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每一件发生的事情,不管其如何伤你的心,对你来说,它总具有着某些积极的意义、伟大的意义。但于其时的你却看不到它的意义,你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它的意义,整个世界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它的意义,但金子是存在的。

不管在你的感觉上情况有多么严峻,在某处总有一朵梅花为你而开。你不必找到它。你所要做的就是朝前走。对你来说这是必须的:就是你不在责备和抱怨。你必须这样做,亲爱的。你需要认识到,崎岖的道路也是路,它会导向某处。迷失在森林里,也有美丽,其美丽所在,就是前面有块空地在等着你。

我听见你在说:哦,上帝,如果在森林里,一只熊在我到达那块空地之前就把我吃掉了,你在告诉我,那是有益处的?

是的,我在告诉你,它有益处。

我摔断了腿,也有益处?

是的。

如果我心爱的人去世了,也有益处?

是。无疑,你会转着圈子试图搞清楚那些让你痛心疾首的事情到底有何益处。所有发生在你生活中的事情都有代表其自身的目的。我们现在所谈论的事情,存在于你的视力范围之外。在生活的表面,就世俗眼光来看,你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其益处何在?然而,我们不是在谈论生活的表象。我们正在谈论的东西远甚于生活的表壳,你可以戳出洞的生活的表壳。

是这样的,没有人说过,你得喜欢发生在生活中的一切。没有人说过,要你定当认知到这个觉醒意识之地的一切都是合理和无可非议的。生活有许多的角度可以让我们观察。可能从一个角度来看的悲剧,在另一个角度看来却是喜剧。让自己处于一个这样的状态:你释放那些你紧抓不放的想法,也就是阻碍了你前进的那些想法。像放电影时的拷贝,不能停,得转起来。

当在你看来,生活得按照你开出的条件来奖励你的时候,你就在纠结。生活是它本是的样子,而非其它。你的大多数想法都是有关拥有,你紧紧抓住它们不放,正是这些想法阻碍了你获取生活的喜悦。当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必须是你的方式时,你很难逾越这样的障碍。界限阻碍着你抵达另一个地方。当你感到痛苦,至关重要的是,你得跳出你头脑的框架。你正是那个必须改变的人,唯有你自己才能做到。

当你感觉痛苦时,是你在折磨自己。你是一切。如果你感到委屈,你是委屈的制造者,你是悲伤的过程。正如当你爱的时候,你是那个在爱的人,亲爱的,你是爱的过程。

当你紧抱着痛苦,谁该负责?如果你想继续受苦,谁能给你提供另一条路?谁能为你去做这个?谁可以为你做?当你坐在黑暗中,谁该负责你起身去把灯打开?当你坐在屋里,窗帘挡住了阳光,谁该起身去拉开窗帘?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urning-on-the-light.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