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巴夏是谁?

 

巴夏是自稱來自愛莎莎尼星球(Planet Essassani)的第五密度外星人。巴夏的信息之有趣源於其互動性,回答形形色色的問題,涵蓋了人類所能觸及的一切,有很多值得參考的資訊。

 

愛莎莎尼星球(譯自http://bashar.org/store.html#et_ufo:位於獵戶座參宿五(Bellatrix30光年的“太陽”系,與地球類似,也是星系的第三顆行星,比地球略小,星球傾斜角不大,基本上沒有四季變化,常年氣候宜人,星球上有更多的水,陸地部分各種植被覆蓋,有更高的氧氣含量,沒有捕食性的動物,地表沒有人工城市與開發,居民居住在懸浮的城市中,如果人類造訪,在適應前會有醉氧或眩暈感,之後基本上能很快適應。

 

莎莎尼文明透過在美國西岸的傳訊者---岱罗‧安卡(Darryl Anka),引導一個稱為"巴夏"的意識群體,與地球進行星際傳訊,已逾30年之久。據聞,目前在地球上有五人與愛莎莎尼文明的頻率和諧共振,且有能力進行星際傳訊。巴夏會透露並預估未來與地球進行星際互動的進程。

 

在宇宙进程上,莎莎文明跟地球同处于扬升的最终关键阶段,准备跨入第五密度,因此他們与地球积极的共振并传递所需要的资讯与知识。未來,在線性時間約 700 年後,地球其中的一個平行宇宙將與愛莎莎尼文明邁向一致。

 

巴夏的特色是 exciting + loving + logic (令人兴奋 + 充满爱 + 逻辑合理),論述的基礎架構上,與『克里昂』以及『一的法則』的 RA 等有點類似,其傳訊者 -岱罗‧安卡 (Daryl Anka) 本人是巴夏的前世,而愛莎莎尼文明可以說是我們人類的子孫。

 ----

Q 巴夏,请谈谈有关你自己、你们的文明、你与 Darryl ( 岱罗 ) 之间的关系,以及你从飞船上传递这些讯息的真相。我们希望对此有个基本的认识,关于“你是谁、你是否为一个外星生命体、你如何开始通过 Darryl 与我们进行沟通的?”的认识。

 

B 好的,谢谢。首先要强调: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相信我们来自一个外星文明,重要的是我们所传递的讯息内容。关键是:我们以这种方式所传递的讯息,是否对你们有助益。而关于 “我们是谁、来自哪里” 则不那么重要。不过,在此申明后我要说的是,我们的确来自一个外星文明,我们称之为“莎莎尼”,意思是“生命之光( living light )”。在我们的古语中,我们的星球叫做“艾莎莎尼”,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生命之光所在之地( place of living light )”。

 

我们物理形体的身高约 5 英尺( 1.5m ),皮肤为白色或灰白色。男性没有毛发,女性一般有白色的毛发,但有个体差异。我们的眼睛比人类的大。你们的 UFO 研究工程将我们归类为“杂交生命体”。我们的基因库由地球人和你们所称的“灰人”(齐塔网罟星)人种基因库组合而成。

 

我们的星球与地球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它也是我们的太阳系中的第三颗行星。我们没有像地球一样的季节变化。因为地轴的偏离度不大,因此周年维持在比较恒常的气温下,这种气温会使你们感觉更舒适。我们星球上有更多的水,空气中的含氧量更高。假如你们来访问我们的星球,你们可能会感到有点身体不适。我们星球的体积和引地,都略小于地球,气候也更温和舒适。

 

我们经常以这种方式与其它星际世界进行交流。从以往的经验中,我们发现,通过使用生物接收器、生物交流器(即你们所说的“媒介”或“管道”——他们对频段敏感)进行沟通,比用科技方法沟通的效果更好,这有各种原因。首先,人类的物质身体本身就是个完美的设计品,它只要经过训练就能够接收到心灵交流讯息。另外,它还涉及到一个“转世”的问题。我们其实并不是你们所说的“外星人( alien )”,我们对你们的世界有足够的理解,因此能用你们可以理解的方式来交流。

 

我们选择来进行沟通的,经常是曾生活在那个我们要去沟通的世界,并愿意与我们沟通的灵( sprite )。对于地球来说,这个“管道”,即你们所知的人类岱罗( Darryl )。从你们的角度来看,他实际上就是我的过去生 (past life) 。以时空层结构体而言,我就是他的“未来自我”。我具有一种能力,即能与过去的我(即管道岱罗)进行沟通。

 

这使沟通变得很容易,因为我们是同一个“超灵 (oversoul) ”、同一个基本意识 (basic conscousness) ,但分别存在于不同时间、不同地方、不同维度世界。目的是行使这个“桥梁和纽带( bridge-link )”的任务。使得来自于我们这个层面、这个世界、这个维度的沟通,能在你们的层面、你们的维度世界里发生。

