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让自己沉醉在上帝的怀抱中,我让自己沉醉在上帝怀抱的舒适中。我放下争斗的武器,缴械投降。终于,我明白了什么是臣服。在臣服中,我融入上帝之爱,我不再抗争。我从各种明枪暗箭的争斗中松懈下来。我放松下来,进入上帝之爱。我不再抗拒上帝之爱。我欢迎她,我拥抱她。我不再骗自己,认为自己浑身是刺或者刀枪不入。我不需要盾牌。如果这世上有可以称作盾牌的东西,那必定是上帝之爱。

从现在起,我承认并接受,我在上帝的怀抱里心安意得。我在上帝的心里心安意得。我是上帝之爱。我彻底臣服,放弃争斗。我融入上帝的爱中,我称这爱也是我之爱。我是上帝的映射。面对上帝,我臣服。我放弃一切阻碍我的路碍。我与上帝结盟,这意味着:我与上帝之爱结盟。

一直以来,我与对抗结盟,我都做了些什么?我真正信仰的是什么?难道我应该相信愤怒,相信自己的愤怒、相信他人的愤怒甚于相信上帝之爱和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是让我免于恐惧。当恐惧不再,我不需要再携带武器,我不需要再穿戴铠甲,上帝就是我的盾牌和铠甲,上帝是我的光。我在上帝的光中,不需要别的火光。我沉醉在上帝之爱中。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离。

我将不再允许鸡毛蒜皮的小事激怒我。我已经受够了,够了!在我完全可以与我心上的神同在时,我却选择走入争斗。我怎能如此不可理喻,让非爱填充我的心。我将不再用毫无意义的愤怒填充我的心。我曾经狂心不歇、曾经怨声载道,我脑海里塞满的糟粕让我与自己作对。上帝一直在将我高高举起,但我抗拒爱,我伤害自己、侮辱他人。

我不知道我曾经做了些什么。现在,我看到的不再是冒犯和不公,我看到之前的自己所一味偏执的东西正是我所惧怕的东西。攻击我自己的正是我自己不体面的作为。我将种种攻击和不如意积少成多。我自以为是地把爱推开,自以为是乃小我之别名,我自以为在做名誉的事情,我自以为平衡搞得不错,我自以为脸面是世上最重要的东西,不成想反而失却了高我的视野。我到处寻求公正,以为自己感到冤屈颇为在理。

我紧紧抓住心灵创伤之后的残余--- 我自己的 --- 在金子般的爱之上。现在我明白了,现在我承认了。现在我要把侮辱和损害抛在身后。是的,我意识到当着上帝的面,我默许侮辱和损害;当着上帝之爱的面,我默许狡辩和维护。我的态度被别人欠我这个想法所左右。是自私小我让我感觉别人欠我,让我感觉我应有皇家的待遇,应有神的待遇,我应该被热烈赞颂,哪怕我从未对上帝之爱热烈赞颂过。我没有赞颂过上帝之爱,因为我太忙了,忙活些自己认为重要的事,终发现我自食其果:一无所获,满心都是伤痕。

现在我把旧书合上,开启我的心扉。我将不再执着于在生活中修建防御堡垒。现在我拥抱生活,在心里哼唱着与上帝之爱同律的音调,这就足够。这才是我该向生活要求的,这是我现在真正想要的。是的,我扬升进入上帝之心,现在,我与上帝拥有同一颗心,祂的心也是我的。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into-god-s-love.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