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那里震动,总有一些和你频率相同的人来一起震动;开始一个人震动,后来许多人一起震动,那震动的声音将越来越大,最终,宇宙都能听见。

 

即使你不震动,你只是胡乱的摇晃,只要你不停地摇,最终也将有一些人加入你,和你一起摇晃……所谓一个人乱舞,最终将有一群人乱舞。这就是吸引力法则。

 

吸引力法则的要点是,你动起来,并且持续不停,直到有足够久的时间,最终,一只蜜蜂引来一群蜜蜂,一只蝴蝶招来一群蝴蝶。

 

当一群蜜蜂来和你一起嗡嗡,你将成为那个嗡的中心,你将成为蜂王;当一群蝴蝶来和你一起翩舞,你将成为那个舞的中心,你将成为蝶王。

 

不管你是蜜蜂、蝴蝶还是人类,当你成为那个震动的中心,王将在那里产生。当你成为震动的中心,宁静将在那里产生。当你成为震动的中心,空无、空王将在那里产生,佛将在那里诞生。

 

一旦洪大的震动被引导起来,一旦某种作为变成一个集体行为,即使你不动,洪流继续前行,震动继续发生。当风被创造出来,即使树不动,风照样任行,乃至风开始给树能量,让它继续舞动。

 

一旦你成为风中的树,你可以不必自己使用能量,能量流让你自发舞动,而且那舞更美,更符合老天的心意。这就是无为的举动。这就是无为的为。

 

三世诸佛皆曾创造一个震动,创造一个舞,而成为那震动的中心,而成为那舞的中心,且在那中心里成佛作佛。诸佛皆曾以一棵树摇动它自己,创造一段风,然后他静下来,让那风再带动他舞蹈,带动他行动。他们就是这样进入无为的,实现无为,和展现无为的。

 

要想成佛,你不必只往静里去,你还可以往动里去。创造一股洪大的动,然后让四周动,而中心自然静下来。然后再让四周带动中心,这就实现了无为之为,这就发展和创造了一个佛的作为。佛透过他的行为而展现,佛就是这样达成的。

 

成为风中的树。风中的树看起来是动的,然而它本身处在深深的、不动摇的宁静之中。表面上你可以舞,轻舞或者狂舞,然而你是宁静本身,你是宁静本体。一棵树涉足宁静和舞动,它同时在连种境界里。就像一位佛,他看起来在世间里,然而他在出世间里,他在世间之外。

 

一棵树可以借由自己作舞而创造一段风,一段风又可以反过来创造一棵树的舞。一棵不再自己作舞的树,可以继续舞蹈,风——老天的意志可以让它……一棵中心没有了自我之力的树开始表现老天的舞蹈。这是舞蹈的最高境界。这是一棵树活出自然,活出无为的最佳范例。

 

人就是一棵树,一棵菩提树,一位树王,一个树神。在你事业,在你的领域,在你的王国,你可以开始自己舞动,创造一段然;当风生起,你可以停下来,让风带来你。一段舞蹈可以是有我的,可以是无我的,可以是有为的,可以是无为的。由开始有为的舞蹈,努力的舞蹈,进入无为的舞蹈,进入无努力的舞蹈。

 

一棵风中的树很美,轻风中它微微的舞,优雅而动人;狂风里它不留余力的展现天地的意志,大道的力度。它那么美,动和静它同时含摄。它无我,然而它蓬勃生机。它的生命向两端进行。它向上赠给天地枝、叶、花或果实,它向下献给大地不可阻碍的神经和血管。

 

一棵树是一位无上的尊师,做一棵风中的树。当业风缭绕你,像那棵树一般,表面是动的,里面是静的。即使你表面是静的,里面是动的,那也很好。一棵静止的树,在它的静止之中,里面从没停止过秘密的业力活动。那是它和大地的恋爱,大地的亲密,和大地的交流。当你表面是静的,内里是动的,那也是你和神的交流,神的恋爱,和神的亲密行为。

 

做一棵风中的树,让风遍布你的里面,遍布你的外面,让业遍布你的里面,遍布你的外面。当你的里面不再有坚强的自我,随风舞动很美,随业舞动很美。没有自我的业,已然是天地的风气,天地的精神,天地的神韵。在你的业里,拿掉你的自我,做一棵风中的树。让业自舞,其中无人。

 

业像天空的气,无自我存在的业,像河里的水,像山涧美丽的雾,它在,它在,有什么问题呢?不要怕业,看穿那个怕业的虚妄的自我。学习一棵树,利用业。一棵树,它借外在的业献出美丽的舞蹈,它利用内在的业秘密成长出茂盛的枝叶,璀璨的花朵和丰硕的果实。你也利用你的业,献出美丽的自己,化现动人的舞蹈。

 

练习,练习做一棵风中的树。业是老天提携、扶持你的手。在老天的掌上,舞了你的觉悟人生。业是大地,众生赖以生存;业是流水,滋润你的生命;业是火,烧毁一切不是它的东西;业是风,催生和舞动生命;业是空,无生处献出花朵,觅寻时却无一点踪影。不要畏惧业,学习一棵树和风和业的相处方式。

 

做一棵风中的树,任业现起不现起,任业流经不流经。业做业的事,你做你的事。业的事是给你生命添加内容,你的事是超然于这些内容。

 

一念行者/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