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0

 

 

问题:钟爱的奥修,我爱你,我爱过,但受伤了。我害怕。你能帮我吗?

 

奥修( OSHO ):

 

Mimi Levinson (提问者),爱从不伤人。是某些假装是爱的东西让你觉得受了伤。除非你看到这一点,不然你会不停的陷入同样的循环。

 

爱能把很多不是爱的东西隐藏在你心里。人在欺骗别人和欺骗自己上非常聪明、狡猾。他给丑陋的东西贴上美丽的标签,他用花朵掩盖住伤口。这是你需要明白的第一件事。

 

人们通常所谓的爱不是爱,而是性欲。性欲注定会让你受伤,因为你把别人当做东西一样欲求他,这是冒犯,这是侮辱,这是暴力。

 

当你带着性欲靠近某人时,你能假装那是爱假装多久?一些很肤浅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爱,但稍微把它扯破一点,你就会发现隐藏其后的纯粹是性欲。

 

性欲是兽性的。带着性欲看别人,是一种侮辱、羞辱,你把对方贬低成了一件东西,一件商品。没有人喜欢被利用,这是你能对别人做出的最丑陋的事情。没有人是商品,没有人是让你实现目的的工具。

 

这就是性欲跟爱之间的区别。性欲是利用别人来满足你的某些欲望。对方被利用了,用完了你就把他扔到一边。对你来说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的作用已经完成了。

 

把别人当做工具来利用,这是全世界最邪恶的行为。

 

爱是性欲的相反:尊重对方本身。如果你爱过别人, Mimi (提问者),爱过对方本身,那么你就不会感到受伤;通过它你会变得更加丰富。爱让每个人富足。

 

其次,唯有爱的背后没有隐藏着自我时,爱才是真实的;否则爱只会为满足自我。它是一种微妙的掌控方式。

 

一个人必须非常觉知,因为这个掌控欲非常根深蒂固。它从不会暴露出来,它总是披着漂亮的外衣、装饰品出现。

 

父母从来不说他们的孩子是自己的财产,他们从来不说他们想掌控孩子,但事实上这就是他们在做的。

 

他们说他们想帮助孩子,他们说想帮助孩子变得聪明,变得健康,变得开心,但是——这个“但是”太但是了——必须得按他们的想法来。

 

即便是孩子的开心幸福也必须由他们的想法来决定;孩子们的开心必须是根据他们的期待。孩子必须聪明,但同时也必须服从。你这是在要求那不可能的。

 

聪明人没办法服从,服从、听话之人必须丧失一些聪明智力才行。只有深感赞同时,聪明智力才会说是。它不会光因为你更大,更有力量,更有权威——一名父亲、母亲、牧师、政客——而说是。它不会光因为你有权威而说是。

 

聪明才智是叛逆,没有父母喜欢自己的孩子是叛逆的。叛逆违反了他们隐藏的控制欲。

 

丈夫说他们爱自己的妻子,但那只是控制。他们是这么嫉妒,这么有占有欲,他们怎么可能会爱?

 

妻子不停的说她们爱自己的丈夫,但一天 24 小时她们都在制造地狱,她们用尽各种方式贬低、丑化自己的丈夫。

 

怕老婆的丈夫很丑陋。问题在于,首先妻子把自己的丈夫贬低成一个妻管严(怕老婆的丈夫),然后她就对他失去了兴趣,因为谁有兴趣跟一个妻管严在一起?他看起来没用处,他看起来不够男人。

 

首先,丈夫试图把妻子变成只属于自己的财产,一旦她变成了自己的财产,他就兴趣全无了。它背后隐藏着一些逻辑:他的整个兴趣是去占有。现在他占有了,他想找别的女人,这样他能再搞一次占有来满足自我。要当心这些自我的数字 / 次数。

 

接着你会受伤,因为你想占有的那个人注定会用这种或那种方式反抗,注定会破坏你的把戏、策略,因为人们最爱的是自由。

 

在自由面前,即便爱都是其次的,自由价值最高(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为了自由可以牺牲爱,但自由不会为爱而牺牲。

 

这就是我们千百年来在做的:为了爱牺牲自由。所以才有对抗、冲突,双方利用各种机会伤害彼此。

 

Mimi ,你跟我说,“我爱你,我爱过,受伤了……”如果你用以前你爱的方式爱我,你会非常受伤。

 

事实上,跟这份受伤比起来,你过去所有的伤痛都算不上什么。这会是你生命中最大的伤痛。你将再也不会想到爱,因为和我在一起,没有性欲这种关系,没有自我这种关系,没有任何类型的微妙的控制关系。

 

和我在一起,唯一的可能性是最纯粹的爱,几乎像是祈祷一样的爱。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感到受伤。

 

在其最纯然的形态里,爱是一种分享的喜悦。它不求任何回报,它没有任何期待;所以你怎么能受伤?当你不期待,就不可能会受伤。

 

那么,不管什么出现都是好的;如果什么也没出现,那也是好的。你的喜悦在于分享,而不是获得。那么,一个人能从千里之外来爱,甚至不需要在你身边。

 

爱是一个灵性的现象,性欲是肉体的。自我是心理的,爱是灵性的。

 

Mimi ,你不知道什么是爱。你必须学习爱的入门。你必须从头开始,不然你会不断的受伤。记住,除了你自己,没有人有责任。在这个问题上,你甚至都试图把你的责任丢到我身上!你问,“我害怕。你能帮我吗?”