 

出于各种原因,我们经常与其它世界进行这种类型的沟通。这次我们在地球上这么做的原因之一是:你们星球正在发生伟大的改变,很多意识的、觉知的、理解和看法都在发生改变,灵性在成长。

 

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因为,我们能从你们的文明转变中,从你们在这个时代里的经验中,来向你们学习。你们星球文明内的差异和你们不同的文化,在很多方面都是独特的。

 

我们能通过这种互动,看穿你们所有人。你们的所有不同的表现方式,都是无限意识在创造过程中丰富的自我表达。因此,我们总是在极大的兴奋中与其他生命体、其它世界、其它文化、其它比如你们的文明进行这种沟通,以建立一种中性的、有益的关系,来分享我们的观点( perspective )。这些观点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获得的,且对我们有助益的。把我们这些观点、想法提供给你们,而你们自己来选择,这些对我们有用的是否对你们也有用。不一定都有用。所以,你们不需要采纳我们所说的任何话,只要把我们的沟通仅仅看作是迈向星际接触与互动的第一步,是建立起星际外交关系的基础。这使你能以你愿意的任何方式,来对待我们所说的话、我们所分享的观点和概念。

 

现在我们没有现形,你们也不必相信我们说的话。你可以选择、你可以决定是否使用这讯息,以及是否有帮助。当你们的转变,达到了与我们接近的振动频率,就会有更多互动的机会,即直接的、具体的、物理性的接触发生。这将在未来几十年里发生。

 

这就是我们的沟通如何发生、以及为什么会发生的主要原因。

 

第二部分 岱罗 (Darryl) 谈通灵

 

D: 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不了解我和有关我通灵的事,因此我想简单地介绍一下,以便大家对我通灵巴夏讯息的背景有个基本的了解,我也将会说说我个人对此的一些看法。

 

这一不寻常的经历大约开始于 33 年前(此现场交流的时间约 2008 年),那时我在一个星期内连续两次,在白天和几个朋友们一起近距离目击了 UFO 。他们第一次距离我约 150 英尺远,第二次约 70 英尺远。两次所见的太空船都是正三角形的,各边长大约是 20-30 尺。

 

在这两次近距离目击事件之后,我开始非常着迷于研究与 UFO 相关的内容。因为,虽然我以前听人们谈论过 UFO ,但极少有人亲眼见过,而现在我却亲眼目击了,我知道它是存在的。所以,我开始查阅了大量与 UFO 有关的书籍,它们涉及了与 UFO 相关的很多方面的内容。与 UFO 相关的书架上有很多心灵和物理学方面的书,有些讲如何与 UFO 建立心灵联系、那里到底存在什么,等等。我对所有这些内容都非常着迷。

 

这目击事件后的十年里,我作了大量研究,最后我接触了一位通灵人士,因为我对他的讯息很感兴趣,所以我听了他六个月的课。其实是有其他生命体( entity )进入他的身体,来讲授通灵课程的。我参加这个课程时,并不是想成为一位灵通者,我只是想看看这个课程接下来会有什么新内容,因为我不知道后面要教什么。

 

那是一个为期 12 周的课程,主要是做各种系列的引导冥想,我们通过反复做这些冥想练习来提高意识。这个课程进行到了一半时,发生了很多不寻常的情况,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发生了。在一节课上,当我进入深度冥想状态时,突然感觉到好像是有一个讯息包下载到我头脑里,一些与巴夏有关的前世记忆忽然打开了,这包括了在这一生开始之前与巴夏进行的协议。

 

我明白了 30 年前那次 UFO 目击事件正是为了触动我,推动我在这条路上前进到这里。

 

那个瞬间进入我头脑里的讯息是:“现在你想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吧?现在你想起来这个你之前订下的协议了吧?那是你以前想要做的事,现在它为你提供了一个机会。”这一切突然清晰起来了。但当时我不得不停下来想一会儿,因为我不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冥想状态接收到的讯息吗?还是我自己胡思乱造的东西?

 

过了一阵子,我开始明白了。我意识到,无论与我进行心灵沟通的巴夏是不是一个外星生命,他是不是我意识的一部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通灵状态是我们的一种自然状态,我们一旦进入这种状态,就能为自己带入不同层次的讯息,带入关于自我不同部分的认识,这些能帮助人们在生活中进行正面的意识转化。明白了这个以后,我才决定继续在通灵方面前进,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这堂课结束后,立即有一位研究“心理学与通灵的比较及联系”博士课题的女士过来问我,愿不愿意成为她研究的对象。我说:“没问题,那么要怎么做呢?”她邀请我去客厅,对我说,我们将找来几个朋友在现场通过我向巴夏提问,然后让人们记录下我说的话。我说 “好的。”

 

