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很多的疾病,比如慢性病、老化病、退化病、自体免疫疾病等,现代医学只能控制而无法根治。现代医学只是治疗身体层面的疾病,却没有进一步探索心理层面与疾病的关系。

 

当疾病无法根治的时候,也许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回来探索自己的内心:到底是内在怎样的负能量,导致了这些身体的疾病?也许是我积累多年的恐惧与担忧、也许是因为我没有找到内在真正的喜悦,也许是因为我没有找到自己的价值完成……我的内心到底压抑了多少负能量?

 

我一直强调,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身体的疾病都是我们内在情绪的外在表现。所有的肉体疾病都必须做心灵的探讨。

 

这种探索,不必特意去寻找心理咨询师,因为现在社会上很多心理咨询师并不懂关于心灵方面的知识,心理学学科之中没有这个理论。目前只有赛斯哲学思想会做这种层面的探索。

 

假如你去找一个没有接触过赛斯哲学思想、不知道许医师的心理咨询师,讨论高血压疾病相关的心理因素,他不会和你谈,他会让你直接找治疗高血压的医生。可治疗高血压的医生不是心理咨询师,他没有接触过疾病与心灵的知识,他也无法和你谈疾病相关的心理因素。

 

唯有自己去学习赛斯哲学思想的概念,去处理你无法面对的那些内在的感觉,比如内在的焦虑、无奈的亲密关系、内在的压抑、愤怒、急躁、无奈与无力感。

 

我想让全世界的每个人,包括每个患者、医生都知道,任何身体疾病,都要做心灵的探索,要在这方面学习与成长,才知道为什么这个疾病用肉体生病的形式显现。

 

我记得曾经有一个患者坐着轮椅来看我,她在七八年前开始,患上了非常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手筋都扭曲变形了。她一直在吃各种类型的药和免疫制剂,来控制她的免疫功能。

 

但是就实际效果看来,不但没有控制,疾病反而还在继续恶化之中。直到她来找我,向我倾诉她的婚姻非常痛苦,她其实知道自己的疾病和自己的婚姻痛苦有关,如果不面对这个问题,吃药也没有根本性的作用。

 

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医生,为什么在赛斯哲学思想与心灵的领域里面,潜心投入并探索了三十几年的原因。因为我看到一个新的天地,我看到了人类未来的希望。所以我一直大声疾呼:所有的肉体疾病都要回来深入内心、自我探索

 

目前我不会建议任何有身体疾病的人,都去约心理咨询师,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在我的宣传之前,没有这方面的学问。如今有了,因此我更需要大力去宣传它。

 

我建议患者自己先进行自我探索,问问自己:“如果自己感受到,肉体的疾病来源于自己心灵的负能量,比如高血压、糖尿病是因为自己把很多负面能量压抑了很多年,那么我该怎么重新去看待这个疾病?是应该重新调整自己的心灵状态,还是和以前一样觉得自己只有吃药这一条路?”

 

我不仅仅是对精神医学界,更是对全世界的医学界都大声疾呼,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要治疗疾病,请去找懂心灵概念的医生。因为他既可以用医学的药物、手术来帮助你,同时也知道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他知道心理因素、心灵的因素、负能量的显现,才是疾病最重要的原因。

 

我需要强调,我所倡导的心灵动力学理念与赛斯哲学思想,并没有反对传统医学。所有来找我看病的患者、到我们基金会学习的患者,我以及我门诊的任何一个老师或主任,都不会随意地跟患者说:“你不要去开刀、你不要去做化疗、你不要去做放射治疗、你停高血压药、你停糖尿病的药……”

 

因为这种建议是不负责任的,患者来看的就是高血压、糖尿病等,吃什么药必须要继续吃。因为,没有什么疾病是突然就能治好的。

 

举个实际的例子。我有一位个案,她自己的婚姻有很多的问题,她也知道她的婚姻的很多问题,跟她父母的婚姻有关联。因为她父母亲的婚姻吵吵闹闹,爸爸从结婚之后可能就没有工作,妈妈做点小生意,每天累得要死,每天骂先生没用。她看不起爸爸,同时又心疼妈妈。后来她自己结婚,结果婚姻却一模一样。

 

她妈妈患有高血压,吃药大概吃了一二十年。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妈妈停药已经快半年了。我说:“你们为什么没有跟我讲呢?”她说:“我妈也没有跟我讲,原来她是在做冥想。”

 

我有一个每天三十分钟的冥想课程,她妈妈就跟随课程每天都做。她妈妈也没有再跟心理咨询师谈,只是开始学习心灵动力学的概念、看我的书、听我在网络上面的很多演讲。她一边做菜一边听,一边扫地一边听,直到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她妈妈觉得自己身体还不错,就停药了。

 
 

我说:“你们不能这样乱停药,要停的话,每天至少量两次血压,拿过来给我看。早上起床量一次,中午或晚上再量一次。”这位妈妈吃高血压的药,吃了一、二十年,从今年三、四月份停掉药物。直到九月,后来我见到测量的血压平均收缩压在120左右,舒张压在80左右,完全回到了正常范围,问哪一位医生都会告诉你,不用再吃药了。

 

这位妈妈的高血压得到治愈,还不是最奇妙的事。最奥妙的是,妈妈的小生意收起来了,爸爸主动出去工作养妈妈,然后女儿也重新找到了幸福。而这才是赛斯哲学思想最厉害的地方,我传播赛斯哲学思想,并不仅仅只想把患者的病医好而已,在健康的前提下,我更要每位患者变得快乐、幸福

 

人是身体和心灵的复合体,医生不可能只是医疗身体,而希望一个病人好起来。这个高血压的病人,吃药吃了一二十年,却能被治愈,除了吃药以外,更重要的是她心境的改变。

 

当一个人的心境改变了,生活就改变了。她从一个每天抱怨“先生没用,这个男人不可靠”的生气、无奈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先生可以去认真工作赚钱养家”的幸福的小女人。心态的改变,带来生活的改变,从而不知不觉地疗愈了疾病。

 

所以,任何的肉体疾病,记得一定要回来进行心灵的学习和探索。我不敢随意建议大家去找心理咨询师,因为目前全世界的心理学界也没有这个派别,这个派别我正在建立——以赛斯哲学思想为基础的心理派别。我会将这个派别推广到全世界。

 

因此,身体和心理层面的疾病,绝对不是单一地吃药就能治好,因为就算药物再进步、医术再高超,没有涉及心灵的层面,就是永远在“治标不治本”。

 

赛斯书里有一句话:最好的换心手术,救不回一个没有心要活下去的人

 

因此所有的肉体疾病,记得一定要回来进行身体和心灵的学习探索。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演讲

文字整理|蔡亚莉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