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3

 

 

人已经变得非常不敏感。出于恐惧,人在自己周围制造出了厚厚的盔甲,他一直在捍卫自己。

 

他不把自己的门敞开,他不把自己的窗打开,他不允许阳光或风雨进来,他活在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里。

 

他已经成了一个没有开口的单细胞动物,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这一点,他无法知道生命是什么,他无法知道神是什么。他永远不从自己的细胞里出来。他已经失去了跟存在的连接。

 

门徒是重新获得连接,门徒是走近存在,放下你的盔甲和防御策略,敞开的窗……尽管它一开始是痛苦的。

 

那就像是你一直活在黑暗里,然后你突然来到光里,你睁不开眼睛:那让你的眼睛不舒服,因为它们已经习惯了黑暗。

 

人的整个内心 / 存有已经习惯了一个封闭的世界,尽管那个封闭的世界里没有喜悦可言,那完全是窒息,那是慢性自杀。

 

但那里有安全,人已经准备好了选择安全跟窒息。他已经准备好为了安全付出窒息的代价。但安全只是表面上而已,因为死亡会来临,并摧毁所有的安全。死亡是确定的,你逃脱不了死亡。

 

那为何不活着?那为何不出来?为何不舞蹈、歌唱?为何窒息而死?有两种可能:一个人可以痛苦并安全,亦或一个人可以接受不安全并喜悦。这是两个可能性。

 

安全与痛苦是一起的,不安全与喜悦是一起的,因为不安全是生命,安全是死亡。

 

这里的所有努力,是把你从你那封闭的、自我囚禁的牢笼里拉出来,如果你配合,那不难。一旦你看到阳光和敞开的天空,你就无法相信你在黑暗里活了多久,为了什么(活在黑暗里)。

 

没什么好怕的!生命不是我们的敌人,它是我们的母亲。存在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必须善待它。奇迹在于,如果你热爱生命,如果你活出生命,那么就没有死亡。

 

热爱生命,活出生命,一个人就会明白生命是永恒的。死亡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你把自己封闭在了安全里,你不允许生命让你瞥见永恒。

 

所以这就是矛盾所在:怕死的人真的是在亲手制造死亡。

 

事实上没有死亡。对死亡的恐惧创造出了死亡:热爱生命,死亡就会消失。

 

它意味着爱 - 聪明才智,爱 - 智慧。爱有自己的聪明才智。它不理智但极为聪明。

 

它是直觉式的,它是一种完全不同境界的知晓,丰富极了。它的穿透力非常深。逻辑只是原地打转,爱直接穿透事情的核心。

 

只有爱能穿透核心,逻辑停留在表面。你可以逻辑上懂 / 知道一个人,那么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很肤浅。

 

你会知道他的名字,你会知道他的肤色,你会知道他的宗教和国籍,但那些很肤浅。那个人不是他的名字,那个人也不是他的肤色,那个人不是带着宗教信仰出生的。

 

如何知道躲藏在所有这些假象跟面具背后的那个人?只有爱能达到那里。

 

爱就像 X 光:它穿透所有表面。它直接进入,知道那个人的本我,知道真实的对方。

 

所以我们只有在爱里才能知道。爱是聪明才智,世界非常缺乏爱 - 聪明才智。它在理性上非常驾轻就熟,但一个完全不同的境界,爱 - 聪明才智,被遗忘了。

 

所以我们的生活里有着先进的科技,先进的科学,但根本没有宗教,根本没有诗歌。我们利用彼此,就像我们是东西一样。

 

人们已经成了被利用和被丢弃的商品。人已经不再是人了,因为只有当他被爱触碰时,人才是人。

 

当别人带着深深的爱和关怀握着你的手,你有注意到发生了一件事吗?你的手立马活了,你的整个意识集中到了手上。刚刚你并没有觉察到你的手。现在别人带着深深的爱握着你的手,你觉察到了你的手。

 

你的手悸动着新生命!它跟刚刚并不在那儿的东西一起悸动着。刚刚你完全忘记了它的存在。现在它完全在那儿!你的整个身体消失了,只剩下手。

 

当别人拥抱你,你全身都活了。那些从未被拥抱过的人很可怜,他们活在死尸里。没人让他们的身体活起来,所以他们非常渴望被触碰,非常渴望得到一些温暖。

 

人们隔着距离活着。即便人们靠近彼此,他们也保持一定的距离。当爱触碰身体时,身体会活起来,当爱感动灵魂时,灵魂会活起来。

 

只有在爱的片刻里一个人才完全展现出自己,那就是爱 - 聪明才智。

 

你必须活出它,你必须在你的生命中显化它,让它成为你的存有。没有别的:神只是一个完全活在爱 - 聪明才智里的人而已。在爱 - 聪明才智中的爱的体验,活在爱 - 聪明才智中的体验,就是神的体验。神是爱的终极体验。

 

一个人可以完全忘掉神。如果他记得爱,他注定会抵达神!

 

译自: OSHO The Sacred Yes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