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2019-03-13

 

 

问:亲爱的克里昂:有件事情到现在已经困扰我很长时间了:就是体验了功课之后“再回来”这个问题。正如你所说,似乎很多在这儿“体验功课”的人,在跟随他们的转变来到帷幕的另一边之后(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会从一个神的角度看待事情。然后他们常常会选择回来经历另一个功课。这些地球的体验,如你所知,包含了相当多的痛苦。

对我来说,这听起来极其沮丧。从我在帷幕这一边的视角,我永远不会选择再回来。而在那一边我会有不同的看法,“从一个更大的视角”,不论怎样都选择回来这一事实加更重了这个沮丧。这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结束的痛苦循环,而在其中我没有真正的自主控制(至少在这边)。它所做的一切就是创造了一个无尽的痛苦循环(尽管有一些快乐和平静贯穿其中)。这就是它的运作方式吗,还是我理解错了?

答:从你的角度,你是对的。的确,你永远都不会选择回来受苦。但当你在这儿的时候你不会有神的思想,而这是最大的区别。同样,由于你对事情真正运作方式的视角有限,所以你怀疑你是不是在做主,或者是不是能够做点什么!你是在做主,而你现在所做的将会很大的影响到你的下一世...很大很大。

我唯一能真的回答这个问题的方式就是用比喻。记住,一切都不是它看起来的那个样子,而你的处境就像是在一个有着盖子的锅中。当你从锅里面出来之后,你就能看到正在被准备的餐点,你周围的食物,还有厨房。你还会意识到你也是厨师团队的一部分!所有这些当你在黑暗的锅中时都是隐藏着的,你只感觉得到热量。

下面就是这个比喻...一个想象的故事:你是一个伟大的戏剧演员。你曾演过很多戏所以你对这很拿手。每天你回到戏台上在观众面前扮演一个角色,并因而实际改变了戏院的能量。你绝对热爱它,而你一直也在变得更优秀。戏院也有着反响,听众常常陶醉在你出色的表演中。

在某次落幕之后,你去到戏院的经理那里请求和演职人员见面,因为你有一个公告。当他们都在那儿时,你说,“我演这出戏已经很多遍了。我知道所有的台词,甚至还能扮演其它的角色。请求你们,请求你们,再加入一个更深刻的角色...一个我能用到我的真正才能的角色。让我演坏人,或者演被杀害的人。我能演震撼的死亡场景!我想要一些能挑战我才能的东西!”

当下次幕布升起的时候,你确实得到了你请求的角色:你是地球上的一个光之工作者,挑战去拖动地球罐子底部的能量,以为了曝光仇恨,经历死亡,挑战疾病,以及创造戏剧去叫醒他人。

你看明白了吗?当你在这儿的时候你无法相信这些,但你的人生是你自己设计的,而它的短暂也是被设计的,但当你在这儿的时候,它改变了这个星球和“戏院”里的能量。而不论在这个戏中发生了什么,你都迫不及待的想再次“回到舞台上”。

这就是为什么你是被如此挚爱的。你是一个你看不见的伟大计划的一部分,而它是由你主导的。当你在这儿的时候你所无法想象的是当你不在这儿的时候你的激情。这就是事实真相,但这可能并不太适合你当你被炖在锅中时。

问:亲爱的克里昂:有着这样使命的一个实体需要经历多长时间这样来来回回的课程“循环”?

问:亲爱的克里昂:有没有可能能够打破这个循环,不再回到课程中?

答:你看到这是如何完全彻底的向你隐藏了吗?你为什么想要打破一个成功的循环?为什么你要请求从和你到这儿来的目的一样宏大的事情中解脱出来?痛苦和显而易见的绝望循环就是全部你所看到的。你觉得你是一个受害者,从来都没有理解这是你在地球上这场大戏中正在扮演的角色...而这就是你在你的甜蜜点之中。你看不到完整的画面。你们中的一些甚至把这视为是惩罚!

