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听到你的那些念头,我迷路的孩子。我听到了,我明白那是小我最后驻足的地方。不要让小我膨胀,那只是小我。

我听到你颤抖的说:

敬爱的神,你这样万能,即使在我对自己做什么和为什么这样做极度缺乏觉知的情况下也能给予理解。我不明白混乱中的我在做什么。我是在做,但在生活中,却对自己做的或想的有些想不通。我不想面对那些散乱的念头。神啊,能用你美好的念头取代那些讨厌的念头吗?

神,我读了你说的话,也仔细的想过。我同意并完全明白你真心的表达。我非常喜欢听你说的那些话。你给我的感觉是你就像一块特殊的毛毯,可以罩住我,保护我,使我免于恐惧。我明白,神,真的明白。

然而,当你的话不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的念头就像灌木丛,杂乱无章。同理心不见了,我的领悟力也荡然无存。那些念头表达负面。哦,我的理解力和你那些生动的忠告,就像生活中旋转不同的两极。有时候我甚至忘了我和灵魂的关系,它从我这里本是想得到愉快体验的。

哦神,我的小我抬头了,它想主导我。我不是一直想走出小我如影随行的迷宫吗?有时我会被困在一个念头里,内在的对话变得时好时坏。我知道你始终与我同在,但结果是,好像有一个我自身的小我意愿,它的声音盖过了你。

亲爱的神,太多不属于你的念头在我脑海里进进出出。难以置信它们都是我的,我听到自己发出的喃喃自语--它们蚕食着我的心,我的大脑,我不想说--还有我的灵魂。我迷茫的行走在这个世间。请将我从洪水般的混乱思绪中拯救出来,我不配做你的孩子。让我从完全不是你的念头中摆脱出来。我不要它们属于我

我说亲爱的,外部世界不存在所有权。你的念头也没有。它们并不都是你的。是你捡起来的。应该说它们是游荡在你周围的一些念头,属于大众念头的残余部分,它们走入了你的头脑。而你可能太欢迎它们了,很快就接受了这些残余部分,它们才得以侵入。它们的语言蚕食你的心,你觉得无力避开。这些念头与你的正义感相悖。可以认为这些游荡的念头有它们自己的心智。它们停靠在你的思路中。

你在问如何摆脱出来。越想除去这些念头,它们切入的就会越深。除非你知道如何做,你才能摆脱它们。你在问的是如何将它们从头脑中赶走?或如何从一开始就防范?如果能从旁边绕开当然最好。

你不想把这些粗糙的念头再送回到它们原先聚集的地方,任别人再捡起来吧。你想让这些多余的念头离开这个地球,无法在任何人的思想中找到停靠的地方。你想一次性的把它们统统抛开。而正确的是,你要在不带愤怒和小我的情况下去做。

去吻别那些拜访过你的念头吧,然后说再见。看着它们漂到无人的地方,给它们送行。想像这些念头转换成一些不同的念头。看着负面的念头离开,轻轻的推一下,指给它们该去的路。

这些念头不是你。你可以摆脱它们,你并不是那些穿梭在头脑中,不幸,缺乏爱,而又见不得人的念头。你的能力要远远更高。

说:亲爱的念头们,再见。你不需要在这里,你可以自行消散,你是可以将自己转变成美妙音乐的声音。过时的念头,再见。转变了的念头,欢迎你们。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oughts-you-don-t-want.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