 

只有你能帮你自己。我怎么能帮你?我摧毁不了你的自我。如果你执着于它,没有人能毁的了。如果你有投资其中,没有人能毁的了。

 

我只能和你分享我的理解。诸佛只能指路给你;接着你必须自己走上去,你必须遵循那条路。我无法牵着你的手引领你。但那就是你想要的:你想玩依赖我的游戏。

 

记住,玩依赖游戏的人会报复。迟早他会想让对方用这样那样的方式依赖自己。

 

如果妻子在钱上依赖丈夫,那么妻子就会让丈夫在其他事情上依赖自己。这是一种相互约定。彼此都变得残缺,彼此都变得瘫痪,没有对方他们活不下去。

 

即便是没有妻子丈夫也开心,他跟别的男人在酒吧里风声笑谈,这种想法都会让妻子受伤。她对他的开心幸福没有兴趣,事实上她无法相信,“他怎么敢没有我也开心?他必须依赖我!”

 

看到妻子跟别人在笑,在享受,很开心,丈夫就感觉不爽。他想要占尽她所有的开心,那是他的财产。

 

依赖你的人也会让你依赖他。

 

我的门徒们并不依赖我,我也不依赖他们。这是一种完全自由的关系。他们因为自己才在这里,我在这里也是因为我自己。某种程度上我们共同决定在这里,在这个地方,这是很美的——但没有人对谁有依赖。

 

有少数门徒认为他们依赖我。我是怎么知道他们这么想的?我是从他们的问题和来信中得知的。

 

他们生气的写信给我,生气的质问我。于是我就知道,在某些方面他们一定是在依赖我——这是他们的报复。否则没必要对我生气。

 

我不占有你——你随时可以离开。我们一点也不会阻止你离开。要不要在这里,做不做门徒完全取决于你。我并不迫使你做门徒,我并不迫使你接受门徒点化。

 

这是我的喜悦,记住,跟你们分享我的洞见,是我的喜悦,跟我交融也是你们的喜悦。否则根本没有依赖。甚至在你的问题里,你也在重复你的旧模式,“我害怕……”

 

恐惧从来不是爱,爱从来不害怕。对于爱来说,没有什么是好失去的。为什么爱要害怕?爱只会给予,它不是生意,所以没有盈亏的问题。

 

爱喜欢给予,就像花朵喜欢散发芬芳。为什么它们要害怕?为什么你要害怕?记住,恐惧和爱永远无法共存,它们水火不容。共存是不可能的。恐惧是爱的对立。

 

通常人们以为恨是爱的对立 / 反面。那是错的,完全错了。恐惧才是爱的对立。恨是爱的倒置,它是倒立,但它不是爱的对里。

 

在恨的人只说明他还在爱。爱已经变酸了,但爱还在。恐惧才是真正的对立。恐惧意味着现在整个爱的能量都消失了。

 

爱是往外的,无惧的来到对方,深深的信任自己,爱会被收到——它总是被收到。恐惧是往内缩,封闭自己,关上所有的门窗,这样没有太阳,没有风雨能碰到你——你是如此害怕。你活生生的进了你的坟墓。

 

为什么你要害怕?害怕你的自我,害怕你的性欲,害怕你的贪婪,害怕你的占有欲,害怕你的嫉妒,但你完全没有必要害怕爱。

 

Mimi ,你问我,“我害怕。你能帮我吗?”这是一个策略。我从不帮任何人——你必须帮你自己。

 

我是开放的,就像河流是开放的一样,但是如果你口渴,你必须自助。你必须来到河边,你必须用手盛水,你必须把水放进你嘴里,你必须喝。河流是开放的——我是开放的。

 

你可以喝我,想喝多少喝多少——我不会设限——但我帮不了你。

 

在那个欲望里,你在创造你的旧模式:“你能帮我吗?”接着你会马上开始抱怨,你还没得到帮助;或者没有根据你的需要,你的期待;或者还不够,跟你需要的相比。

 

你会开始抱怨,你会开始发脾气。你一定是这样子把你曾经所有的爱情给毁了。请不要再把它毁了。

 

在这里,保持爱心。我是开放的。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你能取多少就取多少。

 

移除所有的阻碍——那全是你的责任。我在做我的工作,对于我的工作而言,我是完全敞开和开放的,但那是我所能做的。我就像一道光:我能把路指给你,但你必须自己走。

 

我的感觉是, Mimi ,你在你的生活中从未迈出成熟的一步,你一直都不成熟,一直都没长大,你的行为举止依然像个孩子一样。你想要一个父亲(的形象)——我不是。

 

那么你可以去找波兰教皇。“教皇 pope” 这个词的意思是父亲;在意大利语中它发音更好,“ papa” 。它跟英语中的“ papa” 发音一模一样,它的意思是父亲。

 

这些都是幼稚的欲望:把上帝称为“天父”,把他梵蒂冈的代表称为“父”,把他在你当地教堂的代表称为“神父”。这些都只是替代品。你想要一个父亲照顾你。你不想负责。

 

这是我的第一个要求:我身边的人必须完全对自己负责。任何其他人都没有责任。这里没有教堂,这里没有父亲的形象,没有教条,没有教义。每个人都是出于自己个人的爱,出于自己个人的理解在这里。

 

完全负责是自由的开始,自由是最高的现象。在自由的顶峰,爱的恒河水流淌了出来。达成了自由,爱会自然的、自发的围绕着你。那样的话爱永远不会伤人——它怎么能伤害你?

 

是别的东西在冒充、掩盖爱。至少在自己面前坦诚,渐渐的保持坦诚,完全的坦诚,对你的朋友,对你的爱人。

 

你会惊讶:保持真实是如此令人喜悦,保持真诚是如此的令人幸福,没有什么能与之相比。

 

爱能让你的生命变成一场伟大的庆典——但只是爱,不是性欲,不是自我,不是占有欲,不是嫉妒,不是依赖。

 

译自 : OSHO Come, Come, Yet Again Come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