祝福那些知道他是被爱着,并知道不论他面对着什么,他所做的都为会地球带来改变的人们。就是这些人在说,“尽管来吧”,对于我的灵魂所有这一切都是合适的。我是我自己存在的工程师。

答:这是现今最伟问:关于再次回到功课中,我们是从上次转世的灵性意识和进化水平上继续,还是我们回来之后需要从头开始?

大的问题之一!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象征性的“灵性罐子”。当你学到了生活中和你周围宇宙中的真理时,这个罐子就会被填充。当你激活你的DNA或者改变你的灵性觉知时,这个罐子也会被填充。

当你回到这个星球上时,这个罐子仍然处在你上次离开时它已有的填充程度。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当要做出人生决定的时候,你们有些人“就是知道”一些事情。你不需要重头开始。它就在“那儿”。

很多行走在你们社会中的光之工作者都有着装满了美妙知识和实际灵性经验的罐子。其中一些将永远都不会打开这些罐子,因为这是一个完全有着自由选择的人生。同样的...正如我们以前所说过的...你们中一些看起来最不大可能的人或许会决定打开那个光工的柜子并把罐子拿出来。当你这么做时,大师属性就在你身上!看起来不需要任何的训练,你就自然知道很多!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有一个关于“老灵魂”这个术语本质的问题。你在一场集会中曾说所有的时间都在当下。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在当下这一刻发生。我碰巧同意这个想法,但如果这是事实,那又怎么可能会有老灵魂这回事,如果我们所有的生世,包括现在这个,都在同一时刻发生?

这会不会让我们都是既老又新的灵魂而不管这一生,因而也就取消了把我们自己放入一个灵魂归类中的需要?如果一个人是“老”灵魂,而另一个人是“新”灵魂,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分类和一个灵魂等级系统,而不是平等和合一?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有洞见,我很想知道。

答:你已经知道答案了,这是由于语义的局限。在帷幕的另一边,一切都是互联维度的,没有线性时间。因此,你就是一个永恒的灵魂。在帷幕的你这一边,你是一个老灵魂,因为线性就是你生活的运作方式。

当你在读这些文字的时候,你知不知道你是必须要一行一个字接一个字的逐个读才能得到这些信息?多么的局限!为什么你不直接就把这张纸吃下去然后一下子就获得整篇信息?答案是很明显的。你被你的感知所限制,它必须通过你的眼睛和大脑,以一个缓慢,有限,线性的方式来完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使用线性的术语来帮助你们理解在你们的现实中这是如何运作的。更进一步的,你知不知道在你们的语言中,没有用来描述没有开始或没有结束的事物的词语?如果有的话,我们之前就会使用它。所以我们用远古或老来描述智慧和经验。

你们中那些喜欢争论这些事情的人们最好压制住这些讨论“鸡和蛋”这一类问题的思想冲动,并转向正确路线:变得多维,这样真正的答案就能被你理解,而根本就不需要在一张2维的纸上问这些问题。

(译注:最后这句很重要啊,很多我们困惑的问题,喜欢争论的问题,都是我们受限制的3维思维所问出来的。如果我们仍停留在这个3维思维中去苦苦思索和争论这些问题,那实际上永远都不会得到答案,也争论不出来结果,只是徒增烦恼而已。关键还是要突破3维限制,让自己变得多维,到时候你或许就会发现,原来你困惑的问题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你看克里昂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被提问者的3维思维给绕进去,每当遇到线性思维问的问题的时候,克里昂都会直接说这是你的思维限制导致的,并会告诉你要超越限制,以及尝试告诉我们从超越的角度去理解应该是怎样的。

我们也应该跟着克里昂的教导慢慢的去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而不是死抱着现有自己困惑的问题不放,非要去给自己本来就错误的或者根本就不存在的问题去找一个答案。而我读克里昂信息所获得的益处之一就是思维的转变,这也就是我的笔名——becomequantum的意思。)

【全線閱讀】《克里昂》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