第一次通灵的现场有五个朋友在场,第二次有十人,接着是二十人,等等;开始是一周两次,接着是一周三次,后来不得不租专门的场地,因为参加的人数急剧增加…这是 23 年前的事了,从那以后,我被不同的人们邀请到世界各地进行现场通灵会,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在日本的通灵会,那次有超过一千一百多人参加。就这样一直继续了 23 年,我应人们的要求去现场通灵。

 

巴夏并不以外星意识的面貌来呈现他自己。同样,也不需要人们相信他是外星生命,重点在于他的讯息对人们有没有帮助,应用于生活有没有好的作用。如果对你没作用,那么你可能需要其它讯息。不过大多数人都反应说:将巴夏的讯息应用于生活,确实能有正面的改变发生,这正如巴夏说的那样。

 

Bashar ”事实上并不是他的名字,它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称呼。在心灵沟通过程中,我接收到过他的名字,但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其实,选择“ Bashar ”作为他的代称,与我自己的背景有关。通灵会开始后过了几年,有个人忽然过来跟我说:“你知不知道, Bashar 是一个代表性称呼?”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我指的就是你通灵讯息来源的那一位。”我说:“好吧,这个名称挺适合”

 

后来,我们就用它来称呼他。在我们的心灵连接和沟通过程中,他们没有名字,他们不需要称呼。但是他们理解:人们需要以名字来称呼彼此,所以,他们同意了使用“ Bashar ”作为他们的名字,也只是我们沟通时才这样使用。(注:由上面巴夏独白可知,“他”和“他们”其实是一样的。)

 

正如他所说的,如果他是一个外星生命意识,那么,这种沟通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沟通一直在进行,这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我们的意识转化。在他看来,这是“接触( contact )”的第一个阶段,接触最终会以具体的物理形式发生在我们的世界里。

 

如他所说的:这就是(接触)如何开始的、这就是如何进行的。他们使用“生物接收器”(就是人)来沟通。他们觉得这种方式更高效,因为我们都能连接上一定的意识层次。所以,当我们达到某种经验的水平,我们就能改变头脑的频率。他们能获取这种变化的结果,在此基础上,他们就会与我们产生接触,开始给我们传送心灵讯息。

 

为此,通过练习敞开并接收,你就开始能接触到讯息,并决定怎么使用这种能力。当它在我身上发生时,我决定充当人类与巴夏沟通的“电话”,这样,巴夏就能跟你们讲电话了。

 

我并不需要进入那种通灵状态( alter state )才能获得讯息,随时图像和概念瞬间都能下载到我的头脑。比如,当我问他,他的飞船的运作原理是怎样的?只要一秒钟的时间,那些讯息就下载到我头脑里了,但写出来却花了我三个小时。所以,我自己是这样直接与他心灵沟通的。

 

我进入改变状态( alter state )的唯一理由是:这样他就能使用我的身体作为翻译器( translation device ),对你们说话。

 

因为他并不使用何语言,当然也不讲英语,他只是发送想法( thoughts ),而我懂的语言是英语,所以我的大脑对讯息处理后用英语表达出来。我见过巴夏通过另一个管道(一位日本女人)来传讯,那个管道讲的是日语,但我能看出那个讯息源的人格和风格,那个绝对是巴夏,丝毫不差。所以,他偶尔也会通过其它几个管道来传讯,不过现在没有了,因为日程已被改变。当有人开始灵通时,通常会发生此类事情,用来帮助其他人能通灵到其它生命体。

 

他说,他基本上是作为“我们地球与他们世界之间的外交官和大使的角色”,他愿意与你们讨论任何一个你们觉得重要的问题,即使在大型私人交流会上也如此。

 

在公开交流会上,通常都是他先发言。但在私人问题部分,他不先发言,这是你们的时间,他想要确保你们能谈论你们想要的主题和问题,想谈什么主题你们随意选择。所以,在私人问题时间段,开始时他只问个好,就不再说话了。要谈什么话题由你们自己选择,由你们提出问题来,想谈什么就谈什么,就像和一个朋友交谈那样。

 

你会发现,他的风格非常直接,非常简洁,当你风趣时他更风趣。但他的主要特点是很直接。我最喜欢他讯息的一点是:现在全球掀起的“新世界”主题,这个有点被滥用了的概念里,有很多内容。巴夏主要解释这些内容。他基本上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告诉你:为什么你这么做就会有那样对应的后果或效果,这种方式非常好。因为,他所做的这项工作,需要把自己置身于这项工作之外。

 

他知道,我们自己是有力量的,我们不需要从他那里获取力量。他所说的就是,提醒我们,我们自己是有力量的,当我们想使用这些力量时就能对生活产生帮助。

 

翻译:尚林

整理:风总是吹

部份資料來源: https://kittymarlin.pixnet.net/blo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