣能量来源,他们在利用他们的能量储备来触发这些情况,这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所以,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没有发生,他们会开始失去能量,他们开始,我想他们开始泄气,他们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弱,越来越小越来越弱,他们回到他们应该具备的状态。

 

不是这个吸血鬼让他们被喂养。令人如此震惊的是,这种小小的能量导致小小的所有的不适。他们实际上有一个古老的目的,他们实际上是为了吸取恐惧、痛苦、沮丧、生气的能量,他们是为了吸干它们,而不是为了煽动壮大它们,他们并不打算成为战争的代理人。

 

局势已完全失控。所以我们几乎无法相信这个疯狂的更新,这个我正在为你们提供的更新。但是我们现在还在这里,我们处于这种突然发生的状况里,无可避免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所有的计划,我想,有人会说,银河系光明一方的代理人,所有这些计划都是为了对付这个吸血鬼的,所有这些事情都落到一起。我们还好。

 

这些Marsons制造了所有这些混乱,那么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渡过难关。因为,真的,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新的时代,我们需要渡过风暴,我们显然不能允许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

 

所以,我要做的是,我将教导人们如何治愈自己的心理。如何治愈自己,这就是我能做的。我不是说你们必须,但是我邀请你们和我一道踏上这段灵性之旅。我打算教导人们如何治愈自己的心理,因为如果你们的心灵没有愈合,你们无法帮助别人,你们无法帮助地球。

 

如果你们的意识中有伤口及需要愈合的地方,那么你们很容易被类似Marsons这样的实体触发,那就是你们发现自己被知道的一切激怒的地方。你们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阅读特朗普总统刚刚发布的推文,那会让你们生气,或者相反,如果你们喜欢他。你们看到左派做的事情,你们知道,他们是雪花,他们疯了,你们需要与他们作斗争。

 

或者你们知道,你们可能被种族主义触到了,你们只是注意到那里的所有种族主义,这让你们感到愤怒。或者你们知道,无论触到什么,只要你们被一些事情触到,而那些事情会让你们生气,会让你们讨厌那些人,会让你们想杀死那些人。而且你们知道,如果有人说他为战争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比我想象的更充足的准备,那么这类人现在首先需要疗愈自己。

 

我一直在做一种疗愈,我一直在帮助人们,治愈别人是我给出的礼物,这就是我在地球上所做的事情。最近我被召唤去教导人们如何做到这一点,教导人们如何自愈,教导人们如何互相疗愈,这就是我能做的事。我可以帮助人们自愈及互愈,这样我们就会变得不那么容易受到影响。

 

然后,昨天,我刚刚收到阿达姆发出的更新,关于我们对这些Marsons可以直接做什么。有一种我们可以应用的技术。我们创建一个特定的圈子(circle)并扩展它,它会让Marsons失去能力或者无法在圈子内行动,或无法在地球上行走。创建这些圈子,我需要合作者,欢迎任何想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我非常希望能够做到这一点,行走在星球上,去帮助这里那里的人们,教导他们如何治愈自己,以及帮助他们创建这些圈子。

 

现在,不是巧合,我将在9月份到达美国,取决于你们何时看到这个视频。只剩几周了,如果你们在20189月份之后看到这个视频,那时我在夏威夷,我也想花些时间在美国其它地方。

 

我希望可以联系你们中的一些人,而且我希望可以教导我的教学内容。所以我已经计划好了这个活动,我还要教导如何重新整合灵魂,如何疗愈你们的灵魂,那是课程的一部分。我还将在自由区(free zones) 创建其中一个灵魂的忆起,这个安全疗愈空间的穹顶,也许是可行的。

 

我不知道是否有可能在洛杉矶遇到你们中的一些人,我会在洛杉矶呆几天,纽约呆几天,我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能做什么。不过那之后,明年我要去欧洲,然后我们来看看我接着要去的地方。你们不必和我一起做这些事,但我真心邀请你们参与自己的疗愈练习,意识到自己会被触发的伤口或地方,成为这个时代的荷爱者(agent of loving)

 

形势变化很快,我们是新时间线(正在打开)的机会之窗,我们应该进入这些时间线,它们将在随后的更新中被提到。显然地,我会更多地谈论这个话题,并且分享更多阿达姆在将来可能更直接谈论的内容。所以,请继续关注我的网站,我邀请你们注册我的免费时事通讯。如果你们还没有注册我的免费时事通讯,我把网址贴在这个视频里,你们可以随后注册。当有更新时,我会让你们知道。我邀请你们参与其中,我将尽可能多地分享信息,我会告诉你们我能做什么。我相信地球上还有其他的疗愈师,他们会参与这个内容并分享他们能做的事情。

 

你们应该听说过爱的革命(the love revolution)。好吧,我认为现在是时候改变了,我们一直渴望带头走向爱与合一、联结与完整。因为最大的障碍现在在消除,所以我们走向目标并不是那么困难。

 

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访问我的网站并留下你们的留言,这样的话我可以知道你们在哪里,你们需要什么信息,我可以收集你们的看法并在今后的更新内容中解说它们。

 

爱你们所有人,这是Zingdad,再见。

 

译自:Zingdad.com

原文地址:

https://zingdad.com/publications/books/the-ascension-papers-book-3/231-the-ancient-red-vampire-is-dead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