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虽然我是寂静的,但我不是永远都无语的。我用超越语言之外的语言发声,我用一种宇宙语言发声,我用隐含于各种语言之下的嘣嘣声发音,那是一种会振动的无声的声音。我用声音创造万物,我用声音维系我的造物。铃铛不是唯一的会发声的工具,甚至是一颗粒子都会有声音。所有现存于世界之中的东西都是一种声音的振动,一个振动有一个节拍,节拍会运动,它重复着自己,它揭示着自己。

据说我,上帝,不可见,但是你却可以随时看到我的副本。

当你看海洋时,你看的是什么?

当你看沙漠时,你看的是什么?

当你看一杯水时,你看的是什么?

当你看一粒砂时,你看的是什么?

当你看见一个微笑时,你看的是什么?

当你看一个小孩时,你看的是什么?

当你凝视某人眼睛时,你看的是什么?

你正在看我存在的证据。

当你觉得太阳在你后背之上时,你感觉到什么?

当你觉得风在你后背之上时,你感觉到什么?

当你觉得舒心时,你感觉到什么?

当你觉察到爱时,你感觉到什么?

如果无所不在地存在于万物和每一个人之内时我何处不在?

当你开怀大笑于拥有一个良伴时,你与谁在分享?

当你蹒跚前行时,你与谁一起慢跑?

现在,你,因为我很了解你,你可能会问:

嗨,上帝,当我与坏人为伴时,我又是与谁在一起?

我说:你和我在一起,你从未远离我,从来没有。即便是你恐惧时,我也与你在一起。当你觉得孤独时,我也与你在一起。当你觉得痛苦时,我也与你在一起。实际上,对你而言我是内在的。在每一颗粒子之内,我存在。在你的每一个细胞之内,我存在。在你吃进去的每一片肉之内,我存在。我是你最深处的存在,我们分享着这种存在,那意味着我们的所是,你的所是,你和我的所是。没有你和我,有的只是我,我们是一体。我被称之为一个超级的存在,你未被称之为一个超级的存在,但是,当我们是一体之时,你能是什么?

好吧,我假定你可以被称之为一个神智不太清醒的超级存在。不是你还未达到那个高度,而是你不曾看见你所处的高度。人为的错误,亲爱的,你不必犯错,是人就会犯错是不对的。事实上,人类愚弄了自己,他们愚弄自己说看不见。然而,因为看不见包含了看见的可能性,也许看不见根本不是一个错误。你正走在你的观察、觉知、自我实现的路上,你恰好处于你在何处以及你是谁的地方。

不是光不持续,光一直在持续,仅仅是你盲目于你之所是的耀眼光芒。你,总是处于光中,因为这道光对你来说太过于耀眼而不能去直视。

这仿佛你被赠予了,假设,千亿万亿的美元,因为你的小脑袋不能容纳那么多财富而不敢去直视。也象是你不能去看摆在你面前的车钥匙。两者之间的差别只不过是你知道你有车钥匙。

你的光辉,你的真实,你的无限与永恒,你不能领会,或者,你不能坚持这种思想。不论你对自己有什么样的想法,都是不够的。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in-every-atom.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