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5 奥修

 

 

  在巿场的排水沟里躺着一只死狗,路过的人都觉得很嫌恶。「多么恶心!」有一个人说,然后将他的头转过去。「呸!好臭喔!」另外一个人说,然后呜着他的鼻子走过去。「看他突出的肋骨,多么丑!令人作呕!」第三个人说。「他尸体上什至没有足够的皮可以拿来做鞋带。」第四个人说。「毫无疑问地,他的下场很凄惨。」第五个人说。

 

  然后在这个一致的毁谤声中有一个温和的、指责的声音插进来说:「珍珠还比不上他牙齿的白!」人们散开来,低声说着:「那一定是耶稣,因为其他有谁会对一只死狗说一句好话?」

 

  那就是耶稣的精神。他很全然地爱这个世界,所以他在任何地方都无法找到任何罪恶,他很全然地爱这个世界,所以对他来讲没有什么东西是丑的,一切都被蜕变成发光的美。

 

  存在是那个你投射在它上面的,存在反映你。如果你的心中有丑,你将会在每一个地方都看到它;如果你的心是天真的,你所看到的存在就会是处女般的。你继续在听你自己的回声。

 

  真正的圣人是一个无法在世界上找到罪人的人,但是你们所谓的圣人就只是所谓的而已。对他们来讲,整个世界变成充满了罪人,他们靠谴责存在。他们越是谴责人们,他们就觉得他们越高:他们越是把你往下压,他们的自我就越满足。

 

  记住,一个真正的圣人从来不会碰到一个罪人。即使他找寻,他也找不到一个。这就是真正圣人的定义:一个无法在存在里面找到任何丑的人,对他来讲整个存在都被蜕变了,被转变了,它是难以置信地美,它是全然地美,它是完整地美。

 

  当存在对你来讲变成全然地美,你就知道了神。神并不是一个人,你将无法在任何地方碰到祂。祂没有形式、没有名字。神是一个「在」,但是那个「在」只能被具有这种美感的敏感度、这种美感的觉知的人所感觉到。

 

  耶稣能够在一只死狗里面看到某种非常美的东西。他说:「珍珠还比不上他牙齿的白!」在那个白当中,神出现了;在那个白当中,那个「在」被感觉到了。而你甚至无法在一个很美的日出看到它,你无法在一朵玫瑰花里面看到它,你无法在一个很美的女人或男人看到它,你无法在一个天真小孩的脸上看到它,你却继续在教堂、庙宇、和寺院里找寻,你所有的找寻都是徒然的。

 

  宗教只不过是达到这种敏感的觉知,觉知到一切都被蜕变成难以置信的美。美就是神。

 

摘自奥修《毕达哥拉斯》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