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问:您如何看待臆想呢?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编故事的人。坐在那里啥也不做脑子里就天马行空的念头不断故事不断。发生的没发生的都能往一起编,毫不受控制。朋友说我是精神病,得去看医生。我真怕有一天,我的故事套故事念头乱飞,自己真的会疯。我是不是应该活在当下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很恐惧。

 

臆想是头脑的特性、秉性,乃至是它的本性。如果你的头脑喜欢臆想,那没有什么特别,十个头脑有八个都是这样。当业风吹荡,头脑获得能量,它要么深入静心,要么胡思乱想,它没有别的路。它的能量必须消耗掉,这个它最常走的两种出路。

 

通俗的讲,当业风吹荡,头脑获得了能量,它要么去专注于某件事,要么就是胡思乱想,这是它消耗自身能量,获得安静的方式。如果你的头脑不走前一种路,就走后一种路,没有别的道路可以行走。

 

前者的道路有,例如,你专注于某项科学研究、某种艺术创造、某项写作、某件手工、某种家务事、某种观赏等。后者消散能量的方式,是大多数人最常见常用的方式:散漫的,不自主的胡思乱想。

 

好有第三条道路:就是将前两者的路结合起来——当你的头脑获得能量,胡思乱想时,你就专注的胡思乱想。把胡思乱想当作一件事,就像世间的任何一件事一样。你有意识的胡思乱想,努力的胡思乱想。保持觉知,任它乱想,甚至有意识的推助它乱想,直到头脑的能量耗尽,觉知的能量增强。

 

当业风吹荡,头脑获得能量,你可以:观呼吸、念四处(四念处)或作某种意象的冥想,还有就是专门的、有意识、努力的、保持觉知的胡思乱想。我将前者归于专注的、转移式的修行,将后者称为第三条道路。前一种道路人们常用,不妨你试试我称为的第三条道路

 

脑子胡思乱想咱不怕,任它就是,许它就是,保持觉知就是。胡思乱想是头脑旺盛生命力的开花,保持觉知,任它花开,听它噼里啪啦的花开的声音,就像你在春天里站在一大片迎春花的山坡,不但用眼睛看它们燃烧的串朵,还有用耳朵听它们噼里啪啦开放的声音。

 

当你的头脑不自主的胡思乱想,那是它获得能量进入春天,进入迎春花燃烧和噼里啪啦唱歌的阶段。只要有意识就会,只有保持觉知就会,不要做额外的事情。不要打压你的头脑,不要遏制它,不要对抗它,允许它,保持觉知就好。

 

看,有意识的看你头脑的天坑发生什么。听,有意识的听你头脑的天锅里生命的能量沸腾的声音。当你具有觉知,胡思乱想是好的,那是生命力勃勃生机的象征,那是神醉了在唱歌跳舞。好的修行者不怕胡思乱想,他欢迎胡思乱想,他渴望胡思乱想,他期盼与它相逢。

 

没有节制的编故事,没有逻辑的创作,还有插图和配音……多么有创造力的头脑,多么伟大的头脑。没有节制的编故事,没有逻辑的自主创作,是头脑胡思乱想时的路,是它存在的方式,那样是好的,不作评判,亦无批评,欣赏就好,观察就好,有觉知就好,是意识存在就好。

 

我们都有疯子的头脑,我们早已疯了,但当我们有觉知,疯是一种妙道,疯是一件美好的事。疯是头脑的自由,疯是压抑的解放,疯是秉性的发挥,疯是生命力的歌唱与舞蹈,有觉知的疯是一种疗愈,是头脑恢复它平静的过程。

 

所以,勿怕你疯,勿怕你有一个疯子的头脑。疯子的头脑就是天才的头脑,只要它再加上觉知。疯子的头脑就是艺术家的头脑,只有它不失去它的觉知。

 

已经疯了的,不必遏制它,允许它疯,带着觉知跟它一起跑,跟它一起唱歌跳舞。

 

头脑是天空,念头就是长了翅膀的马,允许它自由的飞,允许它瞬间到东,瞬间到西;允许它一会作马形,一会作龙形,一会作凤形,又一会作凰形,再一会鲲鹏或蟋蟀形。允许它这会儿唱歌,下一会跳舞,再一会哭泣,又一会发笑。允许头脑有一些时刻没有理性,没有逻辑。允许头脑软弱、恐惧或害怕。允许它所有和所是的一切,为什么不允许呢?和已是的在一起,没有想法,没有他意,这就是修道了,这就是对头脑和对自己的仁慈,这就是爱,这就是解脱和自由。

 

在你里面的,和在你外面的一样,爱就是了,不必拣择,不必分别,不必用意,不必有为。在已是的面前你什么也不须做,爱和觉知就好。

 

亲爱的,不怕不怕,如果你的脑袋疯了,心灵不会疯。马疯了,骑马的人不会疯,你可以下马站在一边看那疯马的狂奔乱踏。不必做一个驯马师,做一个有天地一样大心的牧马人即可。

 

亲爱的,你的马在你的天空飞,天空之神在哪儿呢?那就是你,找回你自己吧,马怎样一点也不是问题,真的。我祝福你找见真正的你,你的生命就是一个跑马场,马跑马癫那是十分正常的事。你这大心的牧马人,不是驯马师,愿你和你的马,一生快乐平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