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8 世纪初,土耳其海军司令雷斯( Admiral Piri Reis )收藏的一批古代地图,后来在托卡比宫( Topkapi palace )被发现了。保存在柏林市立图书馆中的两卷地图集,其中包括正确的地中海及死海地区的地形,也是从雷斯的古代地图上复制的。这批地图曾交给美国绘图员墨乐雷( Arlington H.Mallerey )检验。

 

墨乐雷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所有目前地理上的资料,上面全部都有,只是位置稍有出入。他要求美国海军水位局绘图员瓦特斯先生( Mr.Waters )协助检验。墨乐雷与瓦特斯两人合制了座标,将地图转变成一座现代化的地球仪。这批地图不仅复制了大陆的轮廓,并且也显示出内陆的地形分布情形。山脉、岗峦、岛屿河流和高原,也都非常正确地出现在地图上。

 

1957 年,地球物理年,这批地图转入耶苏会神父林尼汉( Jesuit Father Lineham )手中。他是魏斯顿天文台台长,暨美国海军绘图员。经过细心的检验,林尼汉神父也不得不承认,这批地图异乎寻常地精确,即使是今天极难勘察到的地区也是如此。

 

更令人惊奇的,南极的山脉,我们至 1952 年才重新发现,而在雷斯的地图上却已经端端正正地绘出来。这些南极山脉,数百年来,被冰雪封闭着,我们今天是靠回声仪的帮助才测绘制成的。

 

据哈固特教授( Professor Charles H.Hapgood )和数学家史屈山 Richard W.Strachan )的研究发现,提供了许多零零碎碎的资料。拿雷斯的地图与我们从人造卫星上摄得的最新地球照片对照比较,可以看出雷斯地图的原始资料,一定是从一处非常高的地方俯瞰摄得的照片制成的。

 

在开罗上空飞行的太空船,利用装置在上面的照相机,俯摄下面的景物。当胶片冲洗出来,就可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以开罗为中心,方圆五千哩半径内,一切事物都维妙维肖地复制在上面,因为照相机的镜头,正直接对着这一区域之故。但是,自中心点游目四顾,陆地和平原的景象就逐渐变得模糊弯曲起来。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地球是球面形的,距中心点越远,越就向下倾斜。

 

这批地图毫无疑问是得自空中的观察而绘制的,在遥远的年代,到底是谁具备了如此高超的本领?不断发现的史前人类的高超文明,不得不让我们重新思考一下我们的现代科学。或许古人运用了超自然的方法。

本文網址: http://kzg.io/gb3x1P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